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82章 大篓子

说了这么多前因后果,瞎子婶一个家庭妇女,官拜居委会小主任而已,连个公务员都算不上,更没啥级别,她能给洪涛惹什么大麻烦呢?
代表啊,她对政府工作的流程必须是心知肚明还得滚瓜烂熟,这些基层公务员的水平在她眼里就是个幼儿园小孩,三句话一聊,立马听出了对方的大概意图。
因为这些院落在今后一年到两年的时间内全会被逐步翻建,一个锅炉少说上万块,只用一两年太亏了。老房子又没法改装地热,所以就都没装。
虽然徐家母女并不是洪涛的合作伙伴,但在很多事情上她们都出过力、发过声,很难把这些责任都推干净。
可事情的发展并不像她所想象的那样,很快就有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以各种名义下来挨家挨户走访,什么问题都问。
实际上讲,理想社区就是一个独立的社区,表面上只是比其它社区规矩严一些、福利好一些,但骨子里已经部分脱离上级的领导了。
徐代表听出来的意图就是,这些人不是冲着那些鸡毛蒜皮来的,他们很有目的性。目的是啥呢?很可能是在打听另一件事儿,这件事儿和理想社区有关,很可能和理想社区内部的真像有关和图书
剩下的少一半居民院落还没来得急改造,使用的依旧是传统炉具。虽然也有想安装液化气锅炉的,但都被费林和小舅舅劝住了。
“徐家让你给吓坏了,你要是再不想想办法,说不定她们就是主动发现社区不正常现象、并向有关机构提请调查的第一人。”
徐女士的真正意图她必须能听出来,然后就必须吓了一身冷汗。洪涛的所作所为徐女士知道的并不多,但她知道的多。
这可都是眼见为实,早就有人把烧液化气的每笔开销精确到分了。谁也不傻,放着成本低、效果好的不用,非要再去花钱装电暖气,然后热水器还得自己买,里外都不合算。
不过她的做法很值得玩味,不是和洪涛亲口讲,而是采用闲聊天的方式,把这一切讲给了同为体制内的好姐妹白女士听。
最主要的是这种蓄能式电暖气个头还挺大,不管装在哪儿都得占一米多长、一米多高的空间,对于已经装修好的家庭来讲,又得重新规划房间布置。
还说得无比隐晦,隐晦到从大街上随便拉来十个成年人,有九个半都听不出来弦外音的程度。
一旦再这么查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查到洪涛和*图*书身上。到时候不管洪涛承认不承认,他都完了,这个社区也就跟着完了。
但有一个人从中看出了些不同的味道,谁呢?徐家老太太的闺女,也就是那位市代表。她看出了什么不同呢?两个字儿,苗头!
现在煤改电政策一下来,按照街道的安排,凡是没有集中供暖的家庭都要纳入煤改电名单里来。也就是说不管你烧液化气还是燃煤,都得换装电暖气。
没装锅炉的住户也有一笔小账可算,他们觉得还是燃气小锅炉好用,使用成本也比电暖气低,采暖效果、热水供应更好。
但现在说什么都是马后炮,赶紧把事态控制住才是真格的。具体该怎么控制他心里还没数、能不能控制住也不知道。因为细节问题自己还不知道呢,得赶紧找瞎子婶问问,然后再做出准确的评估。
从立场上来讲,徐女士和徐老太太有很正当的理由站在洪涛的对立面,因为他这种作为实际上是在和政府唱反调。
这玩意在哪朝哪代也是大忌,轻了人头落地,重了诛灭九族。虽然洪涛的本意并不是打算有二心,只是想试一试不同的管理方式,顺便看看欧美人能做到的事儿,国人能不能办到。
www•hetushu.com可这种话说出去谁会信呢?在这种问题上,从来都是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处理的,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例外。
自打洪涛改口叫了一次妈之后,白女士就再也不一口一个洪师傅的称呼了。听上去好像没有以前恭敬,其实是真把洪涛当做了自家人,也真的把齐家和白家和洪家绑在了一起。
不管是出于内心情感还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徐女士在第一时间就把这件事儿通知给了洪涛。
但她更清楚,自己的喜好、意愿起不到决定性作用。洪涛的喜好、意愿也起不到决定性作用。更主要的是洪涛一旦出事儿,她们徐家也得跟着倒霉。
“我明白,您放心,以前是我疏忽了,下不为例。”洪涛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否则也不会把社区的建设搞得这么隐秘。
而且洪涛有地方可跑、也有能力跑,她们则不然。徐家母女在体制内,一切都是体制给的,离开了这个系统立马就啥也不是了。
瞎子婶也不含糊,立刻就整了一份报告,还让每家每户都签上名,就这么给街道办事处递了上去。
这下住户们不干了,装了燃气锅炉的家庭肯定舍不得上万块钱的锅炉,总不能说和-图-书以后它只管烧洗澡水,不管取暖,还得再安装几组电暖气吧。这不等于各家花了上万块钱就买了一个热水器嘛。
这种情况也不算特别稀奇,只要京城里有任何大政策改变,都会有政府工作人员上门给大家做思想工作,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
这可就不是小事儿了,理想社区到底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她可能是没有洪涛身边的人清楚,但也比大多数人明白。
和周家的争斗、甚至杀人违法拒捕这些事儿都是可以原谅的,可是这件事儿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犯了大忌。
还真有大麻烦,理想社区里多一半的院落都是新翻建的,采暖使用的是液化气小锅炉。不光冬季采暖,连洗澡、做饭都是液化气。这种锅炉热效率很高,比任何电暖气都合算,也一样没有污染。
除非出现煤改电这种大范围的政策,否则它就是像一座独立的王国,有着自己的行事准侧和基本规则,而制定这一切的不是政府,而是个人。
现在正是洪家起步的时候,还牵扯到了齐家、白家、欧阳家、杨家等等一大堆人,真要是在这个事儿上出了问题,之前的一切就全白干了。
反正吧,大家就是不乐意装。可是小门小户的抗不过街道办http://www.hetushu.com事处,于是瞎子婶所在的社区居委会就成了众望所归。
当然了,随着经济建设的深入,做这种工作的人越来越浮于形式,越来越像个通知。
结果嘛……没过一礼拜,街道办事处就把她叫过去谈话了,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她说一说,这件事儿到底是谁发起的,背后有没有主使人。
可是作为一个人来讲,她并不觉得这个社区有什么不对,也不觉得洪涛作为一个富人,自愿拿出一部分收入完成意愿是错的。只要对社会有益、对大家有益,为什么不呢。
还琢磨着是不是选出几位居民代表一起到办事处去和领导谈谈,因为在她心目中这是给国家省钱、给居民省钱、给大家都减少麻烦的好事儿,干嘛不呢?
这次瞎子婶没犯迷糊,一口咬定是居委会听取了居民意见之后的行为,没人主使也没人指挥。但到此时她还没意识到事情的本质,也不觉得有和洪涛汇报的必要。
“说实话,我刚听到时也被吓得不轻。你也不小了,该懂的东西一点都不比我和你齐叔懂得少,怎么会犯这种疏漏呢?”
居民们都盼望瞎子婶能站出来,代表社区里的上百户居民向上面反映反映、争取争取,看看能不能不参加煤改电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