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17章 拖时间

于是他就产生了一个疑问,黛安认识周川显然比自己早,按照她的眼光,周川不能说是最合适的男人但也差不太多,怎么到现在周川依旧没得手呢?
看来这位老太太还是位深谙国内政治斗争的高手,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特殊性,也有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嘶……小点劲儿,今天我这两条胳膊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凡凡那个丫头别看不胖,浑身都是贼骨头,很有份量。”平时训练和真正上场还真不一样,今天洪涛感觉格外累。不光身体累,心里还累,生怕当着那么多记者演砸了,那明天自己和齐睿还有螳螂虾公司可就真出名了。
“你们家这位老太太很有见地啊,除了重男轻女的毛病之外,你该和她多学学。”洪涛很认同黛安外婆的这种想法。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儿,就是因为我那两个小院……”黛安很听话的把力道减了几分,洪涛身上一舒服嘴皮子就更利落了,从头到尾把自己和周家的矛盾都讲了一遍。这些事其实早就应该和黛安说一说,可是自己给忘了。
“她说这些人都是无根浮萍,很容易大起大落,对家族长远http://www.hetushu.com发展有害无利。而且这些人大多贪得无厌、飞扬跋扈、没有真才实学,一旦脱离开原来的系统就是个废物。”
“你愿意为了我去求你哥哥帮忙?”洪涛原本以为黛安会表态站在自己这边和周川对抗,没想到她倒先软了,准备去和周家和解。但按照她的一贯个性,软比硬要艰难,付出的代价也更多。
“等你被她贬得一无是处的时候,就不会说这种便宜话了。现在你打算怎么对付周川?他和我两个哥哥都是同学,一直有生意往来,用不用让他们从中调解调解。毕竟我们现在所处的时期很敏感,冤家宜解不宜结。”
从家境上、背景上、层次上,周家兄弟都比洪涛高很多个档次。说句不好听的话,周家兄弟就是一双新皮鞋,洪涛就是一摊冒着热乎气的狗屎。这双新皮鞋为什么非要去踩这摊狗屎呢?这种事不光在内地不合理,到了香港也不合理。
一提起自己的外婆,黛安连抱怨的兴趣都没有,直接把话题又拉到了周川身上。以她对周川的了解,洪涛所说的后果恐怕还真不是杞人忧天。而洪涛这边的实www.hetushu.com力和周家比起来还要弱小很多,尤其是在国内更没什么还手的余地。
“在他们这种人眼里,我也就是个孩子,一个能随手就划拉到一边去趴地上哭的孩子。现在这个孩子不光没哭,还把他们给打哭了,你说这口气能咽下去吗?”黛安的疑问其实很有道理,但周川和李兵的事儿洪涛还不想和她讲,只能靠着他的歪理强行去合理了。
“没必要为了我去委屈你自己,周川还没那么大能量可以把我的产业轻易摧毁。这里不是南方,在京城里他家的能量要直接除以十。”
“要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损失谈不上、丢脸也谈不上,你们根本就不混一个圈子,他们兄弟俩为什么非要揪住你不放呢?”黛安听完了洪涛的讲述,也已经捏完了肩膀,又把洪涛的一条腿抬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歪着头想了想,还是没想通。
“上次那笔贷款你是找他办的吧,他还放高利贷?”洪涛进屋之后一边脱衣服一边问,只跳十多分钟,这一身汗都快出透了,比跑几公里还累人。怪不得跳舞的人身材都好呢,不好也不成,这运动量,真没的说。
“我觉得他并不知hetushu•com道我们打算干什么,就算去打听也得需要时间,现在我们两边就是在抢时间。如果我们占先了,他即便知道我们的企图也无能为力;假如他抢在我们前面,那这件事儿就还真麻烦了。”
“对于一些想借势上升的人来讲与他们联姻可能会有帮助作用,但对于我们这样的家族,他们只会带来敌人和麻烦。”黛安并没从感情层面上评价周川的优劣,而是站在全局角度进行综合衡量,不像是在谈个人问题,更像是在谈一桩并购生意。
“你们男人就喜欢为了面子争来争去的。”对于洪涛的这个回答,黛安也找不出不合理的地方,只能默认了。
“而且他胆子很大,什么人都敢贷,手段也狠,那些年没少吞并别人的产业。吞了之后基本都不是自己经营,而是换张皮再出手。”
“你这话有点言过其实了……我问你个问题,按说周川的条件也不错,要背景有背景、要能力有能力,长相也不比我次,你怎么就没看上他呢?”
“现在他又多了一条恨我的理由,那就是你!古人云女人是祸水,确实很有道理。就算没有前面的事儿,就凭你住在我房子里,他就会对我和*图*书有一种抵触感。如果你还当着他的面夸过我几句,那他就能恨上我。好好想想,你今天当着他夸我了美?”
“其实也很好理解,打个比方,你要是揍我一顿,我能忍。因为咱俩都是成年人,你也练过搏击术,我被你打败了是学艺不精。但我如果让小马超在大马路上打了一个鼻青脸肿,那我真不能忍,不管让谁看见我都没脸活了。”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我的亲哥哥,现在我对他们也没有威胁了,这点面子应该不会不给吧……”黛安说的很轻巧,但是脸上的表情就不那么美妙了,微笑是装出来的,很不自然。
“所以说时间很重要,现在我们要想的不是怎么去永久性的解决这个麻烦,而是应该考虑一下,怎么能让他走向一个错误的方向。”
“麻烦始终还是麻烦,可是等我壮大之后,有些麻烦自然而然就不用担心了。用句成语,就是此消彼长。”黛安能为了自己去求她哥哥帮忙,洪涛还是从心里感动的。
“我在香港的时候也和他合作过两次,你还真会挑人,结仇都这么有个性,他可不好对付,他家就更难缠了……”洪涛刚进入水池,黛安就把身体靠了过来,主动帮洪和*图*书涛捏起了肩膀。
“他喜欢的不是我这个人,而是我和我家庭的组合。我虽然不喜欢我外婆,但她有一点看得很准,就是不和国内的官员扯上太深关系。”
“他以前在南方就是靠这种业务起家的,他家和两家民营银行的关系很密切,能短期以个人名义调动大笔资金的人他就算一个。”
她们家族现在已经不缺钱了,绝大多数产业都在国外,假如不想进入国内搅合的话,真是用不着去刻意结交国内的官员,更不用把家族兴衰绑在别人的战车上。
听到黛安这种置身事外的口气,洪涛很不满意。就算硬怼,也得找理由把她拉下水。此时自己身边的人立场必须坚定,要不是敌人、要不是朋友,没有第三条路。
“别告诉我你没感觉到他的意思,我都感觉到了你不可能一无所知。”刚才在酒会现场洪涛就已经看出周川对黛安有意思,真喜欢一个女人是很难掩饰的,眼神、表情、某个小动作都会出卖你内心的真实想法,在这方面洪涛自认很有发言权。
“这也能怪在我身上?笑话,喜欢我的人多了,照你这么算,岂不是全世界的男人都得恨你!”黛安没吃洪涛这一套,她有她的一套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