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18章 和稀泥

“要我说就验伤定罪呗,费林现在还医院里躺着呢,脑袋上那么大一个口子,怎么也够上轻伤害了吧!”洪涛不是不想说,他知道管所来问自己的意思,肯定是这件事儿周家摆不平了,必须自己撒嘴,否则周京就得有小麻烦。
“这么容易就打算便宜给我啦?你不觉得亏!你不是说了嘛,想追你得经历千难万苦、九九八十一难!得来的太容易就不珍惜啊。这事儿等我出去再说,你给我一个追你的机会,看我的表现再定。”
当然了,最终洪涛也不知道周家到底动用了什么关系,这种事儿没人会告诉他,更不可能有人会出去乱说。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管所长终于露面了,看样子他已经站好队了,端着一杯热茶,手里夹着小烟卷迈着方步就进来了。
“我这不是网吧里不让抽烟嘛,兜里就没带着,一盒烟也这么抠儿啊!”戒烟这件事儿不光张媛媛天天叨唠,孙丽丽和保罗也没事儿就说两句。在家里自己的烟都不能放到明面儿上,让她们看到就没,所以洪涛都是把烟放到吧台里。这次出来的匆忙兜里只剩两根了,还不知道要在这里耗多久,胡警官这盒烟干脆还是进兜吧。
“……赶紧接,问清楚了啊,管所儿还等着我回话呢,局长那边也等着呢。”洪涛这句话算是戳到胡警官肺管子上了,他也好奇,就算洪涛不接他也得逼着接。
“古代皇帝女儿抢亲也没你这么霸m.hetushu•com道的,你好歹也是出国留过学的主儿,怎么越学越抽抽了?你这个条件想找男朋友还用费这个劲儿,贴个布告往门口一站,报名的得围着后海转一圈还拐弯。”
管所长这一天也没白耗着,基本搞清楚了这件事儿的背后缘由。谁对谁错他就不评价了,评价了也没用,他当不了包青天。但是他可以站在洪涛的角度、利用他的经验帮洪涛选择一条比较有利的路,顺便提醒一下洪涛,别盲目乐观。
“我看你干脆改行吃软饭得了,这个又是哪儿骗来的小姑娘?你就不怕人家家长知道了和你拼命?”齐睿的声音挺大,至少胡警官听到电话里是个女的,再联想一下洪涛的邻居是两个女的、美国还飞着一个未婚妻、局长办公室里还坐着一个女代表,很难不产生这样的想法。
对于齐睿的表白洪涛根本没往心里去,什么啊就定了,就算没有金月、张媛媛、江竹意,她也定不了自己的未来。但话还不能这么说,她的脾气直,所以自己就得弯,转来转去我绕死你,还不让你发脾气。
“我没法保证!但是我能在和解协议上加一条规避条款,如果下次你们双方再发生纠纷,还是他们先挑起的,那就两罪并罚。这就不是欺负你了,而是在挑战整个京城公安系统。除非他们能把市局和公安部也压住,否则谁也救不了他们!”管所长当然不会给洪涛这种保证,就hetushu•com算他保证了也没有任何实际作用,他能给洪涛的只有规则内的承诺。
其实在和管所长交流的时候,洪涛一直都是敷衍,他脑子里正在考虑到底该不该放弃把周京关进去的机会。这种机会不好找,放弃了这一次下次周家就没那么容易上当了。
自己凭啥撒嘴啊,自打工商局的人来了之后,这件事儿自己就没想善了,哪怕把网吧舍了也得折腾到底,不让周家感觉到疼,下次他们还得来琢磨自己。
“整个周家的人都不成!不光不能直接插手,间接参与都不成。当然了,你得有证据证明人家参与了。”管所长肯定了洪涛的理解,又补充上了一点。
“这次你怎么没去找凡凡她哥?”洪涛真没想到齐睿会去找她妈妈求情,更没想到齐睿的妈妈远在香港,动作却这么快、这么给力。
如果能把管所长和分局之间的通话录音放一遍,就知道有多少部门、多少人或多或少的卷了进来。要是能把这点精力挪出一半儿放到处理普通百姓的事情上,那就真离中国梦不远了。
看起来是一件小事儿,不就是打个架挨了一板砖嘛,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比这还严重也层出不穷。但因为这件小事儿背后操心劳神的人可不止双方当事人,其实双方当事人屁事儿都没有,但他们身边的人都动了起来,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不管怎么说,齐睿家的势力都在京城,是名副其实的地和-图-书头蛇,搞不好还得加上凡凡家。再牛逼的外放大员也没法因为这么点小事儿就和两条地头蛇拼命。
