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84章 卫处长

刘老板问卫建华说自己家里树苗数量不够,不是真不够,是在请示卫建华能不能去外地采购那种苗圃刷下来的残次品当正品卖给绿化处,卫建华的回答肯定了他的想法。
全市的绿化工作可不是他一家苗圃能吞得下的,还有其它很多供货商呢,谁家多吃一口就能变成胖子,让谁多吃、让谁少吃,决定权都在卫建华手里攥着呢。
最让卫建华受不了的就是周佩佩那方面欲望有点高,自己这个小身子骨有点吃不消。但吃不消也得挺着,伺候不好公主以前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这一来一去,刘老板每棵树苗都能多赚好几块,几万、十几万棵树苗下来就是一大笔钱。事后他会以各种名义分出一部分给卫建华,剩下的就是利润。而他家里那些好树苗还可以再卖给其它城市、其它单位,再赚一笔。
最让卫建华动心的是这个部门的正职是个马上要到点的老家伙,自己去局里活动活动,靠着老爹的面子再加上周家帮忙,处长的位子基本也就归自己了。
当然了,也不是白跟着,该给的好处一分钱都不能少,还得再送个大大的红包。别说卫建华要借车用用,就算要借老婆也得同http://www.hetushu.com意。
都不用贪污挪用,只需要决定一下采购谁家的,小钱钱自然而然就送到手里了。您说您不贪财也没关系,喜欢车子不?喜欢房子不?古玩字画呢?反正总有一款适合您。
这种事其实还是最简单的,越是大公司、大官,他们之间的黑话听起来就越正大光明,手段也更隐蔽,就算你是行业内的人也很难分辨哪句真哪句假。除非你能达到比较高的职位,还得亲身经历过这种事儿。
我们经常在电影电视里看到这种桥段,录下对方一段话就能反败为胜、制服贪官啥的,那都是瞎扯淡。事实上只要你不和这些官员亲昵到一定程度,他们和你说话的时候都是这种强调,绝不会明确指示你该怎么去做,总是模棱两可的暗示,甚至连暗示都没有。
同行之间的竞争那真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一个不小心就得身败名裂、家破人亡。所以这些身居高位的人做事说话都是非常小心的,不授人以柄是基本功。这套基本功从科员时代起就得天天练,怎么会有那么多二把刀呢?二把刀除非特殊情况,基本也走不到处级以上的位置,早和-图-书在一轮一轮的竞争中被淘汰了。
这位老刘是临省一位很大的苗圃老板,也算是卫建华的老关系了,当年在公园管理处时就有合作。现在卫建华高升了,自然要换一批自己的供货商,他是第一个就跟过来的。
“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们就要抛开个人情感和个人得失,全心全意为全市市民着想。你没有货,难道全国各地都没货?你可以去想办法嘛,不要只局限于一家一户,要以市里的工作为重。”
为了能让自己提高点力度,他刚三十多岁就开始吃药了,就这样也仅仅能保证日常需求,离让周佩佩满意还有很长距离呢。
你听得懂听不懂是你的经验和阅历问题,你去不去做是你的魄力和胆量问题。官员永远要站在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上,极少有比较成熟的官员会摞胳膊挽袖子亲自下场掺合这些事。
对于刘老板的问题卫建华脸一板,义正言辞的进行了批评教育,句句都在政策上,丝毫不违反纪律,要说他不是好干部都亏心。
其实我们日常里经常能见到、听到像卫建华和刘老板这样的人物。但如果真把他们说的话当中文听那就错了,他们说的每个字都是hetushu•com中文,但连在一起就是密码了,根本不是字面上的含义。
因为这段话不管顺着听还是倒着听,都是非常正确的指令,里面一个字斜的歪的都没有。如果这也算污点,那全世界的官员就都得下马。
不过这些好处也不是白给的,堤内损失堤外补嘛。树苗、草坪、花卉这些玩意一般人不懂,什么次什么好更没人关注。反正每年市里都有拨款,花呗,都用好苗种下去好几年老不死,怎么管上面要更多拨款啊,这是个原则问题。
刘老板让卫建华指着鼻子批评了一顿,眨巴眨巴眼,非但没沮丧反倒神采奕奕起来,一边做着自我批评表决心,一边掏出电话去安排工作了。
当然了,要说一个二把刀都没有也太绝对了,但大部分官员的行事风格都和卫建华差不多,越是靠近权利中心的人就越谨慎小心。
“建华,明天早点下班,陪我去参加个同学聚会。别给我丢脸哦,我的同学都是见过世面的。”这不,刚说要和一个苗圃的老板出去吃顿便饭,卫建华的手机又响了,周佩佩标志性的命令口气从话筒里传了出来,根本不问他有没有意见,说完就挂了。
卫建华这几年过得怎么说和_图_书呢,也是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周家公主他倒是追到手了,周家对他这个未来的女婿也算过得去,当两个人都见过对方家长之后,市园林局城市绿化处的副处长位子他也就坐上了。
看起来这也是一位心怀国家、民族的好商人啊。有卫建华这种一心为公的好官员,再加上刘老板这种不怕吃亏的好商人,国家、民族的复兴真是指日可待了。
“卫处长家里有事,用不用我帮把手?”别看卫建华在周佩佩面前和只小猫般温顺,到了单位里他可是出了名的难缠,任何一个和绿化处有业务往来的单位都不敢怠慢这位大老爷,全得小心伺候着。
“也没什么大事儿……哦,对了,老刘,明天把你大奔借我用用,晚上我要出去参加个聚会。”卫建华很烦和周佩佩出去见她那些朋友,因为这些人非富即贵,自己这个官二代有点小也有点穷,坐在一起都没啥可聊的,真成个碎催了。可是不去还不成,不光要去,还得打肿脸充胖子。
“我说老刘啊,你也是老园林了,觉悟怎么就这么低呢。全市的绿化工作那是小事吗?是你我能决定的吗?这关系到首都的脸面问题。”
这样做的唯一好处就是安全,就和*图*书算刘老板兜里带着录音机,把卫建华这段话都录下来,等万一出事之后也当不了他的护身符,更抓不到卫建华的把柄。
他们其实不是怕你揭发,而是要顾忌到竞争对手。但凡做到一定职位的人身边都会有那么几个敌人,一般都是同行,所以说同行才是冤家。
别看只是个小小的副处长,但是油水多啊。全市这么多绿化带和树木都归处里管,每年光是采购树木、花卉、草坪的资金就是海量。
“……对对对,卫处长您批评的对,是我太小家子气了。这件事儿我明天……不,现在就安排下去,宁可倾家荡产也不能影响首都的绿化工作。”
“没问题,卫处您要是喜欢就先开着吧,我平时也不怎么用。就是今年这批树苗您看是不是能再缓一缓,我手头上暂时没那么多货啊。”
其实目前这个老头也基本不怎么管事儿了,一年里有八个月都处于病休状态。人家这是懂事,找借口避免给自己添麻烦。
不过这位公主真不让人省心,花钱大手大脚不说,还很不懂事外加任性。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基本就是个小厮,让干嘛就得干嘛,稍微不从轻则不高兴,重了就得当场翻脸,不管是什么场合都得挨一顿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