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95章 千金驾到

“没关系,尿了就让你媳妇赔呗,她现在已经可以和各国央行行长吃午饭了,算不算首富我没算过,反正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有钱的女人,没有之一!”杨薇的心情很不错,不等洪涛问就把黛安的情况透露了一些。
“乖,叫两声给你那个坏爸爸听听,他好像不太欢迎你哦!”杨薇逗够了,这才说了实话,合算她的人已经到了京城,电话里又传来了婴儿的哼唧。
也是,谁拿着海量的资金去别人股市里捣乱,还稳赢不亏,都会身心愉悦的。即便不全是自己的钱照样很过瘾,尤其是对黛安这种专业人士来说,那是一辈子梦寐以求的机会,绝大部分人根本连边都沾不上。
“你看你看,又急了,这事儿可真怪不了我们,是她自己非要过去的。你媳妇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在谁拦得住她啊。”
“啧啧啧,我洪家的闺女哭起来都这么清脆。老婆啊,你现在身体咋样啦?”转一转眼珠,洪涛立刻就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黛安呗!也知道她为啥要打电话来,洪安娜已经过了百天,不日即将送回来由自己抚养。
“嗨,我也是忙糊涂了,忘了还有时差。和*图*书其实也不早了,我和你说啊,我可是飞了十个小时刚刚下飞机,专程把你闺女送回来的天使。你要是还那么多废话,信不信我抱着安娜上飞机回欧洲去!”
你说你是猪啊,生完孩子刚二十多天就坐着飞机跑欧洲折腾去了,就不怕弄坏了身体,有命挣钱没命花!
最厉害的还是副作用,只要这件事儿一水落石出,黛安的名号就会响彻五洲。别看她是不受各国政府欢迎的金融投机者,还会受到媒体的抨击,但是在专业圈子里她就是神的化身,身份地位都会蹭蹭的往上涨。
本该获得的马屁没得到,洪涛不怪洪常青,而是把黑锅扣在了小舅舅的儿子头上。那小子是自己的表弟,却和自己相差三十多岁,很难亲手去欺负。
买了两份早餐,用保温食盒装好,洪涛开着车来到了凯宾斯基饭店的顶层套房。要说杨薇也真是气人,你住还不找个离自己家近的地方,非弄这么远,还是最繁华的区域。
还当啥职业经理人啊,找人代笔胡乱写本书,那也得是百分百的畅销,光拿版税就够吃喝不尽一辈子的。谁不想看看这位股市传奇人物是如何和*图*书兴风作浪的呢,万一学到点皮毛可就受用终身喽。
“得嘞,劳您这位天使再扑棱几下翅膀,赶紧把闺女给我送回来。好嘛,她快成你们俩的小狗了,说带走就带走,说送回来就送回来。”
可惜杨薇不像白女士和冯女士那么听话,除了在正事儿上不捣乱之外,基本是让干嘛就不干嘛,根本没把洪涛当半仙看待。
洪涛去的时候正是上班高峰,三环路堵得就和玉米面粥似的,还是大柴锅糗出来的粥,要多黏糊有多黏糊。
“我可把丑化说在前面,不出事还则罢了,一旦有事儿谁敢往她头上扣屎盆子,我就和谁家玩命!”不提黛安还好,一提起来洪涛就一脑门子气,不光是气这些认钱不认人的资本家,更恨黛安。
“嘿嘿嘿……好儿子,都知道叫老爸接电话了,真乖。听见你舅姥爷说你啥了吧?赶紧长大了学本事,以后天天揍他儿子。那小子比你大不了几岁,你还得管他叫舅舅,这才叫没天理呢!”
这是自己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洪常青必须能替自己圆梦。别看他还不到一岁,却已经能独自在家不哭不闹安安静静的玩了。
“你们可真http://www.hetushu.com狠啊,连月子都不让她做完就得出去奔波,还有没有点人性了。她有个屁的钱,还不都是你们这些吸血鬼的,出了事儿还得帮着你们背黑锅!”
自从在家里宴请过一次吉达的团队之后,洪涛就成了华天小吃店的贵客,只要有需要,打个电话马上办到。估计当初那两位神秘的工作人员也没和小吃店经理交代自己的来由,他以为自己比那两位还牛逼呢。
“喂,那位啊?”抱着乖儿子,洪涛拿起了卫星电话。
“我说杨大小姐,用孩子当诱饵占我便宜是不是太龌龊了?你就不怕我闺女为父报仇,把你一身手工衣服给尿了?”
碰上这么一位洪涛也只能自认倒霉,还得自己安慰自己,不亏,要不是有她帮忙这些海外资金就没法快速、顺利、人不知鬼不觉的转回国内,自己的理想社区计划也就要耗费更多时间。
“这么小的孩子上飞机受得了嘛,以后她耳朵要是出了毛病,我就天天跑你们家赖着不走了!”洪涛算是服了,当初黛安带着还没满月的小安娜远赴欧洲就没和自己打招呼,现在送回来还是先斩后奏。
不过没关系,自己也有儿子,过m.hetushu.com几年倒要看看外甥揍舅舅是个什么场面。一想起当舅舅的被外甥揍得哭天抹泪,洪涛就和亲手揍了小舅舅一顿那么畅快。
“我才没那个闲工夫呢,想要孩子自己来抱,一会儿我把酒店房间号发短信给你。哎对了,顺便带点豌豆黄和面茶,我还没吃早饭呢,快点啊,我要热的!”
其实这都是瞎扯淡,世界上没一个成功人士是看着别的成功人士写的书而成功的。可人就是这么不开眼,就喜欢找捷径,明知道学不到什么,还是忍不住掏钱买来看看,这尼玛也是人性!
“哈哈哈哈……你是不是见到女人就叫老婆啊?还真别说,如果你答应让我家再多投进去点钱,我还真想嫁给你了。”可惜洪涛猜错了,电话里传来的女人笑声不是黛安,而是杨薇。
这也难怪,黛安年轻时候就是跟着杨薇混的,本事没少学、坏毛病也一个没落下,要多二百五就多二百五,思路和常人真不一样。
“哇哇哇……”电话里没人说话,只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洪涛真是服了这个娘们,老大不小的整天就没正行儿。自己喜欢恶作剧,但是和她一比好像还有点不够格,她是时时刻刻、不分场合m.hetushu.com、没轻没重的恶。而且只要一牵扯到买卖问题还特别记仇,好几年都念念不忘。
如果换成其他孩子,自己每天的晨练就得背着一个小婴儿跑,一边跑还得一边哭闹。照着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不用太久,再过六七年说不定就能看到外甥揍舅舅的戏码啦。
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况且她还是个女人,好男不和女斗!得,再把婴儿带绑上,带着洪常青先去华天小吃给她买早点去吧。只要把闺女接到手,谁还认识杨薇是谁,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
“那您这么早就把我吵醒,不会只是要告诉我黛安正在吃香的喝辣的吧?”黛安的身体情况洪涛也清楚,每周两个人都会通话,从声音上就能听出来,那个二百五是发自内心的愉悦。
“不过你大可放心,黛安身体好着呢。她和咱们不同,坐月子就是多余。我也没在一边看笑话,这不连我自己的医生、美容师、厨师都派过去了。”
“现在她过得比你我舒服多了,拉都拉不回来,不信你打电话试试,看她会不会回来。”杨薇听洪涛抱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要打电话基本都是这一套,回答也差不多。反正说破了天也没她啥责任,还全是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