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32章 这衣服很扯蛋

这套房子位于太平山的南麓,具体地址是浅水湾丽景道,算是个富人住宅区,依山傍海。不过和欧美的高档住宅区相比,独栋别墅要少很多,四五层高的公寓楼数量更多。没办法,地少人多,也就别那么多讲究了。
当着外人洪涛也不好意思和她们争,反正是黛安掏钱,白吃馒头就别嫌黑,做啥样穿啥样吧。一年也穿不了一次,只是为了让她有点控制自己的快感。
不光老威廉要摸,一会去另一家店铺做第二套西服时还得摸一遍。黛安还特意叮嘱齐睿一会儿去车里先给洪涛降降温,因为下一家的裁缝师傅是个中年妇女,估计到时候洪涛的反应会更大。
确实与众不同,不是说人,而是说衣服。经过十天、四次试穿、四次修版,洪涛的两身新西装终于做好了。当他穿着新衣服往裁缝店的穿衣镜前一站,不仅黛安和齐睿觉得很不一般,自己也觉得一分钱一分货这句话真不是白说的。
但这些情绪只能憋着,按照黛安的生活习惯,她这是爱自己的体现。拒绝什么也不能拒绝爱意,这对一个女人来讲是最基本的尊严,再不靠谱也得接受,否则就会让她非常伤心。
http://m•hetushu•com面料、辅料、颜色、质地、版型……有关这套西服的所有细节都没用洪涛操心,黛安和齐睿商量着就给定了,甚至都没征求洪涛的意见。
按照裁缝学徒的说法,男人的两个睾丸永远都是一大一小、一高一低的,这是为了防止走路的时候互相摩擦而长期进化的结果,听上去很有道理的样子。通常大部分男人都是左边的低右边的高,洪涛恰恰相反,但黛安说了,她就喜欢与众不同的。
这个问题黛安也回答不上来,不过没关系,外间屋里也有个三十多岁的裁缝徒弟充当接待员,洪涛可以去问他,反正在纸样裁剪好之前哪儿也去不了,一会还得再按照纸样再量一遍尺寸呢。按照正常规矩,这两遍量体之间一般会隔三四天。
那为啥要丈量蛋蛋呢?无它,就是为了做裤子的时候严丝合缝,既不会太勒得慌,又不能太宽松。可是问题又来了,不就是两个蛋蛋嘛,大概看看差不多不就完了,用得着那么仔细丈量吗?
“真的哎,真是一高一低……”刚才无地自容的也是他,现在当着人把手伸到裤裆里摸的也是他,洪涛这张脸和-图-书皮已经进化到要薄就薄、要厚就厚的程度了。
排头的就是英国王子威廉,后面跟着科林菲尔斯、罗比威廉、大卫尼文,居然还有杰克逊。洪涛真不记得杰克逊穿过英式正装露面,不会是假广告吧!
不过洪涛也没闲着,他看到不远处有个小码头,三四个年轻人正在一艘帆船上忙忙碌碌,像是要出航的样子。于是就凑了过去,凭借着他对帆船的了解和三寸不烂之舌,很快就和对方聊到了一起。然后自告奋勇当起了人家的临时船长,带着两男三女出海遛弯去了。
“黛安,他不会是个……你看他在干吗,我揍他一顿你没意见吧!”光着身子量尺寸洪涛可以理解,力求准确嘛。
这一问,还真问出知识来了,听得洪涛目瞪口呆。原来仔细丈量蛋蛋尺寸是高级手工定制西服的必备程序,否则做出来的裤子会让人很不舒服。
但很快威廉老头的手就开始不老实起来,居然把自己的内裤也给拽了下去,伸手就去抓自己的蛋蛋。洪涛真不能忍了,一手提起内裤,一手就准备出招。老玻璃,敢占小爷的便宜!
