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11章 引蛇出洞

有些想法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江竹意虽然已经是个现代人,也习惯了现代生活,可骨子的有些想法还停留在宋朝,哪怕知道枉然也依旧会去追逐,没治。
“你怎么知道金月死了,谁告诉你的?”洪涛又要急眼,这个名字是逆鳞,不该知道的人提起来就意味着可能是参与者。假如大斧子也参与了害死金月这件事儿,那自己还得让他死,这次就不会有幸存者了。
莱索托这个小国家没啥农业、也没啥工业基础,唯独盛产羊毛和马海毛。只是当地的加工业太落后,光靠出口原料赚不了几个钱。
“……你是想让我去抓李兵,就像以前你帮江警官抓飞贼一样?”聪明人一点就透,大斧子只迟疑了一下,就大概猜出洪涛要干嘛,还举了一个例子。
那个案子已经过去很久了,当事人没提出异议、罪犯有已经处决,想查也查不清。就算是洪涛帮助江竹意抓飞贼的情况,也是他自己根据两个人的关系分析出来的,要证据没证据、要细节没细节。
飞贼的事儿一直都是洪涛心底的疙瘩,主要是那些美元,看来大斧子真没少研究自己,这些陈芝麻烂谷子都抖搂出来了。
和-图-书于说凡凡孩子的问题,洪涛确实是这么打算的。姓什么不重要,现在江竹意也有了身孕,如果她怀的是个儿子,还是第一个姓洪的男孩,那她肯定会很满意的,嫡长子啊。
“这事儿不怪你,也不怪郑大发,妖怪就怪上面那位,总玩什么阴差阳错,倒霉的大多数还是好人。嘘……警卫回来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这是机场存储柜的钥匙,里面有一部卫星电话和一些本地货币。”
既然已经和李兵达成了君子协议,只要他守信,自己就不会出尔反尔。这只不过是一个让大斧子留下的借口,最终洪涛要给大斧子的功劳更大。
洪涛化妆之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想笑,但现在没功夫去笑。丹安排的那两个女记者耽误不了警卫太多时间,必须长话短说。
他们俩从国内出来之后一直都在寻找可以投资的项目,可惜在斯威士兰、莱索托这种落后的小国里机会太少,就算有也不能去和当地酋长抢,更不敢和他们合作。短期之内他们俩又去不了发达国家,只能在这里窝着,光有资金却不能投资,这让周川很郁闷。
“别激动,我那天去晚了一点,这件事儿说http://m•hetushu.com起来我也有责任……”一看洪涛的眼神大斧子就知道又要坏事儿,这时就别隐瞒了,到底周家人是为什么绑架金月的全过程还得全盘托出。如果他认为是自己害了金月,那也是活该。
听完了欧阳天钺的讲述,洪涛大概知道周家兄弟为什么临走临走还要去抓金月,他们是想用金月逼自己就范。
但老天爷开了一个玩笑,自己和江竹意恰好都不在小院里,而杨老头又是个生无可恋的老混子,死对他而言反而是种解脱。他开枪只是为了警告自己别回来,真是个狠人,一条命说不要就不要了。
这都是托马斯主动安排的,他还从鲁伊特家借来两名上了年纪的黑佣人专门负责日常采买,以减少洪涛和江竹意公开露面的次数,同时也让丹和他自己避开了随时都有可能遇到的危险。
为此莱索托的王子都亲自到新工厂视察了一番,不管是真懂还是假懂,反正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和不少优惠政策。这在意个小国的首都算是件不大不小的好事,当地新闻媒体也没闲着,连篇累牍的报道了李兵的那位朋友。
“你来南非就是为了找他们俩?这么说金月和_图_书真的被杀害了!”这下大斧子终于明白了,金月确实死了,藏尸体的人不用问啊,就是洪涛。
洪涛对这个安排毫无异议,趋利避祸是人类的本性,丹和托马斯作为局外人没必要跟着自己一起倒霉,他们能提供如此大的帮助已经算很讲究的人了。虽然自己嘴上一直都说托马斯这位岳父不地道,其实心里一点怨言都没有,只是不愿意让他太舒服。
“慎言啊,我现在有点后悔救你了。飞贼是江警官自己抓到的,我只不过是在一边摇旗呐喊见证了一位优秀警官为人民服务的全过程。这件事儿以后最好别提,还是先聊眼下吧。”
“这件事儿算是秘密,谁也别告诉,为了来见你我把头发都染了,还尼玛有点过敏。我问你,如果你说已经找到了李兵的具体位置,国内还会不会把你调回去问罪?”
周京其实更郁闷,他的长项是借助关系经营灰色势力,可是到了这里,别说灰色了,黑白都不能碰。想花天酒地更没条件,还得时刻提防着别人,身边除了二哥也没有能真信得过的朋友,日子过得很不舒服。
名义上这家工厂不是李兵的,他也不敢出头露面公开投资。这也是当初和图书他为什么不乐意注资的原因,这种合作太被动,一旦他那位朋友有了什么不好的想法,他会吃大亏。
谁知道阴差阳错,金月可能是被吓坏了,慌不择路一头跑进了院子。到底是误伤还是周家兄弟恼羞成怒,最终导致金月被打死,这就得去问周家兄弟了,估计他们也不会忘掉的。
“有可能,但我顶多当个协助者,不会再成为主要成员,也分不到多少功劳,于事无补。”大斧子也不想去揭洪涛的短。其实洪涛多想了,他还真没查到洪涛私藏赃款的事儿。
“这就是命啊……她的命太苦,两辈子都没享到福儿。如果早听劝走了多好,说不定现在我们俩已经在美国西海岸安家了。”
搞了这么大动静,又有一个摇摆不定、嘴上没把门的朋友,周家兄弟和洪涛算计的差不多,很快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只要能留下就可以,功劳不止李兵,搞不好还有两条大鱼,比如说周家兄弟……的尸体。”洪涛并不想出卖李兵,做人要有原则,不能拿嘴当屁股用。
这样一来凡凡也会兴高采烈、她家人估计也不会太反对,江竹意还能暗中偷着乐,换来这一切的只是个姓氏,儿子还是自己的,为什么www.hetushu.com不呢。
二月底,之前只来过一次电话的李兵终于肯露面了,他按照洪涛的吩咐完成了向马塞卢近郊的那家纺织厂的注资,不仅偿还了厂子的债务,还购进了一批新设备,并联系到了一家东南亚客商,达成了初步供货意向。
一年这方面的市场一直都被澳洲、南美霸占着,有了这份供货协议之后,不光可以让李兵大赚一笔、创造不少税收,还能给周边的畜牧业带来利好消息。
“我希望他长大以后过上平凡的日子,又希望他此生一帆风顺。你们欧阳家人丁不旺,凡凡和我商量过了,让他随你们家的姓儿。别问我是为什么会同意,请叫我雷锋!”
而洪涛废了这么大力气跑到南非来就是为了报仇,他对自己这船人玩命下死手也真是误会,处于这种情绪下的人要比平时狠一百倍。
海难事件并没引起南非政府的太多关注,一周之后大斧子就被领事馆的人接走,然后一切又回归了正常。只是洪涛和江竹意换了一个住处,搬到了丹在山坡更高位置的一座小别墅里。
“你肯定有办法联系我,只要告诉我你的居住地,我就能想办法找人去联系你。暗号就是我儿子、你外甥的名字,他叫欧阳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