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93章 三人行

“你要是早就这么穿我肯定早中晚各交一次公粮!一会儿我把她支走,咱俩试试在大海里怎么样?”女为知己者容,金月是个比较保守的姑娘,平时太暴露的衣服都不穿。
这身泳衣设计的挺好,也很符合金月的气质,配上一头波浪长发很洋气。最主要的是让她的上围呼之欲出,下围更显饱满,腰自然就细了。虽然不是太暴露,却很有诱惑感,反正洪涛觉得挺好。
金月从小就跟在洪涛屁股后面四处乱跑,只要洪涛说成的她就不怀疑。江竹意对大海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还受过简单的海军训练,有鲨鱼她也不怕。
“不重,你看我这一身都是腱子肉,每天坚持锻炼就是为了有一天驮我媳妇的,放心上!”洪涛心里其实也没把握还能驮的动金月,主要是从蹲姿起来那一下不见得起得来。为此他耍了一个心眼,蹲下去的时候手扶着车轮子,如果起不来还能借助上肢力量撑一下。
“唉……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偏来,到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小竹妹妹才是最可恨的人。”看着两个女人相处得如此融洽洪涛只能摇头。江竹意这是成心的,她上辈子就没捞上一个正室的身份,这辈子依旧如此,要m.hetushu.com说没想法肯定不现实。但愿她别玩得太过分,折腾自己可以,敢折腾金月就等着挨揍吧。
先出来的是金月,她穿了一件黑色带白边的连体泳衣,但仅仅是前面连着一小条,侧面和后背都空空如也,只有两根鞋带绑着,下身的的短裤还是短裙状。
她带来的泳衣都是那种全连体的,现在能咬着牙穿成这样,洪涛必须给予最高评价,同时也对江竹意少了几分恨意。这身衣服肯定是她的,还是她鼓动金月穿上的。
“这是小竹的泳衣,她非说这么穿好看,你觉得呢……”就是脱一件穿一件的事儿,可两个女人愣是在车里磨蹭了十多分钟才完事。
既然洪涛说成那金月也就放心了,动作非常熟练的骑到了洪涛脖子上,抱着洪涛的脑袋做好了升高的准备。还别说,平时坚持锻炼确实不是白费力气,洪涛咬牙运气、双臂一较力还真起来了。
三个人找了一个沙子比较细、礁石比较少、坡度比较缓的岸边就开始换衣服了,车里就是更衣室,两个女人在里面换。洪涛更狼虎,直接站在车边就解决了。反正大海那边也没人看自己光屁股,看见也不掉肉,敢过来瞎比比还得管www.hetushu.com他们收费呢,白看啊!
事后再假惺惺的道谢,自己还得很大度的表示没关系,多一句废话都不敢说。越是客气越显得自己和她没什么私情,太随便了反而会被金月怀疑。她性格大咧咧不代表傻,在这个问题上没几个女人真傻。
想到大帆船上远航,不能在海里泅渡三四公里的距离直接就得滚蛋。而且是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不是岸边。现在江竹意不光能聊天,还伸出一只胳膊搂住了洪涛的腰,就用一条胳膊、一条腿划水。
“死家伙,成心气我,等回去我让你驮着我爬香山!”这一切看在江竹意眼里嫉妒在心里,但除了发发狠之外也没辙。
好好的蜜月刚过了一周多就变成了三人行,但金月不反对洪涛也不能强行把江竹意轰走,不光不能轰,除了睡觉不在一起之外还得处处带着她、照顾她,简直成了两个女人的男保姆。
其实什么防鲨网都是心理安慰,这边有没有鲨鱼洪涛比谁都清楚。一千年前自己就没在海南岛近海找到过对人能构成威胁的鲨鱼,经过这么多年坚持不懈的祸害,肯定更干净。要啥防鲨网,下水吧。
