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98章 惊鸿一瞥

洪涛当然不会说破,穿好衣服就和齐睿一起挽着胳膊下了楼,在酒店门口把她送上出租车,然后自己点了一根烟,摇摇晃晃的向公交车站走去。
她的细节没看清,但总体上讲杂交的确实很成功,和齐睿这种苗条柔和的亚洲女人身材不同,那个女人也不胖,但前挺后撅的身材更像欧美女人,两个字儿,火爆。
“需要担心合作不愉快的人不是我,而是她。这些话你原封不动的转告她,就当是我送给她的一份见面礼。礼物我送了,愿意不愿意接受看她以后的表现。”
“呜呜呜……”这次黛安没有再推开齐睿,而是伏在齐睿怀里哭了起来,哭声虽然不高,可真是有点撕心裂肺的感觉,听得门后的洪涛直咧嘴。
至于说齐睿到底会帮自己还是会帮她的那位黛安表姐,洪涛觉得她谁都会帮也谁都不会帮。现在最难受的不是自己和黛安,而是齐睿。她夹在中间很难做,帮谁都有理由又都没理由,很容易得罪一方。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把她排除在自己和她表姐之外,别让她站在中间当风箱里的老鼠。
“好了,不聊这些事儿了,每次和你折腾完我浑身骨头都像散http://www.hetushu.com架了一样。让我睡一会儿,晚饭你自己去吃吧,十点的时候叫醒我,我晚上得回家。”
这倒不是自己抠门,舍不得花这几个打车钱,而是要去人群里多挤挤蹭蹭,否则身上这股子香水味一回家就得被张媛媛闻见,她在这方面的经验恐怕比自己丰富的多。
有了白女士这个忠实的信徒,她出生时候几斤几两自己都能知道,想和自己玩个性,她还差得远呢。说白了,她就是一个给家族打工的中低层干部,连高层都算不上,只是听上去名头有点唬人罢了。
大家族可以给她提供很高的平台,同时也会限制她很大的自由,因为最终拍板决定的人不是她,自己也根本不用去讨好她,只需要获得她们家族的信任就足够了。
没错,洪涛没睡着,他这么鸡贼的人在没弄清门后面是谁之前肯定是睡不着的。当齐睿偷偷溜起来钻进了隔壁之后,他也光着脚下了床,把耳朵贴在门缝里使劲儿听墙根。
“和我好好合作把这件事儿做好,我可以帮她夺回家族里的地位;和我捣蛋不配合,这笔钱还得投,但与我合作的人很可能www•hetushu•com就换成她哥哥了,而她依旧会回到澳洲放牛。到时候我要是再和你姑姑、她母亲多说几句,说不定她这辈子都别想再离开澳洲。”
虽然她就算知道自己在外面还有女人也不会说什么,但两个人相处必须要照顾到对方的面子,不能说人家越给脸自己就越不知道收敛,那样做人就太失败了。
“你表姐这次来也不是她愿意的,而是迫不得已,如果她不来就要被送回澳洲放牛了。所以说她没有太多资本和我讲条件,投资不投资的事儿也不是她能做主的。”
“别这样姐,他真的能帮你,相信我、相信我,我从来都没骗过你对吧?”黛安的声音虽然低,但齐睿依旧怕被隔壁的洪涛听到,赶紧爬过去把门轻轻关上,然后又爬到黛安身边,再次把她搂在怀里,一边说一边不住的亲吻着她的脸,试图让她平静下来。
但这个哭声他还是听到了,绝对不是齐睿,估计就是她表姐了吧。至于她在哭什么,谁知道呢,现在可以安心睡觉了,确实累,齐睿那个小妖精太能折腾了。
洪涛的这番话不光让齐睿目瞪口呆,门后面的黛安也瞬间就坐到了地毯上,两hetushu.com只拳头攥得紧紧的,抬起来、放下去好几次,始终也没敢去碰那扇门。
“确实挺漂亮的,身材也不错,看着就有劲儿!”不过洪涛在路过大堂的时候,用余光看到了一个年轻女人坐在沙发里喝咖啡,又用余光扫了扫齐睿的眼神,大概就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
“姐,你怎么哭了?不要怕,他就喜欢说狠话吓唬人,其实心眼挺好的。只要你别和他对着干,他真的能帮到你。”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齐睿突然从门缝里挤了过来,看到了满脸泪痕的表姐,赶紧把她搂在怀里,小声的安慰着。
有时候齐睿还是很聪明的,或者说她一直都很聪明,只是关注事情的角度异于常人。听到洪涛的语气稍微有了点变化,她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翻身趴在洪涛身上,咬着洪涛的耳朵说起了悄悄话。很显然,她也不希望有些事情被外人听到。
再次醒来时齐睿已经穿好了衣服,看到自己睁开眼,又一路小跑把自己的衣服也拿了过来。今天她是格外体贴,这也很反常,往常她只有在肉搏时才会这么温柔,事后立马就翻脸,很是光棍。看来今天她确实心虚,想使劲儿讨好自己,好像和_图_书这样做就能让自己看不出来她伙同外人算计自己一样。
“谁也帮不了我,除非我是个男人!”黛安真的很暴力,一下就把齐睿推开,低声冲着倒在地上的齐睿咆哮着,脸上的五官异常狰狞。
“你说呢?”齐睿的这个问题才是真正让洪涛头疼的地方,除了江竹意之外,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自己的部分秘密,白女士都算不上,她那种只能叫盲信。但齐睿肯定不是,她不像她母亲那样盲目,所以才更麻烦。
“放心吧,我是不会对第三个人讲你的事儿,我妈说你是我的守护神,对别人来讲你是额外的好处,对我而言你就是我的生命。可是我要去怎么说服我表姐相信你的判断呢?她可不是一个能轻易相信别人的人,连她的亲哥哥都说服不了她。”
不过洪涛没敢多看,只从玻璃的倒影里大概扫了两眼。这种场合不适宜四目相对,会让双方都很尴尬。反正很快就会见面,有的是时间去仔细琢磨她身上的优缺点。
这种大家族自己也接触过,他们为了家族的利益谁都能舍,根本就不眨眼。她那一套玩意只能蒙一蒙没见过世面的普通人。
完了,雄心勃勃的来到京城,本指望能打一个漂亮和图书的翻身仗让父母和外婆认识到自己的能力不输于两个哥哥,可以给自己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
结果很让洪涛恼火,这座饭店建造得还真规整,套间的隔断墙都是砖或者水泥垒砌的,门也是厚厚的防火门,完全关闭之后隔音效果很好,只要别喊太大声,隔壁基本听不清。
看在齐睿没有出卖自己的份上,洪涛决定不让她难做,好歹也得给对方听到点有用的东西。这番话还真不是威胁,事实如此,不管齐睿这位表姐有多能干、多有能力,但她始终都是大家族中的一份子,还不是很被看好的那一份子,这就是她身上最大的弱点。
“你干嘛非要去弄一个ISP公司呢,是不是感觉到了它会非常有前途?”其实齐睿之所以同意黛安的这个馊主意,也不全是为了表姐打探洪涛的虚实,她心里也有很多疑问。可是母亲不让自己在这些问题上打搅洪涛,这次有表姐撑腰,正好也让自己的好奇心得到点满足。
现在看来是空欢喜一场了,离开了两个哥哥的阴影,自己又落到了这个男人手里。相比较起来,还不如和两位哥哥斗呢,好歹那时候自己的牵绊更少,现在人家直接能决定自己去留,还斗个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