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18章 悲惨世界

“对了,我听你说咱家老丈人在外面女人也不少,有没有给你添几个弟弟妹妹、哥哥姐姐什么的?你见过他们吗?相处的怎么样?”
“你姥姥姥爷对你真好……经常陪孩子的父亲才是好父亲……怪不得现在你和你舅舅就像哥俩……”这次洪涛又出现了判断失误,黛安不光没烦还越听越有滋味了。她对洪涛小时候的故事很着迷,一边听一边点评,满满都是羡慕嫉妒。
“不是我乱猜的,十二年级毕业的时候我外婆过生日,她们都没通知我,但舅妈带着我一起回去了,这是我在外婆家里无意中听佣人说的。”
不过她倒是没失去理智,怕这些话被工作室的人听见,干脆改成了英文。这下反倒更容易让洪涛听明白了,那个她显然就是黛安的母亲。按照这个逻辑推下去,黛安有可能是她母亲的私生女。
但凡是这种问题通常都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全是历史遗留问题,对一个外人来讲很难把握火候,说深了不是说浅了不是。
眼见这场忆苦思甜的故事会是躲不过去了,洪涛干脆把鼠标一放,不玩了,反守为攻吧。不让她把肚子里的苦倒出来,搞不好和-图-书明天自己还得接着讲续集。
这下洪涛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只要黛安不睡他就得和收音机一样不停的说。这时他又盼着齐睿和欧阳凡凡赶紧来,身体累点还能修养,可是总听着黛安的哀怨,连自己的情绪都低落了很多。
“……你又在说反话,不能让孩子知道这些事儿。我想让她高高兴兴的长大,给她所有的爱,再也不能让走我的老路了。”洪涛入戏了,黛安却从牛角尖了钻了出来,恢复了理智。
“成,倒时候你来选,你想整治谁咱就整治谁,想整治到什么程度就什么程度。”给张家挖坑?洪涛还真没想过。这件事儿难度太大,也犯不着,这么说只是想让黛安心里好受点,顺便也看看她的恨有多深。现在看明白了,恨和爱差不多,还没到不可救药的程度。
“……你还有我呢,她们都不喜欢你没关系,反正你也不和她们过一辈子。如果你想报复她们就再等几年,等我们强大起来之后我帮你一起去向她们讨债。”
“没关系,咱们还有孩子呢。我们俩要是完不成就让孩子接着干,孩子还有孩子,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以后这和图书就是咱家的家训了。”洪涛现在好像比黛安还恨,说起话来都咬牙切齿的。
“倒时候把她们挤兑破产,然后你亲自把她们从房子里赶出去,一件衣服都不让带走,解气吧?”洪涛脑袋都快大了,他最害怕这种亲人之间的积怨。
“后来我去问舅妈,她骂了我一顿,还让我以后不许打听这些事,别给自己找麻烦。当时我才明白,原来她们都知道,只是瞒着我。”洪涛的劝慰没起任何作用,因为黛安根本不是瞎猜,她还有隐情没说出来。
一想起自己家人被他一个一个都埋进去的惨状,黛安心中的仇恨瞬间就淡了。处于爱恨之间,即便她这样理智、坚强、见过世面的人,也不由自主的左右为难起来。
现在在想转变话题已经来不及了,黛安进入了状态,眼圈里又出现了水波纹,开始往外倒苦水。
洪涛都有心和她们俩说补啥都是白搭,少折腾自己一次比什么都强。现在气血补没补上不清楚,反正自己的腰围见粗,怎么练也下不去,多一半裤子都扣不上扣了。
好好的干嘛提这个事,现在他终于知道黛安为什么不愿意详谈她家里的事儿了。太乱,不和图书光当爹的是个花花公子,她那位母亲好像也不是啥省油的灯。
不管黛安说的是真是假,洪涛都不能帮她分析可能性,现在得先安慰,让她从牛角尖里退出来。这种事一旦心里有了芥蒂,只会越长越大。
两害相较取其轻吧,招了!不过洪涛又耍了一个心眼,他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讲起,那样可以讲很久很久,十次都说不完。黛安也没那么多时间听自己白话,从而也就等于啥都没讲。再坏的人,幼儿园还能坏到哪儿去呢。
“现在不说也成,今天晚上又到受孕的日子了,你就当着她们俩说吧,看我们怎么治你!”黛安还嫌洪涛不够烦,又一件令洪涛忍不住要抱头鼠窜的事儿来了。
“看来我的老丈人和丈母娘都是性情中人啊……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方式,当儿女的还是少评价为妙。”洪涛吧嗒了吧嗒嘴,觉得自己又捅到马蜂窝了。
“可就是因为她的错误,我才会被家里排挤!不管我怎么努力、讨好她们,她们都会把我当外人。我……我有可能不是我父亲的孩子,家里人都知道,但是都不提这件事儿。”
“不哭不哭,别瞎猜,虽然他们对你不太好,但http://www.hetushu.com不一定是因为血统问题,我觉得是重男轻女的思想。你看我小姨,从小学习比我小舅好多了,也不招灾惹祸。但我姥姥姥爷就是不待见她,家里的活都让她干,我小舅的袜子都是她洗的。”
可是话赶到这里了自己又不能不搭茬,黛安既然和自己说起了这个秘密,那她就是把自己当成了唯一的依靠,要是不想再捅她一刀,自己就只能帮她扛起来。
“可是她年纪大了,还是算了吧……能不能只对付他们两个,给他们点教训就成,我也不想和他们争夺家产。”爱和恨这两种东西就像是兴奋剂,剂量合适会让人神清气爽、斗志高昂,可剂量一旦太大了就能让人的大脑丢转。
一周一次啊,都坚持快一个月了,这三个女人愣是没动静。她们没动静洪涛就得接着喝那些滋补药汤子。现在已经变成两份了,齐睿不知道又从哪位老军医手里淘换回来一剂,据说是专门补气的。光补肾还不成,还得补气血。
“德性……你现在要是不想说,等金月回来我就去问她,你们俩不是青梅竹马吗,她肯定知道你小时候的事儿!”看到洪涛的嘴这么紧,黛安又祭出了必杀技,金月和图书!她算是找到洪涛的软肋,这个人浑身都是厚皮,唯独对他自己的女人异常敏感,尤其是金月。
“……其实托马斯没那么坏,小时候他也经常带我出去玩,后来还偷偷给我零花钱……我舅妈说我妈妈也和我外婆帮我争取过……最坏的就是我外婆和我两个哥哥!”
“那就从我上幼儿园开始讲吧……”当着齐睿说这些没关系,但要是让欧阳凡凡听到自己的光辉历史,她以后就更有话说了。
“可是我们有那么大力量吗?”让洪涛搂着又是爱抚又是宽慰,黛安的苦水随着眼泪流出来不少,脑子好像逐渐开始恢复理智了。
一听洪涛说要给自己家里挖坑,还埋那么深,几辈子都爬不出来,黛安又有点心虚了。洪涛给人挖坑的本事她不光见过还帮着递过工具,既然他说能成那就真的有可能会成功。
“我说你现在怎么变得越来越婆婆妈妈了,当年那个用眼角夹我、半个月不给一个笑脸的戴安娜小姐哪儿去啦?”果然,一提金月洪涛就咧嘴,开始把话题往别处引。
“……他们俩都是混蛋,不光是托马斯在外面有女人……”黛安这次没有闪避,咬了咬嘴唇,声音随小但连脏话都骂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