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798章 后事

这样的人要是放到古代,一旦有机会就是改朝换代的主儿。自己对她其实只有限制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如果她能放下穿越者的思维,说不定真能干出一番大成就。
“周川的哥哥?等等,这里面有个问题我想不通。如果说周家是为了上次讯通公司的事儿要报复你我倒还说得过去,但这次咱们还什么都没做呢,他们怎么会提前几个月就动手呢?那两个东西已经在我车里安置了很久,绝不是近期的事儿。”
但能得到大斧子的承诺也是很不容易的事儿,洪涛不想白白浪费,任何事儿他都想利用到极致。这次正好,现在唯一让自己有点不舍的就是自己家那座院子,给谁都不合适,得嘞,您和我客气我就认真一次。
“期限一年、两年都成,在这段时间里基本没人能动它,征用期一到如果你没事就还是你的,万一有事儿了还能短时间内帮凡凡挡挡麻烦。”
有了她的提醒,洪涛才觉得自己的担心好像真有点多余,至少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除非周家也有穿越人士存在。
“那我就大恩不言谢了,但凡哥们挺过来了也算欠你一个人情。具体的咱们回京再聊,我用的是卫星电话,有点小贵。”如m•hetushu•com果大斧子不提洪涛还真没想到自己的计划里也有这么大漏洞。
没错啊,欧阳凡凡并不能完全代表欧阳家,如果到时候迫于压力欧阳家不承认这处房产,就能弄出很多借口撇清关系,欧阳凡凡再是家里的宝贝也不顶用。
“你可真是一点亏都不吃,还这么会聊天,说得就和临别遗言差不多,但凡我是个女孩子就能被你感动,然后跟着你一起赴汤蹈火。”
“咱俩谁也不可能太了解周家的情况,想了解也没有途径。手头没有足够的资料就没法分析各种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宜静不宜动,一动就容易自乱阵脚,很多案子里其实都是因为一个特别小的巧合,结果先自己疑神疑鬼,反倒多了把柄。”
“……你说的倒是也有道理,他们不可能知道我要做什么,这件事儿除了我之外连你都不完全清楚,没有提前泄露的可能。那就有点意思了,周家老大为什么会突然对你感兴趣了呢?”
可惜自己真没这么大本事,下辈子在哪儿都不知道呢,天上那些玩意也一直没和自己联系。难道说他们也故意把自己和江竹意给忘了,免得对私下买卖穿越资格的事儿负责?要这么http://www•hetushu.com说的话,天上和地下也没啥区别。
“也对,你还是跟着我吧,免得出去祸害别人,这也算是我对世界人民的唯一贡献。”江竹意好起来很招人疼,但她一坏起来就让洪涛恨不得马上把她送回去。
这已经不是洪涛第一次问这种问题了,江竹意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回答,只不过这次更具体,连怎么折腾洪涛的办法都想好了。
“那咱们就先以不变应万变吧,那两个小玩意你就装不知道,时不时的还可以故意说一些容易误导他们的话,把他们的思路搅合得越乱越好。”江竹意说的思路非常正确,这也是洪涛遇到大事愿意找她商量的原因。
当洪涛回到屋里时金月已经把房间收拾好了,江竹意也把东西买了回来,正在准备晚上的饭菜。洪涛叫上江竹意来到阳台,把自己从欧阳天钺那里打听来的情况和她说了一遍。本来是想让她帮着想想计划中的漏洞,没想到她先提出了一个疑问。
“当初要是不回来就好了,现在我说不定都是欧洲的女王了呢,专门和你那几个儿子作对,打得他们哭爹喊娘,谁让我没有自己的孩子,哈哈哈哈……”
“不过你既然说了我也不能http://m•hetushu•com驳你面子,这样吧,我现在就把这次机会用掉,趁热打铁嘛。是这样,我父母的墓地都在我家院子里,本来我还想以后也埋在父母身边呢,现在看来有可能实现不了这个愿望了。万一我真的要跑路,这座院子搞不好就会落到别人的手里。”
大斧子的承诺洪涛心领了,但真没打算让他兑现,不是信不过他的人品,而是怀疑他有没有这个能力。身不由己这句话不是白说的,他是系统内的人,讲究的是纪律如山,一个命令下来就算亲爹也得下手,到时候哪儿有能力来帮自己啊。
要是按照这个逻辑推下去,自己的计划里说不定还有别的漏洞。一想到这里洪涛后背直发凉,扔出两句场面话就挂断了电话。
“如果对方真死咬着不放那谁都没辙,到时候我帮你把二老的墓挪一挪吧。这也就是我劝你不要太冲动的原因,很多事儿不是你我就能决定的,也不是你我能算到结局的。”看来大斧子是真被洪涛说动了,打算实打实的帮洪涛一个忙,顺便也帮洪涛纠正了一个错误观念。
这时候的江竹意又成了那个冷静到毫无感情色彩的女警察了,虽然她也搞不懂周家的企图,但她有多年的办案经验。这和-图-书些都是人性的综合体现,很能说明问题。
自己的嘴有几秒钟好像不受大脑控制了,那些话是秃噜出来的,或者说在他内心里还是希望洪涛能获胜。当然了,这种可能性他认为基本没有,但再理智的人也难免会感性一次。
既然不想插手那就不该乱打听,这个规矩大斧子还是懂的。至于说为什么还给了洪涛一个承诺,大斧子也没想明白。
洪涛只是占了一个先知先觉的便宜,总显得比别人聪明很多,其实真要在一个起跑线上比,江竹意的脑子要比他缜密很多、也专业了很多。
和大斧子也没啥可聊的,能说的他也说了,不能说的他肯定不会说,再聊下去无非就是两个人继续斗嘴玩。有这个功夫不如去和江竹意再把计划捋一遍,尽可能的做到未雨绸缪。
“你看能不能这样,我把它暂时转给凡凡,假如我没事儿以后再还给我,一旦有事儿就麻烦凡凡帮我时不常打扫打扫,别让人糟蹋喽。”
“放心吧,我已经在车里和主管局长通过话了,说的都是我工作上能不能再进一步的事儿。现在他们肯定以为我正在加紧活动往副局上爬,明年底就有会有两个位子空出来,我资历虽然不太足,但这几年名声在外,也算是有点竞和图书争资格的候选人,嘻嘻嘻嘻……”只要除去记忆的优势,但凡洪涛能想到的江竹意也能想到,洪涛想不到的她也能想到,早就走在了前面。
“我姥姥年纪大了,小舅刚结婚,我不想让他们帮我顶雷,他们也顶不住。齐睿身上的雷也够多了,齐叔那边能不能抗住还是个问题。至于是黛安和江处长根本就没有抗雷的资格,我想来想去还是凡凡最合适。”
“院子的事儿光转给凡凡没用,她一个小丫头没这么大能量,我叔如果不点头最终还得是别人的。等你回京时给我来个电话,我给你办个临时征用手续,就算是我们单位的一个秘密站点。”
“其实你离开我也能闯出一片天地,不用跟着我一起冒险。”洪涛觉得这个女人经历了两辈子之后比自己还妖怪,要头脑有头脑、要手腕有手腕、要忍耐力有忍耐力,最主要的是她真狠,几乎对所有人都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全都是她可以利用的工具。
“我才不呢,这里一点都不好玩,我还等着你带我去其它时代闯一闯呢。别想扔下我自己走,我能看出来,你也不喜欢这里。”
“但愿我用不着去麻烦你,如果真要麻烦你了,也就说明我成了丧家犬,到时候不是你帮我,而是你可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