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95章 姐妹花

“哼!娶我的男人还没出生呢,他够不够格当我和合伙人还是个未知数。我们俩的事儿不许和他说,我倒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起来把屋子收拾干净,我去洗个澡。”
“我看你是被他把脑子迷糊涂了,舅妈也不管管你,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她不会是想让你嫁给他吧?”黛安很了解齐睿,知道她说的东西大部分都可信,可并不认同齐睿对洪涛的评价,更不理解白女士在这件事儿上的态度。
“别废话,要不就把电话给我,我回绝他!要不就老老实实让他过来,我倒要看看这个男人哪儿让你着迷了,还上赶着送上门去!”齐睿的话都没说完就被女人很霸道的打断了,电话还差点被抢走。
“哎呀呀……疼、疼,我都说……”齐睿是真被弄疼了,可她依旧没敢反抗,只是嘴里不住求饶。
“姐,他对女人并不歧视,我和凡凡的事儿他也知道,一点都没有嫌弃,也没看不起我们。有时候我觉得他比我们都看得开,还能反过来开导我。”
“你有时间吗?我想你了……不成,今天凡凡可能在房间里,你等等啊……姐,晚上我不能陪你了,刚才这么一折腾,我又想他了?”简单说了几句,齐睿就把电话hetushu.com捂住,征求身边女人的意见。
“虽然很多时候我的想法有点跟不上他,但我能感觉到他是真的在教我怎么经营管理,甚至比我都着急。最让我佩服得是他并不像其他男人一样那么重视钱,这件事我一直都搞不懂。”
“可是他……”齐睿显然不太想这样做,想找个借口离开。
别看她的身材要比齐睿粗壮一些,可耐力明显没有齐睿强,一个跳跃动作失败之后,就一头扎进了沙发里,一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边冲齐睿勾了勾手指头。此时她眼睛里的光芒变成了另外一种,就像一个老色狼。
“就算他是白手起家,有点商业眼光也不用这么低三下四的追着来投资!我妈和你妈都是老糊涂了,看到男人有点成绩就觉得是天才,我们再努力她们也看不见!”
齐睿先从她和洪涛的关系讲了起来,还真是知无不言,什么都讲了,细节都没放过。黛安听完之后又变成了那个冷冰冰、硬邦邦的样子,很严厉的批评了齐睿的做法,还很武断的给齐睿下达了命令,比白女士还像齐睿的妈妈,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
“嘻嘻,就是你的男朋友啊,这次你来不就是冒充别人女朋友的嘛。现m.hetushu.com在好了,白天你假装冒充,晚上他归我!”齐睿还是没隐瞒什么,反倒说得趾高气昂,就好像她办了一件多了不起的事儿。
“姐,要不你去试试?我觉得你们俩倒是挺合适的。我宁可让他成为我的姐夫,也不想他娶了别的女孩子,然后就永远失去他了。你嫁给他之后我还可以去你家住,然后就赖在你们床上不走了!”
