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1章 最短的捷径

张媛媛好像明白了什么,先在洪涛头上重重拍了一下,然后松开了抓着江竹意头发的手,慢慢走到了按摩床的尾部,把手放到了江竹意的屁股上。
“我滴天啊……早知道开会开成这样,就该事先把吉尼斯纪录的评审叫来,保不齐我就破了纪录了呢。”
这个公司经营啥呢?那可就多了,药物开发、医疗硬件、国防工业、生物技术之类的,全是高科技。不过这只是表象,这家公司骨子里是个准军事组织,和各国政府都有合作,专门琢磨军事科技与生命工程、生物兵器等秘密行业,包括许多不能公诸于世的绝密计划。
“哎呀,你们俩就消停点吧,别打岔,还让不让我说啊。你威胁齐睿没用,她早就被他弄过不止一次了,不光不疼还挺享受呢。”
“就会欺负我!嘶……小齐睿你等着,等落到我手里,也让你尝尝这个滋味!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着文文静静的,骨子里比他还坏!”
“这可都是你自找的,别怪姐姐我不帮你。这里山清水秀,与世无争,你干什么他又不干涉,还特意抱着儿子来看你,咋就不知足呢。”
黛安对她的计划很上心,洪涛的误解http://www.hetushu.com最让她着急,为了赶紧解释清楚,先伸手给了江竹意一巴掌,又用脚使劲儿踩了踩齐睿,强行制止了她们俩继续斗嘴的企图。
最先进来查看的是欧阳凡凡,然后她在洪涛的命令下也加入了折磨江竹意的行列,手法比张媛媛可纯熟多了,态度也更端正,一点不糊弄。
洪涛还在笑,不过是冲着张媛媛笑,一边笑还伸手拍了拍江竹意正在不停起伏的屁股,然后冲张媛媛比划了一个手势。
“活该!”齐睿还是有点怕江竹意的,但有洪涛在身边她胆子就大,敢硬碰硬了。
当然了,作为反派,它再怎么高科技、再怎么厉害,最终也得被正义的来福灵通通杀死。哪怕主角手里只有弹弓,也得各种碾压武装到牙齿的坏蛋。
“哦,还有这么好的事儿?仔细说说,我看你们几个臭皮匠是不是能顶诸葛亮。如果能顶,就怪我,不能顶,你刚才说我肚子上已经有了救生圈的话必须得付出代价。”
当然了,正事儿也不能忘,刚才江竹意已经断断续续招供了,她和黛安密谋了一个大计划,其中还有吉达和杨薇的参与和_图_书。可惜具体是什么意思她没来得急说,就被齐睿伙同欧阳凡凡给折腾得胡说八道了。
“也别什么文武了,你就跟我回去到幼儿园里当一年英语老师,没工资,每天还得给我和孩子们做饭、洗衣服、暖床。”
“你听说过伞形公司吗?”黛安对洪涛所说的惩罚手段很是在意,即便身体很累还是强打精神从木椅上爬起来,靠在洪涛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还把一只脚垫在齐睿身上,这才开始回答问题。
一场家庭会议,刚开场气氛和睦,紧接着就是矛盾爆发,然后又变成了肉搏战,最终在群殴中结束。连刚和洪涛吵翻了的黛安都加入了进来,就数她最积极,有点不把洪涛榨干就誓不罢休的劲头儿。很显然,她心中的怒气还没消散,这是再借机发泄呢。
“保护伞公司?不会吧……你是不是玩游戏玩入迷了,这玩意岂是咱们能弄的,真嫌我死的慢?”Umbrella Company,这个名词洪涛挺熟悉,中文译名安布雷拉,出处是个游戏,叫生化危机。
俗话讲一物降一物,金月啥本事都没有但专克洪涛、江竹意天不怕地不怕但专被洪涛克。不和*图*书管怎么被他虐待,顶多也就是撅噘嘴,哪怕臀部靠后的位置还在隐隐作疼都不能大声喊疼,更不敢追究罪魁祸首的责任,只能把黑锅全扣在齐睿脑袋上。
洪涛不是好人,但也不想专门当反派,先不说能不能搞这种难度极大的准军事集团,就算可以,他也不想搞。
蒸汽房里的三个人一直没出来,但从里面传出来的阵阵吟叫声却越来越大,很快就引起了外面三个女人的注意。
“不要……我全坦白……饶我一次……啊……”这时江竹意也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瞪大眼睛,神色紧张的开始求饶,态度非常诚恳。
但换来的并不是宽恕,而是下体的一阵刺痛,还没等她有所反应,上身就被紧紧箍住,嘴也被洪涛的嘴给堵住了。
“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不对,是让你既可以壮大家族、又可以兼顾其它几家人。这样一来,我们不仅可以利用张家的资源,冯家、白家、欧阳家、甚至齐家和以后有可能加入的更多资源都可以利用上。”
然后她就像发现了新大陆,迷离的双眼中立刻发射出慑人的光芒,但绝不是劳拉的感觉,更像是蚂蚁女王。
这得费多少心思,和治理一个国家hetushu•com没任何区别。要是自己好这口,那干脆就在大宋待着呗,何必跑回来呢。金河帝国就是最大的保护伞公司,不用看任何国家、政府脸色的那种。
“你给我闭嘴!再不老实接着上刑!”洪涛真是服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呢,只要是坏事就浑身充满了能量,天生的反人类啊。
来到小镇之后,食物热量是大了点,日子也过得清闲了许多,自己稍微有点发福。但绝对达不到那种程度,黛安的话是恶毒的污蔑,别说救生圈,皮带也没有啊!
“可你一上来就让大家投票,我都没机会说就被逼急了。这不能怪我,都怪你!”记得有位诗人曾经说过,XX是通往女人心灵最近的路。这句话听着粗俗,但仔细想想确实是实话。
“哎,对啊,保护伞公司好像更有意思,我看过电影……”洪涛被黛安的提议吓了一跳,声音有点大,把一直趴在张媛媛腿上休息的江竹意吵醒。
“你看,她很享受被我欺负,而且还嫌不够,你不打算帮帮忙吗?我一个被掏空了身体的酒囊饭袋,恐怕满足不了她。”
“杨姐、吉达和小江都觉得是个好主意,只是这个办法操作起来特别复杂,我们几个谁也不太清http://m•hetushu.com楚细节,还需要找各自的智囊团仔细核算一下。”
不过他觉得今天真是超常发挥,一对五啊,尽管她们之间互相也损耗了不少精力,但那也是一对五,还完成了,不自豪都不合理。
说实话,洪涛刚才确实有点生气,被自己的女人看不起,那是一种很窝囊的感受,其中最让自己难受的就是黛安有关自己肚皮的形容。
这下江竹意就更难受了,叫声也更大,等齐睿和黛安忍不住好奇也钻进来看时,她的全身已经变成了粉红色,正气喘如牛的准备达到第N次高峰。至于说周围还有谁趁火打劫,早就顾不上看了,完全进入了忘我阶段。
“还盟友呢,到了关键时刻,盟友往往就是下手最狠的,这就是活生生的教训!”当黛安最后一个趴在木凳上抽搐着大口喘气时,洪涛的两条腿也快不是自己的了。
黛安刚刚还和洪涛吵得不可开交,可经过肉搏之后马上又变成温顺的小猫,问啥说啥,边说还边撒娇,显然心灵已经和洪涛有过充分沟通了。
“我看以后每次会议都要有这个不可或缺的环节,身体和灵魂有了交流,什么事儿还会说不开呢?黛安,你帮小江说吧,她让你们折腾的不善,已经没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