金月是沉,不过扛着一百多斤对他而言还不算太和_图_书大事儿,至少跑几百米距离是没问题的。于是他就真驮着金月冲向了百十米外的大海,沙滩上瞬间就传来了金月那种傻呵呵的笑声,嘎嘎嘎的一点儿都不知道收敛。
“呸,你又要搞怪!我求求你千万别当着小江折腾,让她看到了多没面子啊。”金月光听了洪涛的话脸就开始红了,她这些天估计都快把以前没想过、没见过的闺房之乐全尝试了一遍,滋味倒是不错,但性格这个玩意一时半会儿是改不过来的。
“本来黛安也要来,可惜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合适的说辞,她怕你真把她轰出去。不过我可不是故意来给你捣乱的,是有重要事儿和你说,电话里不方便。”江竹意和洪涛都是在大海里扑腾过的主儿,当年她也和水兵们一起训练过。
“你是成心的吧?买泳衣还专门按照她的号码买,别说你是不小心买大了。再说了,这种泳衣我就没在京城见过,看样子你还不是一个人,背后是黛安还是齐睿?”又往前游了百十米洪涛放慢了节奏,开始审问江竹意。
这两位还都不是特别能持家过日子的主儿,其实江竹意能自己照顾自己,这么多年她也都是一个人过的。可这家伙就是成心和自己装,老丢www•hetushu.com三落四、这个不懂那个不会,故意让自己忙前忙后的伺候。
这还不算完,还有一条同样花色的披肩,不下水的时候往身上一披就是件长上衣,既防晒又可以让泳衣变成清凉的沙滩装。
带着情妇和新婚媳妇一起度蜜月,洪涛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有哪位古人这么玩过,这次自己算是给古人上了一课。如果真有人给自己写本银瓶梅啥的,再过百十年也就成古人云了。这点事迹很能激励后人都脚踩N条船,还条条都不翻。
“不要了吧,我现在重了……”洪涛往地上一蹲,江竹意不明白可金月立马就知道他要干嘛。这是要让自己骑到他肩膀上,小时候她和洪涛经常玩的游戏。一旦自己不高兴或者要去告状,洪涛就会用这个办法行贿,驮着自己跑一圈自己就光剩傻笑,啥都忘了。
这套泳衣上围没多少布料,要多露有多露,下围却很费布,要露不露,大胆又含蓄。配上江竹意高挑的身材,很有模特范儿。
要说游泳,洪涛第一、江竹意第二。金月别看从小就跟着洪涛在游泳池里扑腾,可是一进大海她还真不成了。有了浪涌和在平静的水面不是一种感觉,很消耗体力,不到二百米就只能掉头往回。眼看着洪涛和和图书江竹意几乎是用一种姿势、一个节奏,继续向大海深处游去。
没救护人员?自己就是救生员,自己救不了的别人估计也救不了。这倒不是说游泳技术问题,更多的还是态度。自己救是应该应份的,一个是媳妇一个是情妇,必须百分百使劲儿。换成外人也就是比划比划,谁会为了别人媳妇玩命啊。
“你这个也不错,就是太啰嗦,还是我媳妇的好。走,媳妇,上马,我驮着你冲锋!”说心里话,江竹意确实比金月会打扮也更性感,不光是身材,主要还是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热情。但此时洪涛不能说实话,就算她穿出花儿来也不能夸。
胸上是个前面系着蝴蝶结的小布条,只用一根带子掉在脖子上。下面的泳裤倒是很大,可却松松垮垮的,两边还开着叉,一直到腰,稍微一动就会露出臀部曲线。合算这两片布只是障眼法,里面还有一个更小的丁字泳裤。
“别光夸媳妇啊,还有我呢……”车门一开江竹意也出来了,她和金月完全是两个风格,黑黄白三色花纹的泳衣总共分成了三部分。
在天池又转了两天,三个人收拾行李下山去了海边。乐东这边的沙滩一点都不比三亚差,人还更少,唯一缺少的就是救护人员和防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