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66章 我男人是神仙!

自己会预测未来的事情严格说起来并不是秘密,至少在核心圈子里不是。但怎么说呢,不管是张家老太太还是冯女士,恐怕都不相信自己说的只是预测。
“你怎么知道的?她和你提了!”这句话让黛安的欲火顿时冷却了一大半儿,要是吉达和洪涛摊了牌,那自己不就成了叛徒嘛。这可比刚才对江竹意的猜测厉害多了,标标准准的勾结外人算计自己人。
“睿睿,把你那些玩具都给我找出来,再拿根绳子把她腿捆上,我倒要看看她能硬气到什么程度。”洪涛也有点生气,气的就是黛安被吉达轻而易举的就诱惑走了,自己还没法马上揭穿这个阴谋。
现在黛安终于改变了想法,因为齐睿非常严肃的向她发布了一个通告,告之洪涛是个预言家,且预言结果极其准确,从未失误过。
很快黛安就知道洪涛打算怎么动刑了,他的手不光停在胸前,还伸进了裤腰,该死的手指肚正轻轻的摩擦着自己。
“哦?没人说?”洪涛又把脸往黛安眼前凑了凑,还向她耳朵里吹了口气。
黛安被惩罚得挺惨,但并没有伤害,这方面洪涛控制的很有分寸,最多算是夫妻m.hetushu.com间的调情游戏,只是多了一点强制性的节目。
对付不了吉达没关系,可以拿黛安撒气,顺便教育教育她谁才是说话算数的人。不管有多大本事,该卧着的时候也得卧着,不能没有规矩。
“她和我说不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帮她做了什么。你不在的这些天里我大概看了看那些账目,有两笔钱怎么去了也门,那破地方能投资什么?”
洪涛对黛安的反应好像已经算计到了,干脆双手一掀,直接把黛安的上衣撩到了头上,然后麻利的用衬衫在她背后系了个死扣。这下好了,黛安的两条胳膊等于被绑在身后,上身还光着。
“吉达也没和我说什么……”什么叫心虚?黛安此时就是标准的心虚,别人都没提,她自己就说出了一个人名。
“哎呀,你们俩就不能规矩点啊,肚子大了还瞎折腾。听话听话,放开她,以后不许再玩这些了,生完孩子再说。你要是想我就给凡凡打电话,让她代替我们。”黛安的喊叫声把刚进院子的齐睿给惊到了,冲进屋不由分说就把黛安从洪涛手里解放了出来。
“我得做梦才能获知未来和*图*书,你不让我睡觉怎么做梦?”洪涛根本没想到黛安这种受过高等教育、还在社会上闯荡了多年的人会这么容易相信特异功能之类的屁话,可她就是信了,好像比齐睿还痴迷。
光剩两条腿的黛安肯定不是洪涛的对手,很快连裤子也没了。再被洪涛上下其手专挑敏感地方揉搓,还没完全熄灭的火焰又熊熊燃烧了起来,几乎是说半句就得喘口粗气。实在难受的时候只能破口大骂,期望能激怒洪涛赶紧动真格的。
“我也可以独挡一面,张家太大,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控制的。如果能在中东国家和当地王室成为朋友,甚至更亲密的关系,岂不是更好?”
“不服!我不……服……”猛然间又被洪涛把上衣撩了起来捆住了胳膊,连续两次被同一招制住的黛安真有点恼羞成怒,两条腿不住踢腾着。
“知不知道我能活到多少岁?十年后的香港是什么样子的?咱们的孩子又是什么样子的?”知道自己的男人是半仙之后黛安很快就屈服了,但有个副作用,就是她的好奇心也跟着来了,拉着洪涛不断的问东问西,根本不让睡觉。
“她想让你帮她……复国m.hetushu.com……”黛安知道躲不过去了,洪涛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才会逼问自己,那就招吧。
洪涛其实也不确定吉达和也门是否有特殊关系,但不管有没有,除了投资之外最好别掺合她的其它事物。
既然已经把话说开了,黛安也就不再遮遮掩掩,把她自己的想法统统抬了出来,试图从洪涛这里杀出一条血路。
黛安以前也是这么想的,她根本不认为洪涛是凭借什么特异功能掌握了未来,更觉得是一种理性的推算结果。
光是肉体上的满足还不成,这不过是个借口,真正让黛安屈服的并不是刑罚,而是齐睿的一番开导。
“我没地方帮她找人去,也不认识什么神秘家族,更不想成为王室的朋友。既然我不想了,那你也不能想,就这么简单,服不服?”洪涛是真没法和黛安解释自己为什么不能帮助吉达,那索性就不解释,讲理讲不通就玩混蛋呗。
洪涛一旦下了狠心黛安能有好才怪,再加上一个言听计从的齐睿助纣为虐,她这半宿简直就是在地狱里度过的。
“那你是怎么回应的?她是不是让你先别和我讲,等时机成熟之后再挑明?”洪涛死死压住黛安不断挺动和图书的身体,两只手的动作更大了。
“她要你帮她干嘛?”洪涛丝毫没手软,还又加了两分力量,瞪着眼逼问,真和刑讯逼供差不多。
“是她的私人捐款,给当地孩子的。我看过照片,当地的卫生情况很糟糕,那点钱也干不了什么大事儿。你个死变态连孕妇都欺负,有本事放开我!”
“现在还不好说,我只是不想让你和她走太近,更不要掺合她们族群和宗教里的事儿,那会很危险的。”
“你觉得也门的捐款有问题?”黛安没有被解放的觉悟,只把衬衫从头顶翻回来遮住身体。
“吉达说如果你能帮她找到那个神秘的家族,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很大!你在美国留下了琪琪母女、又把江竹意送到欧洲,不就是想拿她们当退路嘛。”
“嘶……疼……”然后黛安就被掐得直吸溜凉气,全身光打挺却无法反抗,不知道什么时候毛衣和衬衫已经被洪涛弄成了牢笼,死死的困住了她的双臂。
在如何说服黛安的问题上齐睿给洪涛提了一个建议,能不能部分告诉她真相。只有这样才能说明白很多问题,以后也就不会再出现类似的矛盾了。
“嘶……她想让你帮她找到那个神秘的http://m.hetushu•com家族……然后……啊……然后想办法重新夺回王室的控制权。”太混蛋了,明知道自己怀孕之后欲望很强,还用这个办法挑逗,简直不是人啊!
“现在你怀孕都三个多月了,我也不能再动刑,不过绑起来折磨折磨的办法还是有的。你是打算直接招供呢,还是打算尝尝我逼供的本事?”洪涛的脸已经快贴到黛安脸上了,两个人的身体也靠得很紧,一双手正在黛安的衣服里游动。
“干嘛!?”洪涛确实没听清黛安说的最后那个词儿,但已经感觉到了是什么意思,心里一紧张难免就反应到了手上。
最终不得不选择了屈服,除了发誓不再自作主张之外,还得跪着唱征服,稍微有点跑调,那个该死的电击器就会让人浑身酥麻。
只要黛安表示屈服洪涛就不再折腾她,不光不折腾,还得按照命令行事,再像服侍女王一般把她伺候舒服才可以。
“对对对,你快睡,我搂着你。小时候托马斯就是这么哄我睡觉的,可管用了。”黛安觉得洪涛提出的意见很有道理,立刻改变了策略,强行把洪涛的脑袋按在自己臂弯上,然后用另一只手轻轻拍着洪涛的后背,就差嘴里再哼哼几句摇篮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