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12章 人命不如牛

这下周川也放心了,打算和李兵好好聊聊,先把这件事儿定下来。不过在工厂里没法聊,这里只是个公路旁边的小村子,要吃没吃、要喝没喝、要住没住,想聊还得赶回马塞卢市区,这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
莱索托的治安状况并不好,尤其是在城市之外,在不明情况下贸然停车很危险。所以周家兄弟和李兵朋友的三辆车并没停,直接拐上了旁边一条岔路,打算多走几公里绕道。
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李兵热情的接待了周家兄弟,也没对周家兄弟入股新工厂的事儿有特别大的反感。双方谈了一天多时间,基本敲定了入股细节,然后就一同驱车前往位于马塞卢城东北二十多公里的新工厂参观,陪同的还有双方共同的那位朋友和朋友的保镖。
“咯咯咯……人家有个好爹嘛,杀人都不算事儿,我这个正牌警察处长都能变成通缉犯,几个绑匪还能入了人家法眼?”紧接着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操着一口的京片子,笑声很清脆,可以听出心情很不错。
这一男一女正是洪涛和江竹意,两个人都在笑,如果不是觉得开怀大笑有点傻,早就笑得喘不过气了。对于周京的质和_图_书问,洪涛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冲身边的两个小黑人用南非英语嘀咕了一句。
这不,一看到李兵在莱索托干得挺红火,周川就有点眼馋,然后老毛病又犯了,总想不劳而获,又想在李兵的新工厂上做点文章。
现在这个场面太合适不过了,连伪装都不用,只需要把尸体解绑然后塞上武器就成。至于说这件事儿的起因和过程到底是什么,谁会去追究呢?在这块土地上有几十种理由可以解释这种结果,别人愿意信哪个就选哪个,反正每个理由都和自己无关。
新工厂确实正在扩建,采购的新设备也已经运抵了一小部分,看规模李兵是投了不少钱,有点大干一场的意思。
当保镖兼司机在车胎上发现两个三角钉后,立刻就察觉到了危险,但为时已晚,危险已经到来。十多名披着灰黑色斗篷的人端着冲锋枪突然出现在三辆车不远的地方,那名下车查看的保镖刚有一点不太明确的动作,就遭到了好几支枪的射击,直接被达成了蜂窝煤。
人家这些牛真不白拿,走之前还询问洪涛需要不需要售后服务,他们可以帮忙处理尸体,只要再加一头牛就和图书可以。
虽然这个工厂满打满算也比不上国内的半次投资规模大,可现在不是不在国内嘛,有机会赚点也是好事儿,总比坐吃山空强。
转眼间枪决了五个人,两个小黑人啥反应都没有,连比划带说的和洪涛聊了几句,一挥手,带着他们的人开车走了。
再然后的事情李兵就非常熟悉了,因为他经历过一次。车队里的每个人都被赶下车跪在路边,一个个被蒙上头、堵好嘴、捆成粽子,扔上了随后赶来的运羊毛卡车,一溜烟的向北方开去,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南非边境。
更重要的是这次李兵找对了下家,新工厂已经和一家澳洲公司签订了正式合同。这两天周家兄弟也没光和李兵磨嘴皮子,他们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调查了一下澳洲公司的底细,结果发现这家公司实力挺强,在西澳地区是行业顶尖的存在。
最主要的还不是金钱上的收获,通过这个工厂项目可以让自己重新找到信心,同时也能给家里看看,自己离开家庭背景并不是一个废物,还是有真才实学的。
“这话问的真没水平,吃羊肉把脑子吃傻了吧?我找你们兄弟俩想干什么,你还用得着问我?m.hetushu.com¥……&¥%¥¥。”
而且它的背景也很让人放心,和中国一点关系都没有,甚至连个华裔高层和股东都不存在,完完全全是一家澳洲当地白人的企业。
那就只能亲自去一趟马塞卢了,不能不说周家兄弟不小心,为此他们特意在姆巴巴内雇佣了三名荷枪实弹的当地保镖,然后一起驾驶两辆汽车从陆路前往,事先并没通知李兵。
可是谈这么大买卖显然不是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的,李兵显然也不可能离开莱索托到斯威士兰来,即便他想来周家兄弟也不会让他来。
所有的尸体都将被扔进河马、鳄鱼肆虐的水塘,通过它们强劲的胃永远消失在这个星球上,重新进入元素循环,中情局来了也找不到啥。
谁也想不到,这一绕居然就绕到了鬼门关。土路上也不是很平静,走到一半时前面的车就不动了,因为车胎瘪了。
那里的黑人士兵显然和开车人有了什么默契,看清车牌之后立刻就把脸扭到另一边,愣是装没看见,没有任何检查就通关了。
要说人命在某些地方真不值钱,不论身份高地,三只母牛就是价格,还是零售价格。如果洪涛再有点耐心和拉亚亚泡蘑和-图-书菇,说不定还可以再便宜点。
此时周川还算比较镇静,嘴里的布团刚被取出就和保镖用英语交流了起来。不就是绑架嘛,这种事在当地不算太新鲜,一般都是图财,给了钱基本都不会有事儿。
而且这里的黑人很穷,让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太高的价格,交付赎金也不会有太大损失,甚至都比不上一套西装贵。
首先倒下的就是李兵的那位朋友,他连头罩都没摘、嘴里还堵着布团、绑架者是谁都不知道,只听到了两句对话,脑子里还是一片迷茫,就直接见上帝去了。
就在离开新工厂刚刚五六公里时,问题出现了,路面上有两辆装运羊毛的大卡车发生了剐蹭,几个当地黑人司机吵得不可开交,把本来就不宽的公路堵得严严实实。
“啧啧啧,有钱就是有底气啊,你看看人家这个派头,走到哪儿都不带低头的!”可是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句中文,让周川浑身的汗毛立刻就炸了起来。这个腔调真熟悉,好像昨天还听过。自己混到这个份儿上,就是拜操着这个腔调的人所赐。
随后被击中的就是那四名斯威士兰和莱索托保镖,他们应该算工伤,而且是牺牲在工作岗位上,一点都不冤。从和-图-书事这个行业,天天在水边溜达,早晚会湿鞋的。
“和他们说,我有钱,要多少我们可以商量。”又在卡车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车停了,一群人被人从车厢的羊毛堆里刨了出来,挨个扔下车。
“姓洪的,你想干什么!”还没等周川想明白,周京的脑袋已经转过去了,头罩也被揭开,然后就看到两张笑眯眯的脸。亚洲人的脸、他最不愿意看到的脸。
事实证明洪涛这段时间的刻苦学习没白费,他这嘴蹩脚的南非英语小黑人居然听懂了。但听懂的后果很可怕,两个人枪口一抬,绕到前面开始向跪着的一排人近距离点射。
洪涛拒绝了他们的好意,这些尸体留着还有用。他们会成为两批绑匪,最终打死周家兄弟的就是他们,理由嘛,随便编呗,什么分赃不均、黑吃黑都可以,反正死人是不会反驳的。
现在周家在国内处境并不太好,谁也无法保证会不会有国内的人突然找上门来。这个老窝必须尽量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
这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如果没有这些保镖的尸体,那他还得多花几头牛的代价换来别的尸体,反正得弄出一个像模像样的枪击现场来解释周家兄弟到底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