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891章 牛皮税

“对,你一定要赢,明天我会请客人来家里办一个很特别的聚会,专门为你!这应该算一个节日,到时候我们都去船上给你助威。”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自己想什么她最了解。冒着这么大风险去决斗让你们看热闹,总不能光给点荣誉吧。那玩意对自己没用,最好能来点实惠的。
其实当洪涛答应和鲁伊特决斗之后,餐馆里的人就已经高看了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先不说航海技能咋样,光这份勇气也值得喝一杯。连带着托马斯也沾光,再也没人说他找了一个软蛋女婿,只是暂时的。
其实他们骨子里就是怕死,但又好面子,不好意思说比祖先怂,多一艘渔船跟着多少有点安全保证,还可以帮着指明正确航线。
“你们办完事就赶紧离开这里……”托马斯满脸鄙夷的看了一眼江竹意,又看了看洪涛,撇着嘴回吧台去了,就好像他的荣誉已经被洪涛玷污,如果有的话。
但托马斯好像非常愿意看着女婿嘬死,一句话就改变了洪涛的决定,痛痛快快的答应了决斗。他说了啥呢?其实只报出一个职务,然后洪涛就就范了。
要说这群布尔人的后裔真是闲的蛋疼,决斗hetushu.com确实不是拿着刀枪互相伤害,他们嫌那样死的太容易,门槛也太低,于是把决斗用的武器换了换,变成了一艘帆船。
但这和洪涛有什么关系吗?当然有了,如果鲁伊特肯帮忙,这趟来找李兵的事儿就必须事半功倍。估计托马斯自己也没这个本事,他也得去和这些当地政要磨嘴皮子套人情。
既然碰上这么一位有路子的鲁伊特,洪涛就不打算吊死在托马斯这可歪脖树上了,两条腿走路,谁快就用谁。
一直都在埋头和盘子里的咖喱肉沫做斗争的江竹意此时也吃完了最后一口东西,抹抹嘴,说出一句让洪涛很爱听的话。
“等等,我想先了解一下决斗的规则,这有什么可笑的?难道你们一辈子都待在这里,从来没去过别的地方吗?”洪涛从丹的话里听出一点眉目,怎么决斗还分海上和陆地,难道说不是拿着刀剑互砍,也不是拿着枪互喷?
“……用刀还是用枪?能不能空手,我保证不摔死你。”但轮到洪涛自己当表演者,他就有点含糊了。
这种游戏简直就是嘬死,夏季虽然不是好望角海域风暴最大的季节,但福尔斯湾西侧常年都风m.hetushu.com高浪急,还专门挑天气不好的夜间出海,就算扛过了狂风巨浪,那些暗礁也不是吃素的,蹭上一下就得粉身碎骨。
“对,我也去。托马斯,你们决斗没有赌注吗?比如谁输了谁的船就归对方。这很公平,死人是不需要船的。”
和原来那座房子比这里就大多了,不光房间大,院子也大,还有一个泳池建在悬崖边上,趴在池壁上就能眺望大海和海滩上的人。此时正有两个黑人在泳池里消毒清洗,显然这里并不常来人居住。
下面的戏码洪涛如果是看热闹的,必须吹口哨加跺脚,必要的时候往前推一把也不是不可以。决斗啊,这个只在影视作品里见过的场面今天居然见到活的了,最好是拿着刀互相戳。枪没意思,一枪干翻,还没准备的时间长呢。
本来这种游戏是在他们祖先之间流行的,一旦发生了纠纷,又没法判定谁对谁错时,两方人就挑一个风高浪急的夜晚出海,驾驶一艘单桅小帆船去好望角转一圈,谁先回来谁赢。
假如自己拒绝了鲁伊特的挑战,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懦夫。这个评价在欧美文化里非常低,属于人嫌狗不待见的存在,别说帮忙,www.hetushu.com人家连正眼都不可能瞧自己。
当然了,现在这些布尔人远没有他们祖先那么彪悍,他们把规则修改了修改,添加了一艘渔船跟随。说是为了防止有人作弊,要由第三方监督,说白了就是当裁判。
但要是自己能把他赢了,他立马就会高看自己一眼,不会有什么大仇恨,还得老老实实和自己道歉,没这种风度在上流社会就混不下去。
“嘿嘿嘿嘿……克莱尔,我坚决不收回刚才的话,他还是一只没长羽毛的信天翁,尽管叫声很大却半米都飞不了。”洪涛此言一出,不仅这个啥三世的笑了,餐馆里的人几乎都在笑。
“你不是和我说过曾经驾着帆船在冬季的半夜穿越了德雷克海峡吗?好望角和德雷克海峡比就是一座内湖。加油,这里已经很多年没举行过这种决斗了,一定要捍卫克鲁格家的荣誉!”
可是和已经决斗了,人家还会帮忙吗?这一点就是文化习惯上的差别了。决斗文化在一部分欧美人的传统里是非常高贵的,如果你是个平民老百姓都没决斗的资格,必须是社会承认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才有这种殊荣。
“我,吉斯·徳·鲁伊特三世,要与你……你叫什么来着和*图*书?艾特,对,我要与中国艾特决斗!接受吧,你是特鲁格家的女婿,不能拒绝。”
鲁伊特是开普敦市议会的议长,他家历代都是南非的政治家族,六几年的时候还出过一任国防部长。如果没有曼德拉,说不定混个总统当当也不是啥难事儿。
“别担心,我会找一位最好的船长跟着你的船,不会出危险的。”托马斯根本就没吃晚饭,一直都在吧台和那群老头聊天,喝得差不多了才回到桌子上拍着洪涛的后背表示了些许关怀。
对方是个老头没错,可是有枪的老头并不比一个小伙子差多少,他也没老到扣不动扳机的程度,看样子还挺壮实的,说不定刚五十出头。就算用刀剑自己也没把握,真没玩过那种器械。
几分钟之后洪涛也笑了,笑得格外贱,一边笑一边忙不迭的和那位鲁伊特三世击掌盟誓,完成了决斗的前期程序,哪天开始决斗还得看天气预报。
古人云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丹别看是个女人,但丝毫同情心都没有,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德性和托马斯一模一样。她还嫌不够热闹,要把这件事儿当节日过,必须广泛宣传。
第二天从上午十点开始托马斯就和丹忙碌了起来,拉着http://m.hetushu.com洪涛和江竹意又跑到了一个建在海边悬崖上的大宅子里。看样子这里也是丹的家,因为里面的黑佣人张嘴闭嘴都是master。
洪涛听完规则之后本来想直接认输的,脸和命比起来显然后者更重要。自己又不打算长期生活在这里,也就不存在脸面问题。至于说托马斯,他的脸面关自己屁事。
“你还没问过我会不会驾驶帆船,再好的船长在晚上也不可能及时救起好望角的落水者,你是不是很盼着我自然死亡啊?”
摊上这么一个老丈人洪涛也觉得很倒霉,他不光不向着自己,还伙同外人一起来给自己下绊子,自己在一边看笑话。
“鲁伊特,他是柔术冠军,我建议你们在岸上决斗,那样就不用去大海上受罪了。”连托马斯都在笑,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只有丹心眼好,站出来为洪涛主持公道。但听上去她好像也不是为了阻止决斗,而是不愿意去海上,说到底还是为了她自己舒服。
面对洪涛的责问托马斯一脸的无辜,还把洪涛吹牛时的话搬了出来。洪涛清楚的记得当年自己和他说起这件事儿的时候,他一脸不屑的表情,根本就不信。可现在他居然拿出来当证据,这人品,已经趋于负无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