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14章 有家不能回

完成了报仇计划,洪涛现在身心都很疲惫,哪儿也不想去,只想回家休息休息。李兵的事儿已经扔给了托马斯,其实在这件事儿里最大的赢家就这位李副处长。
要是这样算起来,自己回去之后必须和父母说明白,还得麻烦退下来好几年的姥爷。让他们把国内几家欧阳都联合起来,卯足了劲儿用各种方式去给周家落井下石,不把周家踩下去以后欧阳家就别想踏实。这是逼着自己的家族站队,太尼玛坏了!
第二天李兵就把周家兄弟未来两天可能的活动路线也发了过来,洪涛再告诉拉亚亚,然后就啥也不用管了,人家到底怎么把人给弄回来根本不会事先说明,只需要知道目标的准确位置就可以,要是再有具体路线和时间更好。
最倒霉的反倒是自己这个胜利者,手刃仇人没有任何快感,还惹了一身嫌疑。刚在开普敦发现自己的行踪没一个月,结果周家兄弟就在南非境内被宰了,是个局内人就会怀疑到自己脑袋上。
他只是受了点惊吓,但却得到了一个工厂的全部产权,还有张家旗下的公司长期收购产品,只要别嘬死,这辈子基本就算拿下了。
http://m.hetushu.com涛比他们跑的还快,张家的私人飞机在事发四个小时之前就已经降落在布隆方丹机场,等大斧子他们登上早班飞机时,洪涛和江竹意已经过了赤道,正在加纳首都阿克拉换成了冯家的飞机,下一个目的地是美国西海岸城市圣迭戈。
现在总不能无功而返,那就太窝囊了,再让大斧子顶雷也失去了意义,如果能把李兵抓获算可以接受的结果。既然大斧子暂时查不出问题,那就接着原地待命等待下一队人马抵达,多少也能当个行动向导。
自己和江竹意可以在国外漂着,这辈子都不回国也没问题,但金月和杨老头等不了,眼看气温就要回暖了,那个窑洞也不是冷库,如果不及时处理,尸体早晚得被虫吃鼠咬。
这次带队的队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胖子,他和大斧子好像挺熟悉,见到这个场面之后立刻就有了些想法,把大斧子拉到一边打算先探探口风。
也没啥可安排的了,一队人就剩下欧阳天钺一个,领事馆的参赞也证实海难确实发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即便有人心中产生了疑问,也没法把责任全推到大斧子和-图-书头上。
他给自己留下的这些尸体要说是功劳确实不小,可也保不齐是个大包袱。万一周家人扛过这次不利的局面,那以后他们肯定要找自己玩命。杀子之仇,还一下两个,能不报嘛。
“冯哥,我和你一样也是两眼一抹黑,这位向导还是老王生前给留下的。他只是收了老王的钱,完成之前还没完成的交易,再想让他们有更多帮助基本不可能,这些人死心眼,不和陌生人做生意。”
“要我说还是勘察完现场拍照走人吧,这里也不是法外之地,遇到麻烦这些人马上就会不认识咱们,我可不想再进一次警察局了。”大斧子肯定知道这场参案是谁干的,但他不能说,还得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欧阳,这件事儿可有点麻烦了,李兵没找到,怎么把这两位给碰上了,还是死的。咱们该怎么向上汇报,连是谁下的手都不清楚。”
当大斧子的小队接到拉亚亚的通知来到指定地点之后,现场的惨状让这些见惯了生死的人也有点咧嘴。尤其是周家兄弟的死法儿,整个脸都走形了,身体全都以匪夷所思的姿势扭曲着,可见生前受到的痛苦有多大。
和-图-书终洪涛还是把当恶人的机会让给了小舅舅,他比自己会哄人,也跟更有经验。反正金月人也没了、仇自己也为她报了,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么多,再深究下去就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了,除了节哀顺变还能怎么办呢,相比金叔叔也能想明白这个道理。
天亮之前大斧子他们也离开了这块是非之地,连开普敦都没回,直接转道布隆方丹,从这里通过领事馆的协助坐当天的班机迅速离境回国。
“向导说了,这是两拨毒贩子发生了冲突,很显然,周家兄弟和李兵这方失败了,胜利者开走了缴获的两辆卡车,其中还有两名俘虏。按照他们这里的惯例,俘虏也活不了,最终还是会被处死,搞不好比他们俩还惨,连尸体都找不到。”大斧子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他很清楚洪涛不会轻易把李兵交给自己,所以已经想好了几套说辞,现在这套还不是最坏的。
洪涛真的把周家兄弟给找到了,也真的报仇了,只是手段太过残酷,让人看一眼心里就揪得慌。另外大斧子心里也在暗骂,对象还是洪涛。
光处理好金月的后事还不够,最麻烦的一件事儿现在就要面对了。金月没了的事www.hetushu.com情不能总瞒着金叔叔,可是去和自己的岳父说呢?这个差事很愁人,洪涛自己都不敢给老岳父打电话,生怕他听到女儿的噩耗直接就挺了。
大斧子出院之后通过领事馆的专线向国内汇报了发生在开普敦的海难,同时也表示李兵的具体位置已经查明,后续听从领导安排。
在收到李兵第三次短信之后,洪涛就通知了大斧子,李兵要在这两天离开莱索托前往莱迪布兰德南郊洽谈业务。大斧子的小队二天前就抵达了这里,好笑的是他们找的也是拉亚亚,只不过没在这个村子里居住,而是去了拉亚亚其中一个老婆的村子,和洪涛相距不过七八公里。
这次的伏击行动准备的比较充分,周家兄弟刚到马塞卢没几个小时,李兵就给洪涛发来了短信。然后洪涛就带着江竹意乘坐最快的一趟航班抵达了布隆方丹,再次回到了莱迪布兰德。
于是大斧子就这么留了下来,国内的支援来的也很快。只不过这次大斧子成了边缘人物,住都不住在一起,也不通知他任何行动信息,只是在如何把李兵引出莱索托的事情上他才有发言权。
现在洪涛是有家不能回,只能先去张媛媛哪儿和*图*书找找家的感觉,什么时候能回国还得看微点案和周家的最终处理结果。
大富大贵不太可能,在莱索托首都里当个小富翁肯定没问题。而且他手里的那些黑钱还可以通过张家慢慢洗白,纵然大部分都要变成信托基金,不能随便支取,那也比整天被别人算计强多了。
洪涛联络大斧子的方式很简单,是通过当地一名黑人摊主。不管是大斧子还是二斧子,总得吃东西吧。需要的时候,这位黑人摊主就会塞给大斧子一个纸条,上面开头写着欧阳帆三个中文,下面就是洪涛想说的内容。
和上次一样,先和拉亚亚谈好价格,但不用洪涛再去亲自采购了,他已经算是回头客,允许缴纳现金由拉亚亚代购。
“有没有可能找到另一批人,哪怕是多花点钱呢,回去也好有个交代。”中年胖子对大斧子的说法不太满意,周家兄弟会不会参与这种破事儿他无从考量,但光有这么一个说辞好像太简单了,连个人证都没有。
洪涛已经把周家兄弟的两根手指交给了托马斯,请他尽快转交黛安,然后让黛安再去找到郑大发,麻烦他去那个土窑洞里找到尸体,火化之后把金月的骨灰送到自己小舅舅手里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