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16章 物是人非

都说中国是个人情社会,其实世界各国都有人情存在,只是中国表现得最纯粹,人情大于一切。相比起来,欧美发达国家由于有了一套相对规范的法律和监管措施,人情的威力被降低到不能完全决定一件事的程度,可它依旧存在。如果在不违反规则的前提下,有人情和没人情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结果。
出来之后洪涛先往去西边的健身馆里绕了一个圈子,确定没人跟着自己之后,才沿着小路从另一个方向钻进了同一片院落区。
“把监视黛总的人撤回来吧,你明天一早就回公司,安保工作还要加强。人手不够找唐晶调,经费不足直接和我提。以前我们是在暗处,大多数人不会注意。现在咱们自己钻出来了,对咱们感兴趣的人都会想了解公司的情况。”
其实不用她发短信通知洪涛,洪涛也知道周川提前退场了。因为此时还有一个人已经钻进了后台,找到了刚换和_图_书完衣服的洪涛,正伏在他耳朵边上嘀咕呢。
“另外你连夜去温都水城订两个相隔远一些的会议室,再派几个人守在那里。通知齐总,明天的会议我们换个地方开,这里的会议室和房间也不要退。提醒你手下的人,和服务人员说话要警惕,嘴巴严实点。”
“不了,我和齐睿约好晚上就住在这里,她说度假村的游泳馆不错,我正好可以放松一天。”黛安知道周川已经起了疑心,也知道他家的能量,如果真想查有些事是瞒不过他的。但也没法阻拦,只能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再次进到那间套房,里面的装修都换了,屋里的人也变了。黛安正坐在窗外的温泉池里,姿势和当年的张媛媛一样,两条胳膊搭在池边,脑袋下面垫着一条白毛巾。
要说睁着眼说瞎话,黛安的本领一点不比洪涛差,她的工作性质就决定了她平时必须少说实话,有时www.hetushu.com候底线比洪涛还得低。
“而且经商应该也不是她们俩家里的意思,齐家和欧阳家向来不愿意往商界多插足,甚至很避讳。黛安娜,我有点累了,用不用我先送你回去?”周川并没被黛安的话糊弄过去,他有他想问题的逻辑,真不是看见漂亮女人就麻爪的小伙子。
费林找人盯着周川和黛安是他的本份,洪涛不想去干涉,心里明明知道也装不知道。其实盯一盯也没什么不好的,黛安还不属于自己可以深度信任的人,因为她和自己的利益诉求并不太一致。
仇恨这个玩意有时候会让人智商急剧下降,有时候又会让人头脑运转速度加快。周川就属于后一种人,他此时已经不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黛安身上了,而是在使劲儿琢磨洪涛,还真琢磨出点门道来。
这一招确实管用,不管皮尔斯对螳螂虾公司的评价如何,现在他对齐睿和欧阳凡凡这两位http://www.hetushu.com公司高层已经有了私人感情上的基本认可,双方也有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可聊了。
“那好吧,我们改天再联系,晚安……”周川点了点头,然后很礼貌的道了别,一个人向大厅外走去。
“我也有好几年没见过齐睿了,这次一回来她已经变成了公司总经理,确实有点让我意外。但我觉得这没什么可奇怪的,难道说只有男人才能做生意?”
就算中国市场重要,暴雪公司也不会拿它的名声来当赌注,这一点洪涛比目前的很多人都了解的透彻。现在螳螂虾公司还很弱小,知名度也不高,光有钱是不足以打动暴雪公司的,况且有钱也不能这么花。
“他们是一家在国际上非常著名的游戏公司的高管,为什么来这里参加酒会我还不清楚。你说齐睿为什么会突然干起了游戏公司,她没和你提起过?”周川此时还没怀疑到黛安身上,但已经开始对齐睿和螳螂虾公司hetushu.com有点想法了。
“哦,我无意冒犯你,只是觉得齐睿和凡凡突然对商业感兴趣有点意外。她们和我妹妹是同学,我多少还听过点她们的事情。如果真打算进入商界,那她们之前开的家盛唐古艺就没什么意义了。”
黛安也没停留,当确定周川的车驶出停车场之后,她一个人悄悄溜出了会场,顺着小路想南边的一片院落走去,一边走还一边用手机发短信。
“我不是这个圈子里的,如果不是齐睿邀请我都不会来,这几个外国人是干嘛的?”黛安听了周川的话,心里稍有点紧张。他猜的已经很接近事实了,自己还没法反驳,只能装作和这件事毫无关系。
但有了这份人情就稍微好办点了,它不能弥补螳螂虾公司在规模和运作能力上的短板,至少可以让皮尔斯副总裁乐意多花一点时间听齐睿的介绍、看螳螂虾公司的现状。如果连说的几乎都没有,忽悠技术再高、内容再诱人也是白费。
和图书里就是当年自己和张媛媛一起宴请学校李主任的那个院子,不知道是不是有了感情,之前凡凡要订房时,自己脱口而出的号码还是它。
但有些话不能从自己嘴里说出来,必须要有下属主动去做。没出事的时候就啥事都没有,出事了还有下属可以给自己挡枪。在这方面费林和自己配合的很好,多年的混子经历已经让他和自己有了一些基本默契。
洪涛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这是一种心理战。暴雪公司对合作伙伴的要求非常高,经济实力、规模、运作能力、发展规划都是它很看重的方面,有任何一点不符合他们的要求,这笔生意都有可能告吹。
费林走了之后,洪涛掏出手机给齐睿回了一条短信,然后连澡都没洗,简单的用化妆棉把脸上的浓妆擦了擦,就从宴会厅后门溜了。
“黛安娜,我怎么觉得咱们都给他当了一次免费的嫁妆呢,这个酒会好像专门是为这几个外国客户准备的,你有这种感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