“你来王府饭店9001找我吧……没有,我表姐在十层,这是我瞒着她开的房。不会啦,碰不上,她又不认识你怕什么。嗯,我在房间等你,拜拜。”这时候的齐睿无比温顺,丝毫没敢反抗,乖乖的按照女人的意思回复。但是说谎让她很别扭,脸都憋红了,挂上电话之后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他明明没有多少钱,可给我的感觉他比小姨和姑姑还富有,说起钱的时候真的只是在谈论一堆数字,半点该有的贪欲都没有!反正他是个很神奇的人,你以后慢慢和他接触接触就知道了。”
“让他过来,这个套间有两个卧室,把门关上就是两套房,有单独的出入口。”黛安用手指捏着齐睿的脸蛋,伸手指了指客厅另一侧。
“你个小色鬼,又想占姐姐便宜……看在你今天听话的份上和图书我就满足你一次,嘶……”女人也没去阻拦齐睿,还主动抬起腰臀,配合齐睿把内裤也褪了下去。
齐睿对这个问题有她自己的理解,她不是不喜欢洪涛,而是知道这件事儿不太可能,索性也就不去强求了。从这点上讲,她还真有男孩子的性格,理性更多、感性比一般女人少。
齐睿并没光说洪涛的优点,描述的基本都是事实和她本人的切身感受。但总体上讲,她对洪涛的评价还是正面居多。不过这个丫头也挺贼的,有关洪涛可以预知未来的事儿一个字儿都没提,巧妙的掩饰了过去。
“他是干什么的,你们俩是什么关系!”黛安显然还不满意,把手机抢过去翻看了几眼,然后开始对齐睿进行审问。
“不跳了、不跳了,死丫头,欺负我练功不勤是不是,过来!”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混血女人有点撑不住了。
“姐姐也不错嘛,再坚持一会儿我也就没劲儿了……它们多碍事儿,我帮你脱了吧。”齐睿乖乖的跳了过来,不顾一身汗水就扑到了女人身上,撒娇般的扭动着身体,一边说一边伸手解开了女人胸衣面前的扣子,然后顺着女人身体像蛇一样滑了下去。
这时齐睿的脑袋完全埋进了她的双腿间,瞬间就让她皱起眉和-图-书头,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两条腿不由自主的分开,一条搭在沙发靠背上,胸腹的起伏也更大了,上身还不停的扭动着。
如果说齐睿的性格里有点男孩子的因素,那她这个姐姐就是一个标准的女汉子。她和齐睿在一起的时候除了身体之外,一言一行都像个男人,连动作语气都像。
“嘘……别出声!喂……”过了一会而,齐睿率先动了起来,她懒懒的伸出手,在沙发上一顿乱摸,找到自己的手机,本来想离开沙发,但被那个女人一拽,不得不躺在女人身边按下了拨号键。
“在做生意的问题上也一样,最开始弄网吧的时候他把网吧都交给了两个女人打理,这次的游戏公司也是他说服我去干的,在公司里也没把我当摆设。”
“你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是不是他那方面特别厉害?我可提醒你,别老色迷迷的,更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到男人身上,玩玩可以但不能当真事儿,你现在有点迷上他了吧?这很危险!给你一个月时间和他断了,如果他敢纠缠你就来找我。”
云收雨歇,两具疲惫的身体在沙发上拥在一起,屋里除了她们的喘息声之外重新又平静了下来。高强度的舞蹈和肉搏一方面耗尽了她们的体力,一方面也平复了内分泌,和*图*书除了欢愉之外还有失落,四只眼睛里全是空荡荡的。
“你听我说完嘛,他是个很神奇的人,和他在一起永远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的,感觉又刺激又安全。他身上有一种魔力,否则我妈和姑姑也不会这么看重他……”齐睿依旧是没敢顶嘴,就算不同意黛安的意见也是软言软语的讲述着自己的理由,试图去说服对方。
再听完齐睿把洪涛的过往事迹描述一遍,这个女人更气愤了。她的怒火倒不是全冲着洪涛去的,也肯定了洪涛的成绩,但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家族也犯不上大老远的主动过来和这个小商人搞合资。于是那种被性别歧视、别忽略的感觉又上来了,这才是她最恨的,洪涛只是个吃瓜落的倒霉蛋。
“才不会呢,他也不会娶我的,我能感觉到,他的心并不在我身上。可我就喜欢和他在一起,不光是那方面,有时候好几天看不到他我就会觉得很别扭。”
“好啊!你背着凡凡偷偷找男人,还是我的合伙人!起来,和我说说他的事情,还有你们俩的事,一个字也不许漏!”一听到齐睿找的男人居然是洪涛,黛安眼睛一瞪,伸手就把齐睿的胳膊扭到了身后,动作非常麻利,像是练过某种搏斗技巧。这次不光是审问,还要动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