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25章 培养自己的势力

“没关系,女孩子都有这样一段时间比较叛逆,大一大就好了。齐睿各方面的条件都很优秀,以后不愁找不到合适的男朋友。”洪涛能说什么呢,只能用废话安慰安慰这对儿无比愁苦的父母,每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只是不深入了解看不到而已。
好嘛,洪涛现在才知道齐睿还有这么辉煌的抗婚历史,严重程度恐怕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因为齐改之和白女士一说起这个问题,脸上的表情就无比尴尬。
“在这方面我有七八成把握可以说服她,但我有点担忧您家里的安排,毕竟她是您二位的独生女,是不是以后还要向仕途发展?”
“白阿姨、齐叔叔好,刚才一直忙着做饭没出来迎接两位,现在饭菜都好了,一边吃一边聊吧。”张媛媛对迎来送往的事儿不陌生,她一直都在厨房透过窗户暗中观察客厅里的气氛,一看到齐睿的父母和洪涛都露出了笑脸,知道正事儿应该谈的差不多了,马上就出现在门口。
就算她的人品再操蛋点,成功之后就假装不认识自己了,那对自己也没什么损失啊。其实这种可能性很小,她和她的全家只会越来越依赖自己,和http://m.hetushu.com一位预言大师作对需要极高的勇气,她们为啥要这么做呢?
至于说她以后会不会受自己的控制,洪涛根本不操心这种事儿,也没打算再像前几辈子一样弄那么多替自己挣钱的傀儡。她以后如何发展是她自己的事儿,愿意听自己的就多说几句,不愿意听就当普通朋友呗。
“如果让她在商界发展发展呢?这些日子她在我的小公司里干得不错。据我观察,她也不是完全不喜欢这种工作。”齐睿每天的表现基本都在洪涛眼里看着呢,她的精力很旺盛,一大早就爬起来练功,然后去小蜜蜂公司里打工半天,把公司里的琐事管理得有条不紊,当个办公室主任完全没问题。午休之后就开始玩游戏,一直能玩到晚上。
“这姑娘就是张媛媛吧?我听睿睿说起过你,她能和洪师傅认识还多亏了你的引领。来来来,我这次专门给你和丽丽姑娘带了点礼物,刚才光顾着说话给忘了,看看喜欢不喜欢。”
“齐睿本身的基础很好,头脑也够用,还能讲两三门外语,很适合从商。如果让她获得一次成功的感受,那种万人瞩目的和-图-书滋味应该不会比举办舞蹈专场弱,说不定她就喜欢上了呢。”
洪涛之所以一直没敢碰齐睿,其中一个最大的因素就是她的身份,独生女的身份。齐家至少两辈人都供职于外交部,而且取得了不俗的地位,未来这份家业肯定还得传到她身上,否则不就断了嘛。
“那真不如让她进入商界打拼打拼,用不了多久她就能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的不容易,思想会跟着发生变化,可以学会脚踏实地的生活。现在就是一个好机会,说服她的工作交给我,只要您二位不反对就成。”
但齐睿就不同了,她的青年时期,也就是人生观成型的那些年基本都在国外待着,自然会受环境影响,现在再想改回来可就难喽。
这个想法洪涛一直都有,靠代理国外游戏回国运营取得成功的人不是一两个,以前自己手里没有这种受过高等教育、又能思想一致的人才,现在有齐睿可以用,干嘛不让她去试试呢。
“……唉,仕途还是算了吧,这份家业是她爷爷创下的,历经两代也算到头了。她不光是不喜欢仕途,还非常厌恶。当年真不该让她在国外待的时间太长,别的东西没学hetushu.com会,外国人那一套小政府的思想全学会了,回来之后看什么都不顺眼。如果以这种状态进入仕途,对她和对我们家而言都将是灾难。”
“我再冒昧问一句,您二位有没有替她找一位在仕途上有发展前途男朋友的计划?如果有,我这个建议就不用提了。”洪涛觉得齐改之和白女士这两口子的最大问题同时也就是齐睿的最大问题。他们这一家人都是一路货色,谁也别说谁,毛病都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齐改之忍不住接茬了,从他的话里可以听出,他对齐睿很失望,只是由于教育理念不同还无法逼迫女儿按照他想好的道路走,剩下的就全是无奈了。
现实她已经注定成为不了一名优秀的舞蹈演员了,那自己就有责任也有能力帮着她去寻找另一条道路走,总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吧。
“恐怕不成,这件事儿从她毕业那年我们就和她谈过很多次,都没有结果。这孩子很拧,认准了的事情会一直做下去,哪怕前面已经没路了,她也不会轻易放弃。”白女士还以为洪涛能提出什么高明的建议呢,一听说是让她女儿从商,立刻就没了刚才那种期盼的神色,这都是老生和-图-书常谈了。
齐改之略微沉思了几秒钟,就做出了最终决定,死马当活马医!齐睿就是那匹死马,这要是让齐睿知道了她被如此看待,指不定得发多大火。
“她很喜欢玩电脑游戏,我觉得不如从喜好入手,说不定可以说服她。电脑游戏、尤其是网络游戏市场在未来几年很可能在中国获得井喷式的发展,这块大蛋糕份量很足,是一个获得成功的好机会。”
“不提这些虚的,缘分嘛,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这话放到今时今日确实应景。”恩惠不恩惠的用嘴说没用,还得看以后的行动。有了齐睿一家作为朋友,洪涛觉得大师这个工作还是很有前途滴。
不过她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自制能力很强,不管玩得多上瘾,十一点左右保证去睡觉,也不会耽误练功和工作。估计这和她常年离家在外留学有关,习惯自己打理自己的生活。
“保证是合理合法的正经生意,我打算让她成立一家游戏公司,前期先利用您家在美国的关系,看看能不能代理一些国外的游戏回国运营。等完成了资本积累之后,就可以自己研发新产品了。”
“不怕洪师傅笑话,在她的个人的问题上和图书我们俩更没决策权。这些年也不是没努力过,每次给她介绍一个都是不欢而散,她是故意捣乱,做的那些过份的事儿我们都没法张嘴说。现在部里的人一听她的大名,谁也不敢让家里的男孩子和她交往,搞得我们俩都不好意见见人了。”
“我相信洪先生的能力,让睿睿去试试吧。内人说洪师傅和我家睿睿有缘,看来是真的。这孩子从小就多灾多难,如果没有奇人相助她恐怕都活不到这么大。我先代表我们全家谢谢洪师傅的美意,不管成不成,都是对齐家的恩惠。”
“这……”白女士对洪涛的提议有点拿不定主意,不由自主的把眼光看向了丈夫。看来在齐睿家里白女士只是名义上的一家之主,真遇到大事儿的时候还得征求齐改之的意见。这倒很像自己的家庭,平时的生活琐事都是母亲做主,但骨子里真正的一家之主还是父亲,只是他平时偷懒不理会那些小事罢了。
什么毛病呢?就是在国外待的时间太长了,思维方式、生活方式都变了,但变得不彻底,成了四不像。对于齐改之和白女士这样的成年人无所谓,因为他们不是从小就出国,前半生的记忆还能让他们的变化不是很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