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27章 拿下!

“好啊你!当着我的面就敢和她腻腻乎乎的。说,你们俩刚才都说什么了!”很容易说服了齐睿和自己一起开游戏公司,洪涛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大师的范儿了,哼哼着小曲就回了院子。结果刚一进屋,耳朵就被张媛媛揪住了。
“你又不是我父母,干嘛要管我以后的事儿!”齐睿对别人过问她的生活规划很介意,如果她真有规划。
“……可是我不会做游戏,玩玩还凑合……”听到洪涛的创意齐睿愣住了,一双笑眼眯缝起来,低着头想了想可行性,然后提出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因为我是你的债主,当然要比你父母更关心你的未来了!先别急着拒绝,听我给你描述一下我给你设计的未来,再决定可行不可行。”洪涛回答得很理直气壮,连吓唬带忽悠,总算让齐睿不再试图挣脱了。
张媛媛的吃醋已经不是单纯的吃醋,而是一种撒娇的方式。如果她真的担心自己和齐睿有什么事情会威胁到她,就不会这么直接的表达出来,肯定会暗中出招。女人撒娇的时候该如何应对呢?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肉搏,折腾累了她们也就没精力再搞这一套了。
“你是不是收了我妈什http://www.hetushu.com么好处,故意来诱惑我放弃舞蹈的?如果是的话就省省吧,我不会上你们当的!”但是洪涛的大方并没换来齐睿的欣喜若狂,反倒让她更警觉了。
只要肯听,洪涛就有把握说服齐睿。她个性很独立不假,但她也有弱点,喜欢证明自己比别人强、不是靠着家里庇护的娇娇女,就是她的七寸。你只要能提供一个给她展示的平台,又不让她感到太厌恶,就不愁不上钩。
这个女孩子很讨人喜欢,至少自己很喜欢她,可喜欢归喜欢,再进一步对双方都没有益处。以齐家的地位,绝对不会接受自己的女儿给别人当情人,何必去触那个霉头呢。自己喜欢的女人多了,总不能喜欢一个就弄家里来一个,那不成牲口了。
“首先我们俩合资弄一个游戏公司,我出创意,你出资金和人脉。先代理外国公司的游戏回国运营,过几年赚够了钱我们就自己研发新游戏,你就不想拥有一家可以自己开发游戏的正规游戏公司?你想想看,在开发游戏的时候可以把你的构思放进去,然后让成百万、千万、甚至上亿的人通过游戏承认和*图*书你的设计,是不是特别带感?”
“可是我没有资金!”齐睿有点动心了,她之所以对洪涛改变了看法,并不是洪涛的容貌和性格发生了什么大变化,而是经过接触之后,她发现了洪涛的能力。
“你这就是狗咬吕洞宾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你放弃舞蹈了?跳,必须跳,专场也得开!我的意思是你不应该把一辈子的精力都用到舞蹈上,因为它无法成为伴你一生的事业。作为一项业余爱好,我非常支持你继续跳下去。开公司和跳舞并不矛盾,等你有了足够的资本,甚至可以建一所舞蹈学校,从全国挑选那些天赋很好却又上不了正规舞蹈学校的孩子,让她们把你不能完成的事业传承下去,我觉得这样做比你自己得了第一名还有意义。”齐睿的这种反应也在洪涛意料之内,早就想好该如何回答了,不仅要应付得当,还要让齐睿充满信心。
她甚至认为洪涛给齐睿投资开游戏公司是洪涛的一种变相贿赂,是为了报答齐家在关键时刻伸出了援助之手。只要人能安全,多花点钱结交权贵在她眼里根本不算事儿。
“我先借给你……别咧嘴,这次借款用不了多久你们家m.hetushu.com就会帮你还上。悄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们家在美国的亲戚朋友就要发财了,还是发大财!如果他们真的听取了我的建议,用不了一两年就会大赚特赚,到时候咱们开公司这点钱对他们而言就不算什么了。”想说服齐睿按照自己的安排发展,洪涛也不能光耍嘴皮子,还得出点血,以证明自己不是大忽悠。
支开齐睿才是自己的主要目的之一,让她每天有点正经事儿做,再多接触接触同龄人,说不定就会和哪位高材生碰出火花来呢。然后自己就解脱了,不用有事没事再被张媛媛用老陈醋酸一遍。
结交齐家成为自己的外援当然也算一个目的,但并不着急。经过美国大选和撞击事件之后,自己在齐睿父母眼里已经坐稳了异能高人的位置。如果再等几个月发生了911事件,以后自己再说什么他们必须得听,给不给这种好处都无所谓。
男人对女人最大的吸引力不在于长得多好看、也不是性格多温柔、而是能力。这是自然界的通病,任何雌性在寻找配偶时只有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条件,那就是能力。人类是比野兽高级,但终归是从野兽演变来的,这种自然选择的习性还http://www.hetushu.com没完全消失,只不过变了一种方式而已。
“你不会是想用这种方式追我吧?倒是比借宝马车冲大头的办法强多了,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吧!”齐睿觉得洪涛说的也对,心里的疑惑虽然还没完全消失,却可以不再去追究了,然后就又进入了她那种自我陶醉模式,仰首挺胸的走进了网吧。
“又来又来!不是说过了嘛,我们俩之间没事儿。就算有什么事儿,今天让你在她父母面前当了一回主妇,她父母也不会答应的。这件事儿你办得不错,我得奖励奖励。说吧,是打算先洗澡再运动还是先运动再洗澡?或者一边洗澡一边运动!”
“保持必要的警惕还是对的,但也不能过于疑神疑鬼。这件事儿其实对你和你家并没害处,完全可以一边做一边观察我的言行,发现不对就撤出。我就一个平民老百姓,还能把你们家怎么样吗?真正应该担心的是我,一旦你的公司成功了,没准就一脚把我踢了呢。所以你看,做点好事儿多难啊,不光得搭钱搭功夫,还得被人怀疑。”这次齐睿猜对了,可惜洪涛是打死也不能承认的,不光不承认,还要把自己说成窦娥。
洪涛要和齐睿家开什么游戏公司的事情张http://www•hetushu•com媛媛并不太关心,在她看来,洪涛和齐睿家走得近一点也顺理成章、有百利无一害。别的不说,在对付周家的问题上好歹也多了一个盟友,还是比较强力的盟友,干嘛不呢。
洪涛当然也不会做游戏,代理游戏都不会,但他会忽悠啊。反正出钱的是齐睿、付出劳动的也是她,站着说话不腰疼太容易了。
洪涛也没刻意纠正张媛媛的想法,她能这么想也省了自己的编瞎话,两全其美。至于说帮助齐睿开游戏公司的目的,洪涛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呵,都不能说是一箭几雕了,简直就是一把铁砂枪,一喷就是一大片,数都数不过来,全是好处。
“我也不会做软件,可是小蜜蜂公司不照样运转良好嘛。公司就像是一条大船,作为船长不需要会具体操作,只要能指明前进的方向、在遇到风暴的时候别带头装怂、可以给大家带来希望,就是一位好船长。谁也不是生下来就会的,失败并不可怕,什么都不做自然不会失败,可是这一生就失败了。”
“你说得倒是很让人动心,可我怎么总觉得你是在骗我?”齐睿已经没有具体的问题了,可是她还不放心,世上没有白来的午餐她很明白,可是洪涛图什么她就想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