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96章 洪安娜

“你别动她,刚吃完奶睡着,这一路可把我折腾苦了,一睁眼就哭啊,塞手指头都不成,非得咬奶。你看看,我这里都快被她给咬肿了!”洪涛刚要过去摸摸小安娜的脸蛋,杨薇又给挡住了,一边说一边就要掀浴袍的前襟。
“一个女人在欧洲混不容易啊,不过你这位夫人不简单,去了没几个月就把蝴蝶公司的广告弄得哪儿都是。我在好几个地方都见到有人拿着蝴蝶公司的产品吞云吐雾,甚至机场里都有。”
“你说这孩子长得像谁?我没有别的意思啊,他和你们俩真的不像,一点都不像……嗨,我说你这儿子都邪乎了,怎么又像了呢?他、他……”
来的时候只有一个洪常青,回去的时候后座的婴儿座椅上又多了一个睡得迷迷糊糊的洪安娜。不知道是不是在飞机上折腾困了,或者是身边有了一个和她差不多状态的洪常青,安娜这一路上不哭不闹,每当洪常青用手指头捅她小脸蛋的时候还会咧开一张没牙的老太太嘴笑。
好不容易见到了杨薇,这位姑奶奶还嫌洪涛早饭送的慢,面茶已经不烫了。洪涛如果不是看到小安娜正安安稳稳的睡在一个婴儿车里,真会把碗扣在她那张刚刚出浴还http://www.hetushu.com红扑扑的脸上。
被杨薇这么一说,洪常青居然举起小手揉了揉眼睛,然后一闭,假装睡了。洪涛觉得这个儿子确实不太像小孩,那就别在外人面前多待了,指不定一会又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呢,赶紧溜吧。
“这事儿我可做不了主,蝴蝶公司是她个人的财产,和我一分钱关系都没有。假如我要是帮你提代理权的事儿,你猜她会不会对我们俩之间的关系多心呢?”
不过这一切都让洪常青给毁了,他真是看得肆无忌惮,整个脑袋都快钻进去了。
回到了家里,洪涛把两个孩子并排放到沙发上,自己蹲着仔细观察。洪常青就别提了,和自己长得没半分相似,或者说比自己长得强多了,眼睛已经脱离了狐狸范畴,不算太大但也不小。
杨薇用另一种方式肯定了洪涛的猜测,然后就开始评价洪常青的长相。这个话题估计也不是她第一次聊起,洪涛这几个孩子都有特殊背景,最神秘的就是这个儿子。
“她好像是去法兰克福参加什么会议的,我正好在机场餐厅里碰上,简单的聊了几句也没多说,她还要赶飞机去伦敦。”
“蓝眼睛也是你妹妹,亲和*图*书的!你爹我有一颗博爱的心,你长大之后最好老实点,有多大本事干多少活,千万不能瞎张罗。”
本来就是个彪娘们,还装疯卖傻,洪涛真是有点头疼。看啥看啊,看到眼里拔不出来咋办。这个女人真不能惹,你让一分她敢上三分,浴袍撩起来,自己今天就真有可能出不去这个屋了。
“但是爹答应你,你娶啥颜色的我不干预,其实小黑人也不错,尤其是混血的,只可惜她们的信仰有点麻烦,到时候爹给你想想办法,别急。”
“记住啊,她是你妹妹,以后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得照顾她。”看完了女儿的相貌洪涛很欣慰,自己的遗传基因好像是隐性的,这就很好嘛,千万不能让女儿长得像自己,那可就毁了。
怪点就怪点吧,自己小时候也是个怪胎,没什么可奇怪的。还是那句话,两个穿越者的结晶,太平凡才是最大的怪事儿。
“废话,我儿子不像我像谁!我看你们还是不忙,否则怎么有功夫整天琢磨这些事儿。先说说他妈妈的情况吧,你怎么见到她了?”