在海上逛了两个多小时,洪涛掐着午饭的点儿回来和_图_书了,结果吃饭的时候一说自己去码头玩帆船去了,黛安又发飙了,饭都不让吃饱就催着赶紧去量衣服。
这时黛安拉着洪涛走到了外间屋,坐在大沙发上一边聊天一边喝咖啡,一边给洪涛讲了讲老威廉干嘛要摸他的蛋蛋。原来不是老威廉的性别取向有问题,而是洪涛孤陋寡闻、大惊小怪了。
“你就不怕人家报警抓你!那是私人码头,这里住着好多名人,脾气一个比一个怪,你又不会说粤语,真是愁死人了。赶紧换衣服,我和裁缝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最好别迟到。他可是给港督做过衣服的,脾气很大,要不是我父亲和他有交情,你再多给两倍钱人家也不会给你加班赶制的。”
“你还是给我弄一身人皮的衣服吧,我去海滩上逛逛,免得忍不住想揍你!”可是不让她难受自己就得难受,洪涛决定去沙滩上散散心,看看别人的大白腿,舒缓舒缓心情。
这只是个小插曲,整个量体过程持续了近一个小时,老威廉就像要做模型一般,把洪涛身上每个位置都丈量了两遍,然后才和徒弟一起去工作台上开始用牛皮纸打样。
“别乱动……把手放下,否则我们就开除你这助和*图*书理,不带你去美国!威廉叔叔,不用在意他。”幸亏黛安练过,伸手就缠住了洪涛的右胳膊,然后连掐带拽的强迫洪涛松开拽着内裤的手,嘴上一边威胁洪涛一边安慰老威廉。
出门过一条公路再走几百米就是浅水湾的海滩,可惜洪涛命不好,三月份的香港气温不够高,今天正好还没太阳。海滩上人不多,不管是游客还是本地人,穿长裤的居多,想看大白腿还得再过一个多月。
那个裁缝学徒也是个二皮脸,愣是给两位女士仔细讲了讲男人蛋蛋的学问,听得洪涛直呲牙。倒不是难听,而是黛安的手还没拿出来呢,一边听她还一边捏。
既然黛安这么说,那老威廉就肯定不是占自己便宜,不过他拿着自己蛋蛋前前后后这一顿量,自己居然有反应了,看得旁边那个拿这本子记录尺寸的徒弟直偷偷乐。用一首歌来形容洪涛此时的心情,那就是无地自容。
黛安的房子离机场很远,这里并不是她租的,而是买的。在商场上拼搏了这么多年,她也就混了这么一套二百多平米的海景公寓,还有车库里那辆美洲虎汽车。
这里的裁缝是个五十多岁的英国小老头,黛安叫他威廉叔叔。威廉叔叔很和_图_书严肃,笑和不笑的区别就是脸上那些褶子的宽度有点变化,一双黄眼珠子总是直勾勾的盯着你看。但很少看脸,注意力都在胳膊、肩膀、腰和裤腿上,有点职业病了。
“是吗?我怎么没注意过……别动,让我摸摸!好像是左边高右边低,所有人都一样吗?”什么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黛安很生动的诠释了这句话。她居然也把手伸进了洪涛的裤裆,光摸还不成,还得向旁边的裁缝学徒询问答案。
第一家店铺叫Gieves&Hawkes,藏在一座大厦的十层,门脸不太起眼,可是进门之后吓了洪涛一跳,里面可真不小,足足半层楼都让它家给包了,墙上还挂着一溜儿大照片。
为啥会不舒服呢?因为人的两个蛋蛋都不一样大,而且总是一高一低,相差一厘米多。要想让裤裆不松不紧,必须确定蛋蛋到底那边大那边小、那边高那边低。
“我操……这也太考验定力了,怎么让个老头摸我也有反应,完了完了,脸都丢到外国去了!你是故意的吧,还有你,齐睿!”
但有一个细节必须自己配合,那就是量尺寸。威廉叔叔很认真,当着黛安和齐睿的面就让洪涛脱了一个精光,就给剩了一条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