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14章 倒霉的费林

但他不能说破,因为他的身份是警察,不管认识不认识,都要秉公执法。这件事儿的处理方式到底是简化版的还是标准版,费林不是关键,洪涛才是做主的人。
得,就在他那句脏话一出口时,洪涛就知道他马上面临的会是什么待遇了。拷上塞进警车是第一步,假如你敢反抗,警棍、电棍紧跟着就来。
“砖头,这孩子你傻啊,光靠手你打不过他,抄砖头啊!”这场架终于打起来了,可是围观的群众还不满意,因为强弱太明显。洪涛摔周京就和摔小孩子一样,费林压着卫建华正抽嘴巴呢,金丝边眼镜都抽飞了。有着急的直接跑到近前开始给周京支招,这位还能反抗反抗,属于有发展前途的。卫建华那边已经没救了,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也是混子的必修课,光会打架、逃命还远远成为不了一名合格的混子,必要的时候装可怜、装重伤也必须像。这是逃避打击、博得同情、讹诈别人的基本功。
“我就说你小子就不会一直老实下去吧,不给我找点事儿干你是不死心啊。怎么着,是你先打电话报报平安,还是去所里再打?”
“要不您来试试?嗨,来了不是m•hetushu.com,费林,快跑!”洪涛拿这些街坊邻居一点辙都没有,刚问了一句,余光中就看到周京从花坛里摸出一个东西,拎着就过来了。洪涛自问还没练到空手入白刃的程度,入板砖也不成,所以只能跑,一边跑还得招呼着费林一起。
周京并不认为他会有什么事儿,也并不把几个派出所的小警察放在眼里,对胡警官的提问还有点爱搭不理,让拿身份证也不给看,一直都在拿着电话和谁联系,追问急了还瞪着眼骂了胡警官几句。
洪涛倒是盼着周京能冲动到底,最好能给胡片儿警也来个满脸花,可惜这个热闹没看到,警察的手铐一拿出来周京也怂了,也想起这里不是南方小城市,而是首都,乖乖的伸出手,只是临上车之前狠狠的瞪了洪涛一眼,就好像在说:你等着,我饶不了你。
“领导,您可冤枉死我了!凶手是他,这是老费,您看看,让他一板砖给拍的,天灵盖都碎了!”洪涛也纳闷,为什么胡警官上来就说自己是惹事的一方呢?低头一看才发现,费林不是躺着而是趴着,胡警官看不到他的脸,自然是误会了。
“老费……别追啦,和图书你回去接着揍地上躺着的那个,别下手太重,我帮你追这个。”洪涛和费林比起来就擅长跑步多了,很快就追到了费林身边,一边跑一边劝。
“这还真不是老费矫情,伤太重啊。这么大一块砖头,啪!就拍脑袋上了。不信您去街坊邻居那儿问问,大家都看着呢。要不我先给老费叫辆救护车吧,他还没娶媳妇呢,您说这要是落下什么后遗症,我怎么和他父母交代啊?好好的一个大儿子,早上到我这儿上班来了,晚上回家让人打成傻子了,这个责任我担不起!”洪涛知道胡警官这句话是在问什么,必须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光不能小,还得反过来,怎么大怎么折腾。
“说说吧,干嘛又和别人打架?”警车一次拉不下这么多人,胡警官让另外两名警察先把周京送回所里再回来接自己和洪涛,然后拿着询问纸开始给洪涛做现场笔录。
“得,你赶紧打电话,免得耽误了费爷的病情,他就是打伤费爷的人?”胡警官算是明白洪涛的意思了,这是要走标准程序,把对方往死里坑。顿时收起了脸上无可奈何的笑容,开始按照正规程序办案了。
警车开到近前,和-图-书从上面下来了三位警察,带头的正是胡片警儿。看到趴在地上捂着脑袋一脸血的费林,胡警官又先入为主了,以为是被洪涛打伤的。因为洪涛的战斗力他清楚,一两个人如果不拿着家伙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哎呦……晕……恶心……政府,救命啊……”费林此时身上一点凶悍的劲儿都没了,软得就像鼻涕虫一样,嘴角还全是白沫,再加上一脸一脖子的血,模样要多惨又多惨。不管胡警官怎么捅他也不睁眼,嘴里还断断续续的呻吟着,说是要死都有人信。
费林那边更不用担心,那一板砖没拍正,所以砖头还是完整的,拍正了早就碎了。至于说是周京手软了还是费林闪开了,谁能说得清呢。反正此时费林浑身都是劲儿,跑得虎虎生风。
既然警车来了,洪涛就不打算继续耍混蛋了,现在需要考虑法律上的问题,受害者这个名头必须坐实。周家虽然是过江龙,但在公安系统肯定也不会一点人都没有,这件事儿如果打到官面上,双方实力相差不是特别悬殊的话,谁占理还是很重要的,直接影响了最终结果。
不过他天生敦实、腿短,玩命跑也跑不了多快,http://www.hetushu•com碰上周京这么一个同样五短身材还比较壮的人,真是棋逢对手,两个人始终着保持十米左右的距离。
“傻逼了吧,你以为是个人就能抱粗腿?该!”路过卫建华的时候他蹲下身看了看,这下好了,卫建华的鼻梁骨已经断了,也是一脸血。不过没大碍,这种伤只要不继续打击半个月就能长好,顶多是鼻梁骨有点歪或者多个不太明显的鼓包。
惨叫一声之后非但没倒,反倒激发了他的凶性,一脚就跺在了卫建华的脸上,抽出腿之后捡起板砖就开始追周京,脑袋上的血流了一脸都不带擦的。洪涛见状也不跑了,赶紧回头追费林吧,周京要是让带着伤的费林追上,估计就不是一板砖了,那张脸还不得被拍花了。
“哎呦,少见啊,费爷您这有好几年没见血了吧,今儿个怎么破例啦?”胡警官看了一眼周京,不认识,低头一看,嗯,这位趴着的认识,蹲下身捅了捅费林的胖脸。
“草!洪哥赶紧撤,雷子来啦!”费林刚想掉头回去,突然一把拉住了洪涛的胳膊,指着前面大声喊了起来。洪涛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一辆蓝白条的警车正从西岸拐了过来,不管它是不是来处理这http://m.hetushu.com件事儿的,反正周京是没法追了。
“怎么着,今儿是不打算好好说话了是吧?”胡警官是老警察了,一眼就能看出费林到底伤的轻重,心里也明白这些招数。
“跑个屁啊,你让他给拍糊涂了吧?是他们先动手的,还打伤了你,我们是受害者,干嘛要跑啊!快,躺地上哼哼,怎么邪乎怎么装,我不让你起来千万别起来啊。”
别看胡警官这三个派出所小民警没啥武力值,也没什么背景,但他们是执法者。你除非特别牛逼,上来就把道道说明白,否则拷你也是白拷。但凡你达不到特别牛逼、你爹跺跺脚整个京城都掉土的地步,打骂警察、反抗拘捕那就不是小事儿。
“哎呦!我操!傻逼你给我站住,我拍死你丫挺的!”费林当肉盾没问题,可是逃跑技能不太够,还被卫建华抱住了一条腿,结果被周京手里的板砖拍到了脑袋上。
“你他妈就害人吧!管所儿和我可没得罪你吧?这种破事儿就不能私下解决,非得往所里捅?”当洪涛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胡片儿警就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儿了。在洪涛家门口、一辆小汽车二十分钟不到四个轱辘就没了,这要是和洪涛没关系他这个片儿警就算白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