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30章 女徒弟

她还特别通情达理,从来不撒娇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也不急着要学太多窍门,更没打算借着自己在舰队里的地位提升她的职务,纯粹的就是玩,好像没有什么其它想法。
据费林偷偷和自己汇报,小舅舅和对面商店副经理的同居关系也结束了,那个女人前几天就搬出了饭店五层小舅舅的总统套房,至于花总进没进去过夜就不清楚了。
合算明面上让黛安忽悠马总,背地里又把人家傍家儿介绍给了小舅舅,里应外合的算计着人家的股份,说出去真上不了台面。
至于说她为什么要用变声软件掩盖真实声音,洪涛没问。他觉得这很正常,啥人没有啊,尤其是在虚拟世界里,抠脚大叔冒充女中学生的数不胜数,用个变声软件算啥。
花总倒是挺活跃,也不再和洪涛公开接触太频繁,还经常在会上率先开炮,和黛安争得不亦乐乎,位置摆的很正。倒是那位马总的话少了许多,估计他和洪涛一样,一涉及公司具体事务就没啥可聊的,谈技术更是不太门清。
但只要她达到了目的,这些人无一例外就全成了垫脚石,一脚踢飞是必然的。在这方面黛安的心肠非常狠毒,有时hetushu.com候不光拿对方当垫脚石,最终还要狠狠踩上几脚,有点恨人不死的意思。
“马总啊,不是兄弟不仗义,我也没打算害你。失去了公司控股权我也不会让你经济上受损失,踏实跟着兄弟我吃香的喝辣的吧,明年这时候你能再多找两个女大学生养着。”
现在两个人用同样的战舰单条,只要自己不耍什么阴谋诡计再弄出新的窍门,百分之六十是要被她打败的。
“创业嘛,当然是忙工作!花总又不能老去饭店找我,我是你舅舅谁都知道,万一让对方公司的人看到,会影响你谈判的。”洪涛也很好奇小舅舅和花蕾的关系,特意打了一个电话侧面打听,结果小舅舅的回答得很顺溜,还站住了大义!
洪涛隔三岔五的也会出席一次会议,但只带耳朵不带嘴,完全就是个看客。随着谈判进程的深入,双方的团队开始介入,参与谈判的人员也越来越多。后来的很多人只知道他是投资方的一员,甚至连他到底是什么职务都不清楚,太没存在感了。
大面上的问题自己比谁都领悟的快,可是很难再去深究一个为什么,更不愿意一遍又一遍的练习。hetushu.com要是没有脑子里的这些记忆撑着,自己连唐晶他们都打不过,更别说逆戟鲸这样有极强手眼脑配合天赋的人。
人家在香港都能游刃有余,要是连马总这样的寄生虫都对付不了,还能吃亏,那赶紧把五百万美元还给自己,然后滚回澳洲放牛去吧。要不就老老实实的给自己当个秘书,还得有当秘书的素质,把自己哄高兴了,给个副经理过过瘾得了。
“大苍蝇,我来啦,今天单位里有点忙,让你久等了,你不会怪我吧……”逆戟鲸还有一个让洪涛很舒服的地方,就是她非常温柔,说起话来慢条斯理软绵绵的。
但他可没闲着,开会的时候装深沉,会议一结束立马满血复活,时不时就会约黛安共进个晚餐啥的。最开始还是当着洪涛的面发出邀请,洪涛也跟着去了一次,规格挺高、挺讲究,一水儿的西餐。
逆戟鲸总是缠着自己学习各种战舰的操作技巧和数据,只要自己教了她很快就能掌握,再经过几天的熟悉,就比自己玩得还利落。
具体黛安怎么折腾洪涛就不去过问了,这是她的权利,需要自己知道的她会主动来找自己沟通,不需要自己知道http://www•hetushu.com的自己问多了她又得发飙。
这个逆戟鲸是个女人!这是认识一周之后洪涛才知道的。因为她也上TS了,虽然用了变声软件,但还是能听出来她的性别。
她现在整天想的就是如何赶紧怀孕,也生个大胖小子,然后趁着金月没回来好好和洪涛享受下一家三口的生活。这比开多少公司、挣多少钱都重要。
其实最精彩的还是小舅舅和花蕾,这俩人是事业爱情双丰收。他们在很多问题上看法出奇的一致,还不是一方故意迎合另一方,是真的能想到一起去。用好听点话讲这叫有共同追求、信仰,说难听点就是臭味相投。
这个女人很好学,而且脑子和运动神经都够用,甚至比自己都强,这是洪涛和她配合了十天左右得出的又一个结论。
现在张媛媛略微放心点了,这个黛安显然是从心底里看不上洪涛,而且还不像齐睿那么含蓄,这就太好了。她希望全世界的女人都和黛安这样才好,至于说洪涛到底有没有上进心、能不能干大事儿,对她来讲没有任何意义。
至于说怕她吃亏什么的,洪涛一点都没担心。她又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孩子,也不是齐睿这样没m•hetushu•com怎么在社会上摔打过的棒槌。
“姥姥啊,您终于算是熬出头了,搞不好明年就能抱孙子!”洪涛都不用看小舅舅的脸,从他一本正经的回答中就能听出他很不正常,就因为他表现得太正常了。
在他们俩的通力合作下,建筑公司已经开始在大姨夫的工地上承包小工程了,虽然公司的手续还没办下来,但大部分工作都完成了,等官方手续一下来就可以挂牌营业。
一想起花总很可能已经被小舅舅拿下,洪涛就觉得自己的做法有点龌龊。这件事儿虽然不是自己主动设计的,但实际效果比主动设计还好。
对于这个问题洪涛没什么可懊悔的,自己玩游戏真没太多天赋,而且自己有个致命弱点,就是不喜欢深究。
这种情况以前基本没发生过,尤其是在牵扯到女人的问题上,他很少这么帮着对方遮掩。现在看来他很可能是认真了,值得令人欣慰。
一直到劳动节,黛安和讯通公司的谈判都没断,几乎每周都要坐在螳螂虾公司的会议室里碰两三次面,有时候还会去讯通公司位于惠普大厦的办公地开会。
洪涛乐得放权,黛安也乐得掌权,但她对洪涛这种不闻不问的态度略有微词。在她看来hetushu.com洪涛就不像个干大事的人,为此没少背后向张媛媛告洪涛的黑状,也有挑拨离间的用意。可惜张媛媛转头就把她的这些言辞都告诉了洪涛,有没有添油加醋都很难说。
但费林说了,这些日子小舅舅换衣服换得格外勤快,整天都是西装革履大金表,那辆车恨不得一天洗三遍,而且一出去就是一天,有时候晚上都不回来,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呢。
当然了,这只是表面现象,用齐睿的话讲,她表姐生意场上是个长袖善舞的角色,会利用自身的一切资源达到她的目标,被她耍弄的公司高层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
别人都在忙,洪涛也没闲着。人家忙着为了前途奋斗,他忙着在电脑游戏里教徒弟。自打他和那个叫逆戟鲸的玩家配合过一次之后,总算在游戏里找到了点乐趣,每天都按时按点的在电脑前面等着人家上线。从晚上十点打一两个小时过过瘾,每天如此,几乎雷打不动。
再后来,洪涛就不去当这个电灯泡了,有了黛安那种模棱两可的态度,马总也觉得没必要再拉着自己去,人家两个人干脆私下约上了。不光是吃饭,还去打高尔夫、骑马什么的,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去了好几次,俨然相处的还挺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