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17章 掩人耳目

反正这里的树木满山都是,就算不砍也会自然枯萎,扔在山上白白浪费,还不如当柴火烧了,腾出空间让小树苗得到必须的阳光。
每年从十月份开始这位醉猫就开着贷款买来的山地摩托和油锯满山坡转,把那些得病、枯萎和半枯萎的树木伐倒,再切割成一段一段的用车拉下山。
等洪涛志得意满的起身离开时,那位酒腻子已经倒在长椅上不省人事了。两瓶酒他喝了一瓶、洪涛也喝了一瓶。但他不知道的是,洪涛这瓶酒里多一半都被偷偷洒了,所以最终醉倒的是他。
而且他们来到这里度假对大家也不是没有好处,商店、赌场、游艇俱乐部、高级餐厅都跟着受益,附近的居民们高兴还来不及,根本没人反对。
江竹意没来的时候,那片土地上只有旅馆的三层楼,但房产并不属于居住者,也就是说接待洪涛的小伙子和他的父母不是房子主人,他们也是替别人打工的,具体是谁醉猫也不清楚。
至于说这http://m.hetushu.com些人干嘛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来度周末,还非得挨宰,外人就不太清楚了。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非富即贵。
怎么办呢?政府反正没钱雇人山上砍柴火,更没权利要求人民改烧煤或者油。但他们可以从别的地方找来愿意砍柴的人,谁呢?就是那些想来瑞士生活的移民和难民。
可是江竹意一来就发生了很大变化,先是在旅馆后面的空地上又盖了一座很大的房子,同时旅馆也开始了大规模装修。然后小伙子就辞掉了城里的工作,跑回乡下帮着父母经营旅馆,同期还有四五位服务员和厨师陆续前来报道。
但她又不想真的经营一家旅馆整天招呼各地游客,所以故意把价格定的很高。这样一来除了她那些富人朋友之外,自然是没人愿意来住的。
然后用切割机锯成木柴,就堆放在进山的道路两侧,戳一个木牌子,写上联系电话和价格,回和-图-书家坐等有人订购。
有吃有喝还有住,就等熬够了时间申请入籍,平日里他无所事事,也找不到可以交流的群体,干脆就和酒成了朋友。
一旦让洪涛沾上,不把肚子里的货掏空就别想全身而退。后面三个小时两人就在码头上看着一大片帆船游艇、吹着冷冷还带着水气的风,边喝边聊。
依靠这笔收入,他和妻子能在小镇上租住一幢四个卧室、两个卫生间、带前后院子和车库的独立住宅,吃喝不愁还能供两个孩子上学。
这位醉猫就是其中一个,他到此居住的条件就是每年冬天必须砍够足够数量的木柴,然后卖给当地居民。想卖多少钱政府不管,反正卖贵了没人买,你就得滚蛋。
为了不让嘴里的酒味引起别人厌恶,毕竟大中午就喝成这样很不礼貌,洪涛就在湖边找了一家咖啡馆,要了点午餐和咖啡,边吃边分析到手的情报。
但实际情况又让小镇的居民们大跌眼镜,旅馆装修好之后不仅真和图书的有客人入住,二傻子还不少呢。一到周末这里停的全是挂着瑞士、法国、意大利、德国、奥地利牌照的好车,时不时还会出现荷兰、比利时的车牌。
这些人为啥跑这么远来挨宰呢,别人可以不清楚,洪涛必须了解。这不就是江竹意惯用的手法嘛,上辈子在卡尔堡就这样,这辈子还是换汤不换药,只不过换了一个地点而已。
既然不是自己的房子,肯定就没啥干劲儿,真正的主人好像对这里也不太上心,所以这家旅馆虽然硬件设施在小镇上算不错的,可生意一直不咋地。主要是缺人手,要是小伙子不回来,光靠他父母两个人,想提供优质服务也没啥可能。
也不是说这里的人烧不起天然气或者油,而是觉得没必要或者习惯了,就喜欢在冬天用木柴烧壁炉。
旅馆只是江竹意的幌子,目的是为了让家中高朋满座的情况显得更合理。这里不比国内,如果周围的邻居都觉得你不适合居住在此,不管你的朋友http://m.hetushu.com是王室成员还是富商大亨,他们都可以用合法手段把你请出去。当地政府半个屁也不敢放,还得帮着一块儿赶。
但瑞士人太富了,只想烧不想受累,每年的砍伐证都没什么人来购买,不仅柴火价格猛涨,还影响了大家冬季采暖。
洪涛也是赶巧了,他就在西边的山坡上砍柴卖,每年冬天都要路过江竹意家好几个月,还年年为旅馆送柴火,所以对江竹意家的变迁和发展很有发言权。
“我一猜就准没好事儿,哪儿有开旅馆不喜欢客人的,原来是挂着羊头卖狗肉,这就是第二个卡尔堡啊!”
至于说会不会把山上的树都砍光,就像国内的秃山一样,在这个问题上欧洲各国都没摸着石头过河。从结果上看应该不会,这种风俗也不是持续了几年、十几年,山上的树见多不见少。
就当大家以为这座旅馆的主人要重振旗鼓时,旅馆标出来的价格又让大家有点昏。太尼玛高了,就算是富裕的瑞士人也赶忙把钱包捂住,谁来住和_图_书谁就是二傻子。
每年每个村子、每个镇子都会颁发一定数量的砍伐证,谁想申请就去当地政府交钱。
这一切还得归功于各国政府的统筹规划,砍树也不是谁都可以砍,必须持有政府颁发的砍伐证、在规定的区域、按照规定的数量、砍符合规定的树木。
欧洲这么发达,还需要烧柴火?这事儿要是在大城市里确实不太可能,但是在小镇和乡村,尤其是德国南部、法国东部、奥地利、瑞士的山区,不仅仅可能,而且是必须。
可一年只工作三个月,剩下的时间干点嘛呢?真没的可干,因为他没啥手艺,连修烟囱和壁炉都不会,还不如他妻子,能去别人的家庭旅馆里打工。
有人买吗?必须有,这些木柴很快就会被订购一空,价格还挺诱人。每年他只需要砍伐三个月时间,每周工作五天、每天工作四小时,基本就能把砍伐证的数量砍完。
这位醉汉挺有意思,他是希腊难民,到这里已经五年了,还没入籍。那他靠什么生活呢?两个字,砍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