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674章 反击的机会!

黛安懒洋洋的用手托着腮帮子,歪着头把一块哈密瓜送进了嘴里。从周川的角度正好可以从她大半个肩膀宽的领口看进去,一片白花花。
“利用照片让他们自顾不暇就是一次尝试,但我不会出面做这些事,也不会承认照片是我给你的。假如你没玩好,他们要针对你,我恐怕也只能站在他们一边。但如果你没被抓到小辫子,我就可以保持中立,那样他们也没能力通过任何决议,这是一种相对平衡的局面。”
“这里面的内情我倒是知道一些,不过任何付出都是有代价的。齐睿的事情先放一放,我想知道你打算用什么样的筹码来换取这些情报。”黛安现在完全是一副奸商嘴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有趁火打劫的意图。
“我想要马董的一部分股份,最少也得让出一半,价格要按照注资前的价格算。有他这位董事长在,以后公司还会出现类似的问题,我必须要确保我的利益。只有我来掌控全局才不会重蹈覆辙。”
黛安这么一解释,周川心里的郁闷又消失了不少,不管黛安说的是真是假,至少听上去很合理,也符合一个职业经理人的做派。她确实不应该草率站队,那m.hetushu.com样很容易吃亏。
周川相信,只要自己把这些东西放到齐睿面前,她很难不就范。一个上市公司的女总裁要是爆出了这种绯闻,对公司的影响可想而知。
“齐睿和洪涛关系很深,这个小妮子被他迷住了。不过洪涛是有未婚妻在美国的,齐家目前还不太清楚这件事儿。如果你稍微了解我舅舅和舅妈的脾气,就应该明白这个消息值多少。”
“我手里有他们俩在一起的照片,不是普普通通在一起,而是最不普通的那种。算了,咱俩也别打马虎眼了,现在底牌都是明的。”
尽管有点晃眼,但周川也仅仅是咽了一口唾沫。这种可能他早就猜测过,就算是真的也没用,自己不可能用风言风语去对付齐家,那样只会自取其辱,说不定还会给家里带来麻烦。
“那我以后的处境呢?”周川终于明白黛安让自己登门、态度还这么好的原因了。
“你又犯轻视人的毛病了,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个长舌妇?那样的话我们就没什么可聊的了。”黛安听了周川的回答,小脸一耷拉,立马就要翻车。
通过这两次注资,齐睿和洪涛的股份加起来已经超过m•hetushu.com了黛安,不管是拉着黛安打马董、还是拉着马董打黛安,全都可以达到半数以上。
“口说无凭,我也不是长舌妇。齐家是官场里的人,别看级别不高但是根基很深。这种话你说说可以,我说了就是大麻烦。”
“哈哈哈哈……怪不得铭鸿他们俩这么忌惮你,确实是会抓机会。成吧,现在我是丧家犬一只,你觉得还有什么筹码尽管提,只要条件不太苛刻都可以谈。”
至于说为什么不帮着自己,这就更好解释了,她没有义务帮自己。做生意首先是自保,然后是盈利,人情什么的估计连前五都排不上。如果她很冒然的站到了自己这边,还得不到明显的利益,那才会被怀疑动机有问题呢。
现在黛安提出的要求很合理,她要想在讯通公司长治久安,就必须挪开马董这块绊脚石,否则保不齐哪天她就会成为下一个牺牲者。
按照自己所了解的讯通公司股权分配,黛安在讯通公司的股份只有百分之二十九,算是第二大股东。如果她与第三大股东齐睿联手就有百分之四十九的投票权,再加上洪涛的百分之四就能获得相对控制权,完全可以应付公司的一般事务。
hetushu•com所以她和洪涛的联盟基本就算结束了,说不定自己还能和黛安、齐睿一起先把那个讨厌的家伙清理出去,然后讯通公司里依旧还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确实,这件事儿怪我太轻敌了!可我到现在也没完全搞懂,齐睿怎么会和洪涛联系的那么紧密,难道说齐家看上了这个小子?”
“和我想的一样,你是个聪明人。照片一直都在你的手边,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是在他们偷情的酒店里拍摄的,来源恕我不能告知。”黛安对周川的干脆表示赞赏,顺手指了指果盘,原来她刚才端水果过来时,就把照片压在了下面。
“不不不,戴安娜,你误会了,我不是说你是长舌妇,而是仅凭几句风言风语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如果你能提供他们俩的有效证据,那就另当别论了。”
可黛安越是这样冷酷无情、利字当头,周川就觉得越踏实,这才符合他脑子里的商场规矩,不像洪涛那样一上来就是野路子,动不动就要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太不懂规矩了。
但是想达到绝对控制权基本不可能,因为马董一个人手里就攥着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其他人都联合起来也没有任何办法,除www.hetushu.com非通过融资来稀释马董的股份,这也正是当初自己想做的。
而且她的父母会怎么想?社会压力该怎么承受?这完全不是像齐睿那种年龄、那种背景的女孩子能面对的。
周川对黛安真是有点头疼,这位姑奶奶如果真能娶回去,既是个大助力也是个大麻烦,光是这种点火就着的脾气也没法和自己家人相处。当然了,现在考虑这个问题还太早,还是先说眼前的事儿吧。
“你暂时没有翻身的可能,他们的注意力基本都在你身上,就是想逼着你割肉离场,还得是狠狠的割一刀。我没有那么多资金去收购所有的股份,与其留着一个什么用也没有的马董,不如和你联手。你在明、我在暗,说不定还有机会翻身。”
“可惜了齐家的闺女,这可是你有眼无珠,先和别人害我,别怪我心狠!”周川拿起照片的同时眼睛就亮了,照片上的内容极其不堪,而且还照得很清楚。
“目前我能做到的也仅仅是这些,毕竟齐睿公司融资的渠道太大,硬顶下去最终先死的肯定是我们俩。”黛安给周川的承诺并不太美妙,前途未卜,只是可以拖一下时间。而且她总是处于不败之地,前面去探雷的危险活都扔hetushu.com给了周川。
现在机会来了,马董的股份肯定保不住,卖出去还能保本,如果硬抗着不撒手,早晚会被齐睿和洪涛联手搞掉。
在这种局面下,黛安必须要自保,那就只能舍掉马董,谁让他没本事还想玩这种高级游戏呢。
可惜不光没达到目的,还被洪涛和齐睿给利用了,反过来套牢了自己、稀释了马董,同时也等于是稀释了黛安的。这么说起来的话,除了齐睿何洪涛,在这件事儿里其他人都是受害者,尤其是董事长和总经理。
一秒钟前还冷若冰霜准备往外赶人的黛安突然又变了一副面孔,笑还是笑,但眼睛里那股子要吃人一般的贪婪,看得周川心里都有点哆嗦,真是个狠人!
黛安的话说完了,他的决定也做出来了,同意!因为黛安所说的办法确实可行,也是唯一对自己有利的选择。
自己缺的就是时间,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周旋,资金问题可能解决不了太多,但能在其它方面制约洪涛和齐睿。别忘了,这是在中国,在这片土地上最终做主的不是资本,而是权利。
“这很公平,马董那边我去交涉,但我要先看到照片之后才能做最终决定。”周川听的很认真,一边听一边用两根大拇指互相转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