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33章 两把钢刀!

“洪师傅您脸色不是很好看,要不要先让医生来给您看看?”刚一见面,冯女士就满脸担忧的关心起了洪涛的身体,看来这一路是白睡了,刀伤还是没好。
“头等舱你还嫌人多?你可真是长了一身资产阶级的骨头!得,等以后我有钱了就给你买架私人飞机,你再去考个商业飞行员执照,去哪儿都自己飞,整个飞机就你一个人。”
洪涛不想再在车上耗好几个小时了,这次的飞行不仅让他改掉了不睡觉的毛病,好像还感觉到了时差,浑身都没力气,只想赶紧再睡一觉。
“没事没事,短时间的飞行没关系,不知道我们要去哪儿?”既然要坐飞机那肯定不近,开车走必然没有坐飞机快。
“呃……没关系,我只是有点晕机。”冯女士这么一问,黛安和齐睿就偷偷乐,洪涛还得若无其事的解释。
黛安哪儿都不错,只有一个方面让洪涛很头疼,她太喜欢奢华了,吃穿住行用都有一大堆臭讲究,花起钱来真是如流水一般。江竹意、张媛媛、孙丽丽、齐睿,在http://m.hetushu.com算上欧阳凡凡,全加一起也没她能花,纯粹的败家娘们,老爷们稍微不给力都养不起她。
“真不是我歧视荷兰人民,是真没货了!”别说她长得很一般,就算黛安她孪生姐妹来了,洪涛也得退避三舍。
飞机肯定是没法停,卫生间也得去,不光要和黛安去,还得兼顾着齐睿。一碗水要端平嘛,不能厚此薄彼,洪涛做人就这么讲究。
“哎呀,都怪我疏忽了,忘了晕机的事儿。去我那里还要坐半个多小时飞机,要不我们坐车过去。稍等一下,我给司机打电话,让他过来接咱们。”一听说洪涛晕机,冯女士显得特别内疚,连连道歉。
这套衣服就像是身体的第二层皮肤,但更挺拔、更有型。尤其是裤裆,没白被让人家摸蛋蛋,不管是蹲着还是坐着,都没有紧迫感了,也没有难看的大裤裆,有钱人是真会享受。
谁说毛病不能改,那是没人逼着。这不,洪涛就把在飞机火车上睡不着觉的毛病给改了,回和图书到座位上那小呼噜打的,被黛安连推带踹愣是没醒。等他呼噜停了,整个头等舱里的人也别睡了,机舱的广播里已经开始要求乘客系上安全带,飞机要降落了。
“小睿睿,姐姐是不会忘了你的,晚上我们两个就一起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得!”光用恶心、变态已经不足以形容此时的黛安了,还得加上一个邪恶。
“恶心、变态!”齐睿没听出来洪涛是在敷衍黛安,对这两个人当着自己秀恩爱很不满,但这两位她谁也惹不起,只能在后座上小声嘀咕。
本来按照齐睿的意思还想去她亲小姨家的金铺给洪涛弄两块好表,结果让洪涛严词拒绝了。这次两个女人没有坚持,因为洪涛说他带的表是父母送的,给多好的表都不换。
“她是想和你去卫生间里恩爱!我也不是故意说的,那天就是不小心说漏了嘴,然后她就一直耿耿于怀。”看到洪涛这么不识趣,前排的齐睿回头插了一句话,很快又把头缩了回去,因为洪涛已经把手里的头枕扔了过来。
“司机!靠边和*图*书停车,我要下车!”随着头枕脱手而出,洪涛直接站了起来,冲着机头方向大喊一声,吓得头等舱的空姐一溜小跑冲了过来,以为这位乘客犯病了呢。
“睿睿,帮我记着,免得他以后不认账!不过我到不是嫌头等舱人多,而是怕头等舱的卫生间人多。”一般来说女人都比较不愿意去学各种操作机械的技能,比如驾照和飞行执照,但黛安例外,她酷爱开跑车、摩托车,对于学习飞行执照也没什么惧意。
因为不管是西雅图、旧金山、洛杉矶还是圣地亚哥,都是美国军事制造业很发达的地方。她家既然在军工产业上有很多投资,肯定就离不开这些地方。
但讲究就得有代价,等他扶着墙从卫生间里出来时,那位头等舱的空姐眼里直冒绿光,只冲自己使眼色,那意思好像是说她也想去卫生间里试试。
要说香港是黛安的地盘,那美国就是齐睿的地盘,因为她小姨、外婆都定居在这里,前来接机的就是冯女士。别看她家的基业都在东海岸,但是在西海岸也有分支和*图*书机构和不少地产。
“省什么钱?荷兰航空比美国航空公司票价贵多了,所以乘客就少,这可是我特意挑的。”黛安向前后左右看了看,很满意,头等舱里除了自己这三个人之外,只有一位带着孩子的中年白人妇女,确实人很少。
古人这时候又云了,色是刮骨钢刀。洪涛觉得自己刚让两把特别锋利的钢刀砍过,已经是重伤员了,还能不能顺利活到降落都是问题,也就顾不上什么博爱了。
“我希望你能天天这样穿,看得我都想立刻把你吃掉了!”刚离开裁缝店,黛安的骚劲儿就又上来了,当着齐睿就开始和洪涛调情,满眼都是春水。
他在火车和飞机上基本睡不着觉,到了地方还是大白天,更不容易入睡,这不是受罪嘛。至于说倒时差的问题别人可能有,他没有。不管是从美洲到欧洲,还是从欧洲回亚洲,他是一概没时差,该吃吃该睡睡,什么反应都没有。
“我说你们俩也是,舍得花钱买这么贵的衣服,怎么就不舍得买个白天的航班呢?”洪涛被她们俩压榨了好几次和_图_书,现在还没缓过来,不太愿意坐红眼航班跨洋飞行。
“卫生间,你闹肚子了?”洪涛更迷糊了,这两天没吃什么不消化的东西,也没见她说难受啊。
黛安确实说到做到,当晚就带着齐睿在她家把洪涛给镇压了,然后让他睡了几个小时,夜色降临之后一起踏上了前往美国的航班。这次洪涛更惨,托运的箱子又多了一个,里面是他新置办的两套西装,加上皮鞋、衬衫、领带一大堆零碎。
“我想到一个好地方,等咱们到了暴雪总部,我就穿着这两辆桑塔纳和你在他们的电梯里来一次怎么样?”洪涛的兴奋劲儿只持续了几分钟,当他一想到这两身衣服的价格时又开始胸闷了。自然也就没什么欲望,一竿子就把和黛安的亲热时间支到美国,还是高难度很不容易完成的。
老威廉也对他的作品很满意,特意送给洪涛两件衬衫和两条领带。洪涛一看,得,一事不劳二主了,总不能白要人家东西啊,再挑两双店里代卖的鞋吧。结果二千英镑又没了,合算衬衫和领带不白送,真是买的没有卖的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