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34章 长子欧阳帆

“好吧,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早点睡,但愿到明天你可以不厌恶。”吉达有一个优点,她心很宽,不太在意洪涛的恶言恶语,也不去和洪涛争论那些永远不可能有结果的话题,也可能是不屑。
可能是因为磨练的次数太多了吧,也可能是因为这辈子没有什么雄心大志可谋划,脑子里有空间来装下这些生活琐事。现在洪涛对小孩子也不特别抵触了,笑是发自内心的笑,爱也大部分是真的。
“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你们这是看我虎落平阳,全都围上来欺负我是吧!”原本在洪涛心目中白女士是最忠诚的代名词,现在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眼瞎。
“没有,白女士觉得这是好事,但她不是我母亲,没权利替我做主。你到底能用什么方式让我回国,还不会被逮捕,我很好奇。”
“……这些东西能给你答案。”吉达没回答,而是下了飞桥,很快就拿着一个皮夹子走了上来。
好在她还有点底线,没说自己是个预言家,只是说自己非常有商业天赋,话外音无非就是让吉达别找其他人了,咬准了自己别撒嘴!
“不是开医院,是和当地医院合作,对这http://m•hetushu•com种疾病进行临床研究。必要的时候还会提供药品、设备和医务人员。你将以理事会正式雇员的身份随同前往,并担任我的私人顾问。如果可以话,我还想让你担任我的翻译。”吉达肯定了洪涛的猜测,并把洪涛的具体身份问题也阐明了,还提出了更多要求。
她也将以联合国人道主义特使的身份前往京城,全程监督、协调这次人道主义援助活动。洪涛就算从来没和什么联合国组织接触过,但光靠猜也能猜出她到底会用什么方式带自己回国,还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证自己的安全。
“成交!”吉达很精明,深谙报虚价的艺术,并没打算逼着洪涛答应什么,懂得见好就收。
其实就算听出来了也会装没听出来,有本事的人脾气都怪,只要事情办好了骂两句根本不算事儿。政客脸皮厚,从小就长在宫廷里的人比政客脸皮还厚。
她在一百件事儿上都忠诚,可是一件事不忠诚就把自己卖得干干净净。不光是答应了吉达的请求,还为自己说了不少好话,比如张家和冯家生意上的事儿。
“这么说你接受我的任命了和图书?”吉达懂中文,但还达不到保罗的水平,听不出来洪涛在骂她是狗。
“你要去京城开医院!让我跟着你一起回去筹备,以这个什么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的名义?”皮夹子很精美,摸着就是真皮的,还是羊羔皮,上面印着一个金色的徽记。
好在痛苦之中还夹在着一些欢乐,月底洪涛多了一个胖乎乎的儿子,虽然他姓欧阳,名帆,但学血管里流的是自己的血脉。
“你当然有资格厌恶,可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一辈子都希望能像你一样厌恶一次。”吉达这句话让洪涛真感觉到了厌恶,标准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站着说话不腰疼,或者叫无病呻吟。
在这一点上吉达并没向洪涛隐瞒,她只能尽量保证洪涛在国内的安全,不可能做到百分百,具体结果如何,还得看她和政府之间的沟通情况。
吉达倒是挺通人情,她主动阻止了洪涛白天去医院欧阳凡凡母子、晚上回到船上再继续看文件的两地奔波举动,特批了一个月的产假,让洪涛去和欧阳凡凡一起享受天伦之乐。还把石澳那座房子借给这一家三口,等欧阳凡凡和孩子可以出院之后,就可hetushu•com以先有个临时的家。
但产假的时间不能太长,天伦之乐也是短暂的,不管洪涛乐意不乐意,六月初必须跟着吉达的代表团启程去京城。至于还能不能回来、以什么身份回来,现在还是未知数。
为了顺利见到欧阳帆,洪涛还得穿上手术服,从里到外一顿消毒杀菌,然后站在手术室隔壁的窗户前,全程观看剖腹产。不这样欧阳凡凡就会紧张,拒绝做手术。
不过它不是什么高档皮具,只是一个文件夹,那个徽记应该就是吉达的族徽。里面有一份英文的计划书,洪涛只翻看了两三页,心里就有答案了。
“翻译还是算了吧,我不懂医疗知识,很多专业名词都不会说,更不想参加那种会议。”正式雇员、顾问之类的头衔洪涛都可以接受,但翻译就有点麻烦了。
计划要往中国派遣国际医疗小组,专门针对婴幼儿恶性肿瘤防治方面给予帮助,这个援助活动的发起人和执行人就是吉达。
这件事儿对自己是没亏吃,但只是表面上看,实际还有没有幕后阴谋真说不准。越是遇到占便宜的事儿就越得谨慎,哪儿那么多馅饼会砸到自己脑袋上啊,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http://m.hetushu.com
“当然可以,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们就可以开始看那些枯燥的东西。说实话,每次当我看到它们时都有一种厌恶感。”吉达难得一见的笑了,好像是摆脱了一个大麻烦,笑得很开心。
二零零六年的四月,对洪涛而言是个痛并快乐着的月份,吉达的各种投资报告像雪片一样从全世界各个角落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飞向了香港,现在洪涛已经不是厌恶了,而是恨。
当洪涛把这个小肉球抱在自己怀里时,既没有当初抱洪杉时的不适感,也没有看到洪鲵降生时的无所谓,更不像洪琪小时候要假装出来疼爱,确实能感觉到他和自己有那么一种割舍不断的联系。
洪涛算是领教了这位公主胡搅蛮缠的本事,再也不敢随口瞎答应了什么了。既然是交易那就把双方筹码都亮出来,看看是不是对等,然后再聊买卖成不成交的问题。
按照文件上描述,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近些年通过不知道哪儿来的统计数据,发现中国婴幼儿恶性肿瘤的发病率急速升高,于是就有了一个出于人道主义援助的计划。
自己又让这个老处女给坑了,这么大的工作量如果都让自己来完成的和*图*书话,一年不出屋都干不完,可这些东西又都是她的隐私,真不方便雇佣外人参与。更可恨的是,自己居然还是自愿的,让一个习惯坑人的人适应被人坑的滋味是非常痛苦的。
吉达已经做了她力所能及的一切,联合国也不是她开的,能为自己争取到一个正式雇员的身份,估计也付出了不少代价。
自己可是通缉犯兼杀人犯啊,估计在高层眼里是极度危险的存在,让自己陪着吉达去参加官方正式会议,洪涛觉得恐怕没有那个领导人肯来。自己的名字只要一报上去,就会被各级办公厅否了。能安安稳稳回国就已经很赚了,哪怕接受点审查都没关系,就别去主动招惹更多关注了。
“先别急着成交,我还没答应当你的财务顾问呢。或者说我有没有让你财务状况转好的能力,在没看到具体数据之前,我也无法做出准确评估。”吃亏上当就一次,现在洪涛可不会再被吉达钻空子了。
洪涛自然明白这个道理,现在谁也不敢说自己回国就能绝对安全,有没有联合国雇员的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高层怎么定义自己的属性。是一颗毒瘤那就必须铲除,是一摊臭狗屎反倒能留下,大不了不去踩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