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26章 一点点回报

“这两位是……”张媛媛和孙丽丽白女士肯定清楚是谁,说不定还了解一点她们和洪涛的关系,但齐改之显然并不知情,屋里突然出现了两个大姑娘,还和洪涛这么随便,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们俩没有!和家里撒谎偷偷跑出来开店的事儿还没说清楚呢,哪儿来的礼物!”白女士一把打开了女儿的手,又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向了洪涛。
这玩意有什么用呢?这就得两说着了。如果在国内混,屁用没有,就是几张废纸。但如果你想出国转转,那用处就大了!有了这些文件就能随时申请赴外的工作签证,不用再出具什么收入证明,被拒签的可能性也极小、签证的有效期最长三年。
这个礼物洪涛很满意,文化人的心思就是细,他们要想投人所好必须与众不同。感谢的话就不说了,自己给他们的好处恐怕更多,现在双方的关系已经超出了普通朋友和合作伙伴,有些事儿就不用讲得太明白。
“那我和凡凡的呢?”齐睿看到张媛媛和孙丽丽都有礼物,也有点心痒痒,凑到她妈妈身边打算往包里看看。
“阿姨您太客气了,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不敢收。”张http://www.hetushu.com媛媛装的那叫一个像啊,嘴上说不要,眼睛却看向了洪涛,就好像家里的小媳妇一样,凡事都得男人做主。
“他的岁数应该是结过婚吧?”洪涛听到大斧子一个人回家凑合的说法,本能的想到了离异。欧阳天钺没有四十也差不多了,要说没结婚不太可能。
“接着吧,你正好缺个拿得出手的胸针配衣服。我不是抠啊,我是真没那个眼光,白姨给你挑的自然差不了。”张媛媛乐意在外人面前装,洪涛当然也不会扫了她的兴致,跟着一起装吧。
“哦,她们是我的邻居和生意伙伴,就住在隔壁的院子里,齐睿和凡凡也和她们一起住。严格说起来她们俩和齐睿才是最先认识的,我是托了她们的福儿。”洪涛小声的给齐改之介绍了一下,特意还强调了齐睿是住在隔壁的,免得他多想。
在迎来送往这件事儿上白女士也不是生手,看到张媛媛之后立马就叫对了名字,也不知道她是根据什么来区分张媛媛和孙丽丽的。
现在完全换过来了,变成了洪涛拉着齐睿的胳膊。这个女孩子一听洪涛的问题,立马就想逃。那当然不和*图*书成了,今天不说清楚洪涛都不打算让她睡觉。
今天的菜式自然是川菜,辣的洪涛直咧嘴,但其他人都吃得挺香,包括平日里看上去没什么战斗力的欧阳凡凡,麻辣蛙腿一根接一根的吃,不带停的。
“哎呀,是周大福的!我在贵友的店里没见过这个款式呢?阿姨好、叔叔好!”孙丽丽除了有点怕警察之外,几乎谁都不怕,一听说还有她的礼物,立马欢蹦乱跳的跑了进来,一手拿着菜铲子一手就去抓张媛媛手里的锦盒,过完了眼瘾之后才想起叫人。
齐睿父母的意思很明显,他们觉得送自己钱财之类的礼物太俗,自己又没有明确的表示需要什么,干脆用他们的权限给自己开个出国的方便之门,也算是一种变相的礼物了。
“丽丽,快来,咱们俩一人一个,你先挑。”白女士从包里拿出来的是两个小锦盒,里面装着两枚除了颜色之外一模一样的钻石胸针。
合同上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都是空白,但三个红红的公章却已经盖上了,境外单位的信息也都是全的,目的地全是恒通公司,合算这个公司还有海外办事处,比如日本、韩国、欧洲和美国。
和*图*书哈哈哈哈,谁听说他一个人都会这么想。唉,他还没结婚呢!你别看他长得显老,其实他比你也大不了太多,今年虚岁才三十五。为了他的个人问题,睿睿她姑姑头发都愁白了。对了,洪师傅你很有女人缘,要是碰到有合适我们天钺的女孩子就告诉我一声,他父母常年都不在国内,我这个当舅妈的就算绑着也得让他去见见。合适不合适我说了算,他没发言权!”白女士听到洪涛的说法,再想想欧阳天钺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然后就把大斧子的底细给揭了。
“我问过你母亲了,以你的条件未来不可能进入专业舞蹈团体,不是条件不够,而是条件太好了。所以说你可以开个人专场,但不能走专业舞蹈演员的路,那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看来你们相处的还不错,那孩子怪着呢,一般人都和他相处不来。好吧,我给他带上,省得他一个人回家再凑合了。”齐改之听到洪涛主动提起大斧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通过这次接触,他已经把洪涛当成了同辈人看待,和齐睿她们比起来洪涛确实要成熟太多了,说话办事城府很深。让欧阳天钺背后调查的事儿估计也瞒不住了,但洪涛和-图-书没明说,他也就顺势下了坡。
“这是我和改之的一点小心意,事先没征求洪师傅的意思,冒昧了。”
“加担子?加什么担子?让我帮你管理网吧我可不干啊,我又不是你的员工,凭什么听你的!”果然,洪涛稍微一提,齐睿马上就警惕了起来,要不说她脑子不笨呢。
“凡凡她哥哥是不是要来接您二老?要不给他也带点饭菜吧,我事先给他留出来了。”饭后大家在客厅又聊了一会儿天,白女士和齐改之就起身告辞了。他们回来一趟的事儿很多,还得去部里述职,行程很紧,这半天时间估计也是挤出来的。洪涛也就不多留他们了,不过一说起走,就想起了大斧子,他还真不来吃饭,挺有骨气啊。
从这点也能看出齐睿和她妈妈交待的有多清楚,整个一漏勺嘴。好在她只透露给一个人,要是逮着谁和谁说,洪涛真要躲她远远的了。
洪涛站在原地没敢回小院,现在齐睿满眼都是春色,张媛媛和孙丽丽又不在场,欧阳凡凡也上了她哥哥的车走了。自己和她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很危险,她能干出啥来真不好说,先给她降降温吧。
“看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这一肚子都是新下水,m.hetushu•com没坏呢!我和你说点正事儿,刚才和你父母我也提了,打算给你肩上多加点担子,省的你没事闲的整天折磨我的电脑。”
“好你个大斧子,我让你调查我,看小爷怎么折磨你!我给你找个悍妇,让你小子一回家就跪搓板!”远远看着坐在车里抽烟的欧阳天钺,洪涛心里马上浮现出一个场景,脸上露出了狞笑。
“……白姨您真是太客气了,还劳烦齐叔费心了。来吧,咱们先入席,尝尝她们俩拿手的家乡菜。”信封里即不是批文也不是支票,只有几张纸。洪涛打开第一张扫了一眼,立刻就知道是什么了。劳务合同,境外劳务合同,出具单位是外交部劳务服务中心。
齐睿的父母好像也不太怕辣,一个劲儿的夸张媛媛和孙丽丽手艺好、菜的味道正宗,还不是客套,筷子也没闲着,麻辣鳝鱼、麻辣虾是她们的最爱。
“你又琢磨什么坏主意呢?”当着自己父母的面,齐睿就敢挽着洪涛的胳膊,真是色胆包天了。可惜白女士和齐改之和没看见一样,啥也没说就上了车,气的张媛媛一扭身就回自己小院,连盘盘碗碗都不管收拾了。齐睿还若无其事的盯着洪涛的脸看,也不知道她是心大啊还是根本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