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28章 都不怂

“不是我说大话,我的办法恐怕别人学不来,你说呢托马斯?”洪涛也看出来了,这三个人之间关系很好,不在意开玩笑,甚至把隐私拿出来鞭挞也没关系。那就别客气了,否则自己会处处受制,对付这样的人就得比他们还不在乎。
当然了,洪涛也没敢瞎忽悠,说的都是从小听姥姥、老喇嘛和老和尚讲的奇闻轶事。那些东西经过很多代人口口相传,逻辑漏洞基本都已经堵上了,全是车轱辘话两头堵,挑不出啥毛病。
“开公司不用非去瑞士,我的合伙人就在英国,如果洪师傅不嫌弃可以在英国注册更简单。资金投入方面我也能帮忙,戒烟是大趋势,代烟产品在国际上必然会有市场!”
之后两天洪涛也没和小舅舅他们出去乱逛,每天除去海滩上跑跑步之外,就坐在黛安的屋里用她的笔记本电脑和螳螂虾公司的几个高层联系。
大卫杨不愧是个成功的生意人,立刻就意识到这和_图_书个买卖有前途,开始仔细询问洪涛的蒸汽烟到底是什么功能。洪涛干脆拿出来给他抽了几口,效果还不错,都愿意投资了。
回去的路上,洪涛才知道这个黑衣女人是谁。她姓杨,单字一个薇,是现任香港制衣业总商会会长杨振勋的侄女,同时也是旭日集团的大公主。
“结婚要是过成这样,不如死了算了。”看着托马斯像背着三座大山般沉重、拖沓的脚步,洪涛明白,他不是不困不累,是不愿意面对张女士,所以才在外面折腾累了才回来。
回到张家之后,大家都已经睡了,托马斯还挺能熬,他也有点白天无精打采、天一黑就两眼冒光的做派,还拉着洪涛又在花架下抽了一根烟,旁敲侧击的打听了打听洪涛的家庭情况,这才意犹未尽的上了楼。
光云山雾罩也不成,总要说点实打实的。随着大家熟悉程度的加深,话题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蒸汽烟上。托马http://www.hetushu.com斯好像和大卫杨特别熟,是他先挑起这个话题的。
旭日集团这个名字洪涛没听说过,但是真维斯这个牌子很熟悉。没错,真维斯就是旭日集团的子公司,而这座北京道一号大厦也是旭日集团的产业。
目前魔兽世界刚开始收费运营,之前的数据再好看也都是虚的,能不能收回成本、能不能赢利、能赢利多少,还得看真正收费之后的数据。
“工厂还是得建在国内,但公司必须在国外,瑞士、德国最好。因为他们的工业产品口碑好,到时候我就能卖出高价了。”
“甭解释……解释就是掩饰!”尽管托马斯解释得很合理,但到了洪涛这里依旧不太信。好啊,连朋友的女儿都不放过,不愧是俺洪扒皮的老丈人,很值得小辈学习!
“他是位内地高僧的亲传关门弟子,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不是我这种被上帝抛弃的人能对抗的,你们问他吧。”
m.hetushu.com然托马斯都不介意让大卫杨知道,洪涛索性也大方点,再多透露点干货出来。反正这玩意也不是啥太需要保密的东西,一上市大家都能看出构造原理,重点还是在烟油上。
在张家住了一宿,第二天她们全家就都忙活开了,收拾行李准备回澳洲。洪涛不想和黛安搞依依惜别那一套,趁着黛安陪她母亲去买礼品的空当,直接让托马斯把自己送回了黛安的公寓。不凑巧,小舅舅和费林他们都不在家。
托马斯是怎么和这位大公主认识还相熟了呢?他倒是没隐瞒,当初真维斯是个澳洲品牌,就是他把这个牌子介绍给了杨家,并帮着完成了收购。
他真正熟悉的是杨薇的父亲,也就是旭日集团的董事长、杨振勋的哥哥杨振钊。只不过他这个人也是没大没小比较随和的脾气,所以看上去好像和杨薇有啥不正当男女关系一样。
“黛安看人的眼光不错,假如可以的话我也想入点股份,不如选一http://www•hetushu.com天我们好好聊聊。”黑衣服的女人也不怂,根本不像洪涛想象的那样是托马斯或者大卫杨外面搞的女人,人家一张嘴也是分分钟投资的主儿,还冲洪涛飞出来两个媚眼。
要不说人越老越坏呢,洪涛给托马斯挖坑,他也反过来给洪涛挖坑,这一锹下去直接就是个无底洞,然后他端着酒杯跑到角落里玩点唱机去了,把洪涛扔给了其他两个人。
“我送他的雪茄你抽了?他对你很不错,你是怎么获得他的认可的?能不能和我讲讲,我也有个女儿,比黛安娜小几岁,也到了该把男朋友带回家的时候,我也得好好学学怎么和他相处。”原来那三根雪茄是大卫杨送给托马斯的,一听到托马斯把雪茄给洪涛了,大卫杨也来了兴致。
不在家也没关系,咱自己一个人玩去,南边不就是石澳郊野公园嘛,逛逛,顺便爬爬龙脊,也图个吉利,预示着来年步步高升。站在龙背上,比龙还牛逼!
目前看起来运营和图书数据还算基本满意,在线人数最高的一天是八号,同时有六十多万收费用户在服务器里。这让洪涛很纳闷,大年三十的晚上不都在吃年夜饭嘛,咋全改玩游戏了呢!
要说全国啥地方人最迷信,香港人说第二绝没人敢说第一,受教育程度越高、越有钱的人就越喜欢这套东西。
这一晚上洪涛仿佛又回到了图的村子里,自己还是神鼠的化身,而这一男一女就是当地的印第安原住民。你就忽悠吧,实际的啥也没有,全是虚无缥缈没影儿的东西,但只要你能把话说圆了他们就信。
然后洪涛就没地方躲了,一男一女两个人就和蝈蝈一样,有数不清的问题。如果不是洪涛坚决反对,那个女的都能撩起裙子让大师给看看内裤穿的颜色吉利不吉利。
“这事儿先不急,还是等托马斯把公司弄好,筹建工厂的时候再考虑吧。”两个媚眼?你就算脱光了给我跳舞,我也得看看舞姿再说同意不同意的事儿,洪涛现在是家有小女不愁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