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73章 出路

讯通公司正好是个例外,它确实离不开行政干预,但最大的干预面被洪涛拿下了,轻易还无法协调。而螳螂虾公司又是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外合资企业,能被行政干预的范围就更小了。
“嗯……没问题,不过现在不成,我正和凡凡一起吃饭呢。要不这样吧,你晚上来我家谈,九点。”黛安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背景声有点噪杂。黛安的态度倒是很平和,还破例邀请周川去她的住处。
周川的脾气比普通人更差,他以前哪儿受过这种折磨,一咬牙一跺脚……为了钱还是先别撕破脸吧,这样说不定能私下解决,还能少损失一些。毕竟这些钱里还有银行的,真赔太多也是很麻烦的。
“你是来聊股份的事儿吧?白天在公司我也不好多说什么,这件事儿基本与我无关。不管你信不信,当我知道时木已成舟,即便我投了反对票,还是拿不到绝对控制票数,顶多是让股东会无限期拖延下去。”
完胜,在纯粹的资本面前就算是周川也得低头,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其实这并不是黛安和洪涛有多厉害,而是他太废物了。
半个肩膀随意的裸露在领口,胸口被撑http://www.hetushu.com得很饱满,里面好像还没有其它衣物,两个小凸起很吸引眼球。下摆正好到大腿根,那两条健美的腿全部裸露在外,随着走动甚至可以从后面看到两个若隐若现的弧形。
“……我同意,放弃认购股份。”泥人也有火气,更何况肉的乎?
“周总稍安勿躁,讯通公司的前景是有目共睹的,我不管周总是因为什么入股,但是在这种时候退股恐怕不太合适吧。”
这样一来自己非要强行退出的话那就不是割肉了,他们肯定不会答应自己把股份转给外人,那样的话就得内部转手。
“当着明人不说暗话,这次我棋输一着,洪总,好手段,佩服!我真没想到游戏还能这么玩,算我有眼无珠。不过凡事都要留一步,我认输割肉退场,能不能放兄弟一马?日后大家还好见面。”
“戴安娜,有时间吗,我想找你谈谈。”最终周川还是拨通了黛安的手机,到现在为止他也不全认为黛安会和洪涛卷到一起去,真正的罪魁祸首应该是齐睿。
试问有几个企业能完全脱离行政干预的,能脱离的他也不去惹,所以才造就了胜多负少http://m•hetushu•com的成绩,从而也养成了他自视甚高的毛病,真以为是自己有本事呢。
可问题是洪涛这边赔得起、周川和马董真赔不起。这就是赤裸裸的硬怼,一点手段都不讲、一点策略都不玩,一人一把刀子互相插,输了的就是死,赢了也得一身伤,要想全身而退,除了认输之外没有第三条不流血的路可走。
虽然号称内地资本运作高手,死在他手下的公司也不是一个两个,但真要论起手腕来,他百分之八十的本事全靠盘外招,尤其是官场干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只要自己付出足够的诚意,她还是有弃暗投明的可能性。只要能突破黛安,周川觉得自己肯定能翻盘。洪涛和齐睿身上百分百有漏洞,一旦被自己抓到指不定是谁求着谁呢。
“这个结果你和马董就能办到,没必要再把我陷进去,这样做对我也没有任何好处。”黛安一点都没感觉穿成这样有什么不好,在家里有必要再弄那么拘束吗?
周川太阳穴上青筋都快爆了,这两天让他出乎意料的事情真是太多了。先是轻敌被洪涛算计掉进了这个很可能专门为他挖的大坑里;然后又是齐www.hetushu.com睿的公司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带着大笔资金杀回来搅局;现在黛安居然要把自己拖死在这里。
这套房子还是自己给她提供的,结果愣是没落好。但是按响门铃之后,周川嘴里的苦涩就都消失了,换来的是唾液分泌旺盛,时不时就得咽一口。
说的容易,这几位谁会平价接手自己的股份?肯定没有。出价太低自己肯定也不会答应。所以这件事就拖着吧,结局就是看谁拖得过谁。最终自己就得按照他们开出的价格出手股票,会陪得稀里哗啦,能拿回一半都算运气。
更主要的是洪涛没给周川留下想办法、找门路的时间,一旦失去了这些盘外招,周川的真本事可能还没小舅舅强,再加上第一步就走错了,那就是一步错、步步错,想下车时已经过站。
很显然,齐睿和洪涛是最先接触的,黛安也是她介绍给洪涛认识的,说不定黛安只是为了某种利益与洪涛搅合在一起。
自己是有个姐夫,可是没用啊,折腾公司就是折腾自己的钱呢,谁和钱有仇?再说了,自己姐夫会为了自己赤膊上阵来掺和这种烂事儿吗?悬啊。
至于说出卖周公子以后会不会遭到报复,hetushu.com马董也经顾不上了,现在他已经不恨洪涛了,怎么看怎么觉得是周川害了自己。当初如果不是他一直给自己出坏主意,自己也不至于混到这个地步。没错,洪涛还是朋友,周川又变成敌人了!
黛安的打扮很居家,就是一条棉质宽松连衣裙,看上去更像一件过长的圆领衫。也很诱人,因为这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却体现出一种懒散的诱惑。
“好,我一定准时到……”要不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呢,即便周川现在还不能确定黛安是敌是友,但是被她一主动邀请,心里不免又有点想入非非了。
“请进……稍等一下,我刚洗了水果,咱们边吃边聊。”准点到了黛安的住所,周川吧嗒吧嗒嘴,有点苦涩啊。
周川原本还抱着一线希望打算全身而退,现在看来是肯定不成了。在资本市场里混,就得拿得起来放得下,谁也不敢说自己是常胜将军,总会碰到高手。而这次是自己手伸的太长了,受点损失活该。
“当然了,如果有股东私下愿意购买股份我也不反对,到时候开股东会再表决。问题要一件一件处理,您是否同意齐总和洪总的增资请求呢?”
“我也同意,也放hetushu.com弃认购股份。”一看周川都认怂了,马董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了。
董事长固然好听、大股东固然有利、控股权自然诱人,但是和实打实的利益比起来,三者都可以忽略。好死不如赖活着,先弄个好态度,然后找黛总和洪涛私下沟通沟通,把责任都推给周川,说不定还能勉强活着。
现在她已经改变了一些老习惯,比如说回家就把高跟鞋踢掉,连拖鞋都不穿直接光着脚走路,感觉确实挺舒服的。对于周川的来意她更是了如指掌,不等周川开口就先替他把话说了出来,顺便澄清一下自己的立场。
放下电话还特意去镜子面前仔细照了照,不成,脸色不太好,这些日子不光累,还全是烦心事。怎么办呢?好办,现在还有时间,出去泡个澡再蒸一蒸,顺便理理发,然后买瓶红酒登门就比较完美了。
现在又有一个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这一站没下去,下一站到底下不下呢?是下车认怂往回走呢,还是跟着车一起去总站再坐回来合适呢?
黛安更绝,一口回绝了周川的退场要求,还是那一套略显死板的规则,就好像她和这件事无关,完全是站在公司利益上考虑,两边谁也不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