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08章 他是活驴!

“这些人也有点太不小心,有时候是在齐家丫头的小二楼上、有时候干脆就在院子里,看不到还听不见啊,大半夜的放个屁外面都能给你数着。”一听周川还不信周京也急了,掰开了揉碎了的把他听来的细节又讲了一遍,以次证明自己的情报能力很强。
“姓孙……我记得龙虾连锁网吧的老板不是姓张吗?”对于洪涛的情况周川还是认真研究过的,知己知彼嘛,连锁网吧是洪涛的起家产业自然也不能漏掉。
“嗨,我也是昨天才听佩佩说起,现在它的老板姓孙了。姓张的那个娘们带着闺女回了老家,据说在四川,具体是哪儿谁也不清楚。”
“也不是她们不小心让别人知道了,而是这些街坊老头老太太太贼。别看一个个都老眼昏花的,谁家有点什么动静心里都门清。”
当然了,里面也不全是吹牛成分,基础是真的,只是夸张的有点过分。比如说洪涛小时候确实喜欢大半夜偷偷去后海里游泳,还光着身子。不过那不是他喜欢光着,而是不得已。
“这孙子从小就不是好东西,十多岁了游泳都不穿裤衩,全是光溜溜的下去,有不少睡觉晚的邻居都见过。”
这些毛病就是京m•hetushu.com城一种底层文化特征,但要是碰上不了解的人就会信以为真,平时嘻嘻哈哈说着玩还没什么关系,但你要是把这些话当成什么证据可就耽误事儿了。
“让我最奇怪就是那几个女人,一个个也不是凡人,怎么就甘愿被他蛊惑呢?”周京的感觉周川也有,他们虽然有背景,但很多事儿有了背景反倒不好直接出面,手下最需要洪涛这样有能力、有脑子的人去冲锋陷阵。不过他比周京的情感细胞要丰富一些,还有个问题一直都想不通。
说白了吧,京城胡同里的家庭妇女说话就没啥谱儿,尤其是当她们要诋毁谁的时候,有一就能说成九十九,夸张的很。
谁承想让周京这个不太了解京城底层文化的人听到之后给误解成了一种靠谱的形容,正好洪涛身边女人又多,质量还高,只有这样解释才能让他心里舒服点。
周京对龙虾连锁网吧的股份很看好,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意思,而是圈内很多人的看法。但是对这张天上掉落的馅饼他又有很大的顾虑,因为这个连锁网吧和洪涛渊源太深。
在这一点上周家兄弟就犯了脱离群众的错误,他们虽http://m.hetushu.com然一直混迹于社会,但社会也是分层次的。他们所接触到的层次依旧有点高,不了解胡同里这些家庭妇女、老爷们的说话习惯和思维方式。再加上他们又不是本地人,没什么机会体会京城底层平民那种夸张的叙事手法。
“嗨,我还真不是道听途说,否则他长得那个德性拿什么去勾引女人?这事儿我是专门找了他以前的邻居问的,都是亲眼所见。”
如果是换做费林来听这些东西,就会自动过滤掉其中一些不太靠谱的情节,再把水份挤掉百分之七十,剩下的才是干货。
你小时候不小心踢球打碎了一块玻璃,在她们嘴里能把你说成嗡嗡嗡时期的造反派,半座城市的学校玻璃都是你砸的。
也不光是为了维护形象,而是这件事儿听上去不太合理。如果说张媛媛、孙丽丽和洪涛在一起乱搞他信,但要说齐睿、欧阳凡凡还有黛安也参加,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俗话讲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何况是敌人送上来的,饭菜里有没有毒很值得怀疑。但如果这不是敌人故意安排好的陷阱,而是迫不得已露出来的破绽,那就该另论了。不光要吃下,还得吃得干干净净。和_图_书
她们都是有身份的女人,轻易不会这么随便的,即便有也不会被外人知道,找个隐秘的地方对她们来讲算事儿吗?
“以他的底子,不狠也走不到这一步,都是人精。只可惜没有认清现实,以为凭着脑子能力就可以翻身,真应该多在大部委里磨砺几年。”
“二哥,你还在吃醋吧?这件事儿我也有点纳闷,还特意去打听了一下,结果你猜怎么着?这孙子长了一个驴的家伙,据说小学还没毕业的时候就有这么长……嘿嘿嘿。”
“你看,我还能骗你啊!他这些邻居因为拆迁的事儿和他结了仇,恨不得把所有见不得人的事儿都抖搂抖搂,即便是有点添油加醋,我觉得大部分还是可信的。”
“草,我说呢,合算咱们碰上了一个怪物……”这次周川信了,弟弟说得有理有据,也符合实际情况。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推理下去,自己之前的疑问就可以解开了。
“还有这事儿?那几个女人会干这种事儿?还会被外人知道?”周川心里对这件事儿也有兴趣,但表面上还不能表露出来,因为太低俗了,有损自己的形象。
不愧是哥俩,还是亲的,想的问题都差不多。周川刚有疑问周京马上给出了答案hetushu•com,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比划了一个尺度,已经不是一只手了,是用两只手。
让周川一问周京兴致来了,调查洪涛的事儿一直都是他在办,情况了解得更细致,对周川的分析也更认同。现在说起洪涛来他倒没了那么多恨,反倒有些惺惺相惜。这种人如果能为己所用,很投脾气嘛,可惜了。
“这好几个女人也不是别人,就是齐家和欧阳家的丫头,还有你那个黛安娜,再加上那两个夜场的娘们。操他妈的,这孙子也不怕累死,一对五啊!”
“这次姓孙的娘们开出来的价格也不算高,百分之六十股份只要五千万,不过非要一次性付清,还没商量。”
再说了,那时候小孩子哪儿有什么泳裤,就是平时穿的蓝色棉布针织裤衩子,松松垮垮的,往水里一跳,人走了,裤衩保证漂在水面上。洪涛索性就光着,反正大晚上的也没人看,就算看到了,一个十岁出头的小男孩,也没人会说什么。
“这和二哥你刚才分析的情况正好相符,未婚妻回来了,姓洪的开始解决身边这些女人了。他倒是真有手腕,这么短时间就全摆平了,佩服啊。不过最让我佩服的还是他连闺女都不要了,啧啧啧……是个狠人。”
“你觉m.hetushu•com得网吧的股份我们可以要?这玩意可是好东西,我问过懂行的人,每年弄个上千万不算事儿,还没什么管理成本和运营成本,无非就是房租、人员工资和线路费用。”
因为父母不愿意让他一个人去后海里游野泳,怕出危险,他就只能等父母睡了,然后翻墙出来游一会。为了不让父母发现,自然就不能穿泳裤了。
“扯淡,哪儿有小孩就长那么大的,你这都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搜罗来的传说。”周川看着弟弟比划出来的尺寸笑了,根本就不相信。这种传闻在风月场所里多得是,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但大多数也仅仅是传闻而已,基本都没可信度。
“而且他们还和我说了一件事儿,说是他经常和好几个女的在一起鬼混,一折腾就是好几个小时。你琢磨啊,如果没点特异功能,谁能坚持那么久?”
至于说他哪玩意和驴一样,完全就是杜撰,是那些对拆迁不满意的街坊邻居对他的一种侮辱,京城老话骂人的时候就有这一句。
周京一说起这个事儿比周川还兴奋,可能是个男人就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尤其是他这种性格的人,嘴上虽然是在骂,但满眼都是羡慕嫉妒恨,恨不得把洪涛的那玩意割下来直接装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