“嗨,你现在怎么这么鸡贼啊,光带打火机不带烟!”看到洪涛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叼在嘴上,还把烟盒往他自己兜里塞,胡警官不干了。这是他的烟,没听说问口供还得警察自己搭烟的。
“您能保证他们不会糊弄着我玩?”洪涛对周家的人品不太放心,或者说是对官员的人品不太放心,他们哪儿有人品啊。
“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走了啊,明天早上再聊!”管所长烦了,溜溜忙活了大半天,洪涛还拿糖,有损他所长的威严。
“这是不可能的……我就直接说了吧,对方这次认怂了,但前提是周京不能抓,拘留都不可以,赔钱倒是没问题。我可以按照你说的验伤定罪,可是你想过没有,最终定罪的不是派出所也不是分局。公检法!我们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检察院和法院呢,过不了那两关你照样达不到目的。”
不过管所提出来的检察院和法院也确实是个大问题,自己家这点能量,努出屎来也顶多是在公安系统里腾挪腾挪,一旦到了检察院和法院系统,根本拿不上台面啊。
“还说呢,凡凡她哥说是你不让他插手,所以不管,凡凡也没辙,我才不得不给我妈打了电话。这可是我第一次为了外人求我妈帮忙,还……还和我妈说了咱俩的事,你可不能反悔啊!”齐睿和*图*书倒是爽快,直接承认了她的目的,还赤裸裸的要挟洪涛。
“那还不是得听政府的……”看到管所长这个样子,洪涛就知道他心里有数了,至少是不用背锅了。
齐睿家倒是有可能帮上忙,可是现在自己和她家的交往还处于初级阶段,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她们家会不会鼎力相助还是问题。
齐睿以为是她说自己是她男朋友才说服了她母亲出手相助,其实不然,如果没有上次的家宴谈话,她妈妈估计才不会管这种事儿。这不是帮忙,这是还人情呢,还上次自己给她家透露美国大选结果的人情。要是有了她家的帮忙,这次周京恐怕就更难翻身了。
“对,你到五十还能发育一次呢,等着吧。”和洪涛比脸皮厚度是个艰苦卓绝的课题,胡警官也不打算挑战,拉开门走了。所长还等着他汇报情况呢,不搞清楚徐家的目的就没法选边站队,不选边站队这件事儿就没法给出处理意见,总不能一直拖着吧,很多大脑袋都等着听呢。
“如果你全都已经准备好了,那我就没意见,要是你也没把握,我觉得还是和解了吧。能到这一步你应该也算让他们有所顾忌了,不会再轻易去琢磨你家的房子。真要是斗个你死我活,最终的结果不见得会如你意。”
“成了,胡叔,打听清楚了,您去和管所说吧,徐家是我一个朋友帮着找的,她家在香港,不太了解这边的情况,所以可能下手重了点。但肯定不http://m.hetushu.com会乱搞,她们家也是体制内的,懂规矩。”放下电话,洪涛真放心了,看来神棍没白装啊。
给洪涛来电话的是齐睿,刚一接通,她就在里面大呼小叫的让洪涛别怕,一定要坚强,就好像她进来过多少次一样。然后又压低声音告诉洪涛,她已经给她妈妈去电话了,她妈妈答应给洪涛找人,之所以把电话打进来,就是她妈妈已经把事儿办妥了。
“也就是说再想找我麻烦,他们周家兄弟俩就不能直接插手了是吧?”洪涛把管所长的官话翻译了一下,想确定自己是不是理解对了。
“您还真别说,我发现我越来越受女孩子喜欢了。您说我是不是发育的晚,到现在才完全长开?要不就是我有特别的气质?”洪涛觉得胡警官说的真靠谱,他还不知道市局的江竹意呢,要是知道更得这么想了。
“去去去,少和我来这一套,赶紧着,你是光棍一个人,我还想回家给孩子看看功课去呢。我们家小孩今年中考,耽误了你负责啊!”管所长抓起桌子上的烟盒照着洪涛的脸就扔了过去,可惜没打到,让洪涛一伸手接住了。
“说说吧,你想怎么解决这件事儿?”进屋之后管所长就坐在了胡警官身边,翘着二郎腿一边说还一边晃悠着。
“说不定和徐家的事儿有关呢?如果说有人帮我托人我又不知道是谁,那就只有打电话的这位了!”洪涛拿出电话刚打算关机,突然瞟见了上面显示的电话号码,手指头又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