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18章 只惊不恐

“我知道你不喜欢和这些人交往,但也不能让你所做的一切就这么被人遗忘,所以我要在每件蝴蝶公司的产品上都留下你的印记!”江竹意瞬间就明白洪涛所说的大罪所指为何,笑得都快蹲不住了,看来她对这个小恶作剧非常满意。
另外还有一件事让洪涛觉得很自豪也很无奈,他在镇上闲逛时发现了一个蒸汽烟专营店,里面只出售一个牌子的成品,蝴蝶牌。
“……怎么了,他难道身体有什么隐疾!”但很快江竹意就感觉出不对劲儿,突然停止了絮絮叨叨,不光眼神凌厉了起来,一只手也紧紧抓住了洪涛的手腕,力道真不小。洪涛怀疑如果自己点点头,她会不会直接给自己来个擒拿动作。
“那你是什么意思,他会有什么异常?”听到了洪涛的保证,江竹意半点放心的意思都没有,直接一跨腿骑在了洪涛腿上,两只手板着洪涛的脸,迫使男人双眼直视自己,像是要从眼睛里看出正确答案。
洪涛有理由认为光这些标记的雕刻就要花费很多制造成本,完全没必要追求这么精细。但江竹意既然这么干了,自己也不好干涉,她怎么高兴就怎么玩吧。
男士系列叫国王,标和*图*书记是个头戴王冠、两眼细长、一脸坏笑的男人头像。拜瑞士机械加工工艺特别精细的福,这个只有花生豆大小的头像被活灵活现的阴刻在不锈钢上。
“看来很久没唱征服,你的皮肉又痒痒了!”洪涛真不能忍,这一男一女两个小人是谁也不用琢磨了,船尾上明明白白的刻着船名,海上君王号!那是自己的旗舰,她这是要犯上作乱、谋权篡位,还敢让自己给她下跪,胆子太肥了!
他们虽然没有面孔,却能一眼分辨出性别,绝对是一男一女。男的跪在甲板上,女的戴着一顶王冠昂首挺胸。
当地盛产牛皮制品,还有很不错的皮革加工师傅。店方可以应客人的要求为烟具定制一套皮制护具,既方便携带又很精美,也算是一种旅游纪念品。
这还不算什么,重点还在烟具上。这些蒸汽烟具都是用三零四不锈钢制作的,上面除了蝴蝶公司的商标之外,还有一个型号标记。
“百分百健康,能吃能睡、不哭不闹。”在这个问题上洪涛不想和江竹意搞什么恶作剧,倒不是怕挨揍,而是怕她不识逗,再开朗随和的母亲估计也听不得独子得绝症的消息。
“你拍和*图*书马屁的功夫好像退步了,假如说常青和我一样睿智我会更高兴的,说不定就能免了你僭越的大罪。”洪涛终于把眼神从帆船上挪开了,回头看了一眼江竹意的新造型,摇了摇头。
江竹意把烟具分成了三个大类型,男士系列、女士系列和潮流系列,还给每个系列都单独注册了一个商标。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买下它,船主恰好是蝴蝶公司的供应商,还是我的座上宾。”就在洪涛一个人蹲在码头上冲着一艘二十多英尺的玻璃钢双桅小帆船发呆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声,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戏谑味道。
“接到前台的电话我一早就回来了,孩子也见到了,他很健康、很有礼貌,一见面就称呼我为夫人。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教的,他好像认识我,知道我是他母亲,但就是不表示。”
可惜的是季节不太对,码头上的船基本都处于封存状态,只有几艘小钓鱼船下水比较早。洪涛转了大半天,看了三个大型码头,连一位船主也没碰上,也就无法满足好奇心。
“我反倒不好直接说什么,这不才来找你。管家说你进城溜达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码头。”江竹意对洪涛带着m.hetushu•com儿子大老远的特意来看自己反应很强烈,压抑不住的兴奋,所以忽略了洪涛两次发问,还沉浸在幸福当中。
“见过你儿子了?有没有什么想法?”听到这个女声,洪涛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是看着那艘让他冥思苦想也不得解的帆船,它为啥要弄两根桅杆呢?还都这么短……
这里虽然是内陆,还是山地,离大海相去甚远,但瑞士人对船的热情一点都没减少。不能在大海里乘风破浪,那就在大湖里扑腾扑腾吧。
这个店面积不小,除了烟具和烟油之外,还有体验区和定制区。定制什么呢?蒸汽烟的外观。
除了在镇上打听各种消息之外,洪涛最爱去的地方还是湖边的码头。其实也不是码头,而是码头上停泊着的各种帆船、游艇。
“他和咱们俩一样也做怪梦了……要我说这个姿势很不适合你,裙子太紧了。”洪涛没有闪避,也盯着江竹意的双眼,一字一句的回答了她的问题,最后还对两个人目前的状态提出新的建议。
“刺啦……”不愧为彪女人,江竹意半张着嘴正在消化洪涛话里的内容,对于这个比较合理的建议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双手一用力直接把大http://www.hetushu.com衣里的筒裙给撕开了,然后两腿一分夹在了洪涛腰上。
还是那个短发女警更符合自己的审美,这个模样太洋气也太俗了,走在后世京城、上海、香港的CBD区,一路上能遇到上百位同样打扮的白领丽人。
潮流系列的名字叫风帆,标记是一艘满帆侧风航行的大型风帆战舰,也被雕刻得栩栩如生。
“哈哈哈哈……你见到我们的产品了?可惜你没见到我们的高级客户,他们一直把我当做发明人,还有一个王室打算给我正式册封爵位呢,以表彰我对禁烟事业的杰出贡献。”
各式各样的帆船云集于此,有些船型连洪涛都没见过,让他不得不过来多溜达溜达,看看能不能找机会和船主聊几句,最好能登船看看。
估计等她一拿到正式国籍,再把这块土地收归名下,这座旅馆的使命也就走到头了。到时候就算邻居多不理解,也没办法再赶走她这位正式居民。因为她已经不是客人了,变成了主人,谁赶走谁还很难说。
“很不幸,他长得不像你一样让人着迷。”江竹意已经不是英姿飒爽的女警了,她的发髻高高盘在头顶,穿了一件深色的羊绒大衣,两条包裹着黑色丝袜的小腿直和*图*书接裸露在寒风中,一双精致的高跟鞋让她原本就不矮的身材更显得挺拔。不过此时她也蹲了下来,还用膝盖故意顶着洪涛的后背。
女士系列叫女王,标记不用问啊,就是江竹意本人的头像。不过只有一顶略小的王冠,没有面孔。看来她还知道廉耻,没好意思把她自己的德性也刻上去。
“你真没觉出我们的儿子有什么异常?还是说你根本就没和他单独相处?”洪涛对蒸汽烟业务已经没什么兴趣了,它爱发展成啥样都和自己关系不大。但有一个问题必须和江竹意谈清楚,那就是洪常青的怪梦。
不过这种情况洪涛觉得基本不会发生,以江竹意的情商和交际手腕,这些本来就不精明事故的邻居根本就算计不过她,能不被她算计就阿弥陀佛了。
这些细节并不是洪涛设计的,甚至连烟具的成品外形都和他无关,基本都是由专业的工业设计人员完成。
不过店员的一句话让洪涛又有点不淡定了,那艘大帆船表面上就是一艘帆船,但是拿到放大镜下面,就会看到船尾有两个小人。
洪涛都不用仔细看就知道头像是谁,但凡不是和自己特别亲近的人,绝对不会准确的抓住自己的相貌特征,还展现得如此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