“要我说很可能,毕竟您也是一位很有魅力的未婚女士。这样一来的话,本来还有可能谈成的生意搞不好就砸了。”
和*图*书是说着说着差点把勺子掉地上,因为洪常青突然嘴角一裂,笑了。这一笑不要紧,一大一小两张脸立刻就显得那么和谐统一,必须是亲儿子。
让外人进入电子烟市场不是不可以,但什么时候进、怎么进就得有点讲究了。进早了自己吃亏,明明能吃独食的买卖干嘛非和别人分享呢?进晚了也不合适,那样会多出来一些竞争对手,多一个伙伴总比多一个敌人合算。
“看来我的魅力只对婴儿有效,你看他,一直盯着我的衣襟不错眼珠,可你却在看安娜。”洪涛拒绝的方式就很巧妙,不仅合理,还轻轻拍了一下杨薇的马屁,哪个女人不愿意听男人夸自己有魅力啊。
既然孩子能听懂大人的话,那自己和医生说的话他应该也能听懂。一个当父亲的让医生检查儿子是不是有问题,这会伤了孩子的心。
其实这都不重要,就算儿子真是怪胎,洪涛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哪怕他突然有一天能从手腕上喷出蜘蛛丝,或者穿着内裤飞上了天,都会坦然面对,说不定还会让儿子背着自己去月亮上过过瘾呢。
在这件事儿上洪涛还真不想过多干预江竹意的思路,她应该有这方面的考量。但又不能直截了当和杨薇说http://m.hetushu.com不管,怎么拒绝对方还不得罪人也很讲究。
“别瞪眼,劳驾您冲窗户外面马路上看看,我能在中午饭之前过来就已经闯三个红绿灯了,您这顿早饭最少九分外带一千块钱,这才半年,我的驾照就快废了!”
洪常青一笑是什么德性洪涛心里很清楚,这个孩子能听懂大人的话他也知道,至于说为什么,解释不了。他也从来没带着洪常青去医院里看过这方面的问题,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
“德性,我至于这么吓人嘛!你猜我在德国碰到谁了?”杨薇彪,还坏,但真不粘人,脸皮也没那么薄。一看洪涛不上当也就不继续纠缠,坐下开始吃早餐。刚喝了一口面茶,突然又抬起头,盯着洪涛怀里的洪常青使劲儿看。
“听说那个玩意也是你发明的,还申请了不少专利。要不把亚洲地区的代理权卖给我吧,我帮她分担分担,快速铺货总不是件坏事,你说呢?”
“你和爹比不了,我是超人,多娶几个能摆平。你虽然是超人和超人的儿子,却也只是凡人,娶一个就够了啊。”
“小孩子嘛,天生对女性就亲热……成了,你刚下飞机肯定需要休息,我就不多打扰了。如果晚上有空我开车过来接你去我家旁边的酒www.hetushu.com吧坐坐,酒水肯定没大卫的好,聊胜于无吧。”
儿子的意思洪涛觉得自己看懂了,他对妹妹眼睛的颜色不太习惯,这个问题还得多费几句话,就当他能听懂吧。其实到现在为止,洪涛也拿不准洪常青到底能不能听懂大人的对话。
“……不会是他妈吧?”洪涛眨巴眨巴眼,看看洪常青又看看杨薇,有答案了。
“哎呦呦,我服了、服了!子债父偿,您说怎么补偿吧,除了增加投资额度之外,其它条件都可以商量,能答应的我保证不眨眼。”
不过她比母亲黛安稍微向父系这边倾斜了点,头发、眉毛、睫毛不再是纯粹的淡黄色,颜色深了一些,趋于棕色或者叫淡栗色。可惜还不是直发,软软趴趴、弯弯曲曲的全都贴在头皮上。
“啊啊啊……”洪常青也在观察这个突然降临的小妹妹,甚至比洪涛看得还仔细,然后伸出小手指着安娜的眼睛,提出了质疑。
洪安娜则是另一种风格,高高的眉骨、深深的眼窝、蓝色的眼眸、黑色的瞳孔、圆鼓鼓的奔头和扁圆形的脑袋,一看就不是亚洲人种。
杨薇和江竹意并不太熟,只是在拍卖会上聊过几句,但从她的眼神里可以明确看出,江竹意在欧洲经营的很有成绩,她已经开始眼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