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96章 大斧子的烦恼(下)

但周家一旦出手可就不一样了,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洪涛都会处于下风,搞不好整个人直接没了也说不定。现在大斧子需要知道洪涛和周家到底又因为什么事儿直接撕破了脸,如果真的没法调和自己就算绑也得把欧阳凡凡绑走,不能因为一个平民百姓和堂妹就把欧阳家卷进这种恶战中去。
这种局面是最难控制的,双方都用上了全力,误伤几个在所难免。即便本心不想伤及无辜,但真到了你死我活的时候,谁还顾得上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只要站在对方阵营里那就是敌人啊。
如果换成别人估计也就死心了,人家就是尼姑,你不服啊?但大斧子不甘心,又查了几个月,终于算是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可是在讯通公司的股权争夺战中欧阳凡凡没听他的建议,摞胳膊挽袖子、义无反顾的和洪涛站到了一起,这让大斧子很郁闷,更多的还是关心。
这次江竹意拿着那两个玩意找到了自己之后,大斧子心里就是一抽抽。这东西是哪儿来的他很清楚,一般军队里不会有,最次也得是省卫戍区、警备区的级别,还得是比较特殊的军事单位里才会有。
这位江处长和洪涛http://m.hetushu.com还真不是单纯的互相利用和工作关系,她的每一次出手都像事先排练好的一样,和洪涛的每一个动作严丝合缝,即便是周川那么精明的人也被弄得毫无还手之力,居然就败下阵来。
但她消失去了那里呢?大斧子也不是没跟过,结果是一次都没跟上!江竹意的车每次不是进了一个停车场,要不就钻进一个建筑工地,然后就是人间蒸发,车还在,人没了。
江竹意的反侦察能力太强了,家里简直就和托儿所一般纯洁、人际关系简直就和白纸一般清白、社会活动更是少之又少。除了工作之外好像啥事儿都不干,下了班就回家,门一关哪儿也不去,还一个访客都没有。
可惜的是这件事儿除了洪涛和江竹意之外好像还真没人可以告诉自己。直接去找江竹意?笑话,她能打着官腔和自己聊一整天啥也不说,去了也是白去,搞不好还会引起两边的误会。
然后结论就得出来了,这两个人肯定在一起呢。至于说他们去哪儿了、去干什么了,大斧子根本不关心。他又不是要帮别人抓奸,只需要确定两个人的关系就已经达到了目的。
那现和*图*书在问题就来了,周南派人暗中调查江竹意仅仅是为了江竹意吗?显然不是,这很可能是周家对洪涛报复的前奏。
可专业人士就是专业人士,他跟不住江竹意索性就不跟了,返过头来跟洪涛。然后就发现,这两位的反跟踪能力就和一个师傅教的一样,去的地方也有很多重复,同样是跟不上。
可是洪涛被打趴下没关系,自己妹妹咋办?她肯定会帮着洪涛冲锋陷阵、摇旗呐喊,到时候再说她仅仅代表她自己、和欧阳家没关系谁会信?
其实洪涛到底是个什么人和大斧子真没关系,但他妹妹和这个人走得越来越近,近到什么程度都没法把握,这就让大斧子很苦恼。
那到底是谁调用的呢?大斧子只需要按照设备上的编号查一查就能查到,可惜最终也没查到具体人,只能查到省卫戍区一级就没音信了。
可是不管又不甘心,因为这个家伙好像和周家耗上了,仇越结越深。一旦双方真的正面冲突起来他真不看好洪涛这小胳膊小腿的。
直接找洪涛问?更是笑话。这个人简直就是茅房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用手拿开太恶心、用脚踢会脏了鞋、放在那儿不搭理又碍眼。他要http://m.hetushu.com是不想说,聊一年也是白搭。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两个设备根本就不是通过正规手续拿出来的。任何军事部门对这些东西都有严格的管制条例,不是说谁想用就能用,使用人必须要达到一定职务才有可能私下调用,并且不记录在案。
于是这场公司内部的股权争夺战也成了他的关注目标,然后突然发现自己之前犯了一个大错误,就是江竹意。
这个发现让大斧子开始对江竹意留意了,通过几个月的调查,心里一边为这个女人鼓掌、一边为自己堂妹的未来担忧。她接触的这都是什么人啊,一个洪涛黑白不分,一个江竹意神出鬼没。
原本他还真没把江竹意算到洪涛的阵营里,这两个人是有比较多的接触,但基本都是工作上的。一个是大型连锁网吧企业的幕后老板、一个是主管网吧工作的正牌处长,两个人如果没有权钱交易才怪。但这不是大斧子关心的,他只是想更多了解洪涛的情况,为的还是欧阳凡凡的安全。
你要说是靠权力吧,这就更不可能了,他有个毛的权利,充其量是在公安系统里有孟津和江竹意这么两个处局级干部。这种档次的干部在京城和*图*书里一抓一大把,处理处理平民百姓的事儿还凑合,根本够不上权利交易的档次。而且洪涛家也没有什么政治根基,更谈不上有人暗中护着。
设备查不到具体出路没关系,查一查省卫戍区的人事档案,然后答案就基本出来了。这里能和江竹意、洪涛沾上边的人只有一个,省卫戍区副政委周南,周家的大儿子。
别说你是什么涉外公司的股东,就算你是外资公司老板,真要是触动周家的核心利益,分分钟也是被打趴下的命。这种事在中国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没一次例外的。
那到底是什么事儿呢?大斧子也不用查了,江竹意的情况他都有,自打周川在讯通公司里被洪涛和黛安联合坑了一把之后,江竹意这位女处长就已经进入了他的视线。
要说这位女处长有问题,大斧子敢拍着胸脯说百分百有,但要说能拿出证据来,大斧子立马就低头了。她根本就不是网监处的处长,应该去当刑侦处的处长!这就是大斧子调查了几个月之后的结论。
如果说这就能难住大斧子,那他也就配不上他的本职工作了。干他这一行的人并不要求有多好的身手,最主要的是脑子。
一个军级少将会平白无故的暗m.hetushu.com中调查一位首都公安局的处长吗?就算顶头上司这么和大斧子解释他也不会信的。这里面肯定有事儿,还不是小事儿。
如果不采用团队作战或者上技术手段,大斧子这个专业人士拿江竹意也没辙。问题是这种私下调查本来就是违反工作纪律的,团队作战和技术手段都不太可能有。
但这时已经不用跟了,只要把江竹意消失的时间段和洪涛出门的时间段往一起这么一凑……嘿,几乎百分百重合。
你说真因为这个事儿去找洪涛的麻烦吧,不太可能。以前那些话都是吓唬洪涛的,欧阳凡凡毕竟是个大人,她的私事自己这个当堂哥的没法管得太直接、太深入。
江竹意每隔十天半个月的就会消失一段时间,有可能是大半天、有可能是一整天、也有可能是一两天。然后突然又出现了,还和没事人一样。
注意,是周家而不是周川,一字之差相距很远。假如是周川展开什么报复行动并不算大事儿,周家这两个儿子在京城蹦跶不出什么花样来。
如果洪涛真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也好办,周家办他的时候肯定不会伤及欧阳凡凡,没这个必要。但这个家伙好像还有点反抗能力,周家不拿出点真本事还压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