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章 虎力

山路犹其耗费马力,一路驱策又不得休息,这匹骏马被硬生生跑废了!
……
“抄家,抄二郎山的家!”
因为扫荡二郎山匪寨只是李小白的临时起意,商队护卫们也不是官军,根本没有多少收拾残局的经验,只好给那些根本没有任何抵抗意志,比兔子还要乖顺的俘虏们发放了一些财物和粮食,便打发了他们下山滚蛋,随后一把火将整个山寨烧得火光冲天,这才赶着数辆装满缴获的大车重新加入商队。
小白同学。
李小白翻身上马。
巨汉虎力明显不服商队护卫头领,瞪着牛眼就要站起来,他怕妖怪,并不代表着他怕其他人。
那些穷凶极恶的山贼不来找麻烦就已是谢天谢地,反过来抄他们的家,这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大新鲜。
既有前日之因,当有今日之果,这位佛门大德并没有觉得李小白身边那条青蛇做错了什么,归根到底不过是因果循环罢了。
“谢天谢地,老天爷保佑!”
“原来如此,即刻就去吧!”
庚字商队的护卫们一拥而上,结果根本没费什么力气就冲进了寨内,待看到一群瑟瑟发抖的怂货,反倒让原本磨刀霍霍的他们下不了狠手。
青牛山的山匪被老刀把子带人杀得七零八落,为数不多的漏网之鱼这会儿不知道躲在哪里舔伤口,根本没想到凶穷极恶的二郎山悍匪不仅让刚刚路过自家山脚的商队来了个反杀,还要被抄老窝。
“为什么不准叫爷http://m•hetushu.com,爷就是要叫爷!”
就算那李家小郎得了造化,身边有一只妖奴,恐怕也不是大黄岭众匪群起而攻之的对手。
人这玩意儿就是欠收拾,别看前一刻还嚣张的自称爷,这么个不分善恶,不通人事的玩意儿果断怂了。
“走吧!”渐渐缓过劲儿来的老刀把子站起身来,率先钻进了山林。
商队护卫们。
“听话就有饭吃,不听话就当饭被吃!”
商队护卫们捂着嘴偷笑,这个大块头竟然连十都数不到。
不过当他看到自己的坐骑口鼻不断溢出带着血丝的白沫,浑身大汗淋漓,毛皮表面一根根血管贲起,已经无力再次站起,老刀把子的一颗心当即沉了下去。
老刀把子嘴角的刀疤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几下,却坚定的拔出了最后一支随身匕首。
“以后不准自称叫爷,叫小的!”
商队护卫们从山寨里搜出了几千贯银钱,粮食若干,还有一些丝绸锦缎与宝石玉器等值钱的东西,笼共加起来还不到一万贯,这便是二郎山匪寨的大部分家当,财货的所有权归属于李小白,任何人都没有异议,包括做了俘虏的山匪。
更何况天狼峰的大当家手里也豢养着一只山精,若非手下匪众数量比不过陷空山,恐怕大黄岭一带早以天狼峰为首。
虎力眼睛瞪得溜圆,随即一翻白,仰头便倒。
不知道什么时候清瑶又将自己的脑袋从钱袋口http://m•hetushu.com探了出来,冲着巨汉直吐鲜红的信子。
“爷叫虎力!这,这数不出来怎么办?”
“……”
庚字商队上下十分乐意听从李小白的提议,在巨汉虎力的带领下,往二郎山而去。
护卫们又白白浪费了一瓢凉水,巨汉虎力直打着哆嗦,真心不是因为水凉。
“说的没错,去哪里不是去,天狼峰必将重视我等。”
“去哪儿?”
抄山匪的家?商队护卫们不由自主的互相面面相觑。
“……”
那名马匪瞪大了眼睛,说道:“老刀把子,为什么不去陷空山?大黄岭就属陷空山的实力最大。”
照理说投靠强者,应该挑最强的才是,可是老刀把子却没有选择陷空山作为投靠目标,让他的心腹们感到疑惑不解。
李小白当即捏住这个大块头的痛脚。
“此人不除,必是我等心腹大患!”
“叫爷就当点心!奴家专吃爷!”
巨汉满头大汗,脸挣得通红,仿佛从一到十这个数字简直快成了他的命中魔障,无论如何都迈不过这个坎儿。
胆战心惊的巨汉摸不着头脑。
老刀把子与李小白之间早已是不死不休,就不怪他阴谋诡计无所不用其极。
奄奄一息待毙也是一种煎熬。
“陷空山看不上咱们,天狼峰一心想要压过陷空山,我等去投,必有厚待。”
二郎山在盘踞于大黄岭的诸多匪寨中只能勉强算作中下游,若非如此,在封狼道仓皇逃窜的老刀把子也不和_图_书会如此轻而易举的鹊巢鸠占。
“前面带路!”
这支匕首之所以没有与其他东西一起扔掉,是因为害怕自己被青蛇吃掉而留下的最后手段,他宁可选择自杀,也不愿意被活活吃掉。
随着老刀把子这一伙山匪烟消云散,位于二郎山山腰处的山寨根本没剩下多少抵抗能力,留守的十几个精壮山匪和一众老弱妇孺根本守不住自家匪寨,一见势不可挡,很干脆的就降了。
锋利的刀刃毫无阻碍的捅进骏马脖颈,鲜血当即喷涌而出,圆睁的马眼溢出一行清泪,缓缓合拢。
老刀把子咬牙切齿,面色变得狰狞起来,接着说道:“咱们想办法到处放话,就说有个年轻公子哥儿想要收服大黄岭的各路好汉,哼哼,我就不信,李家小郎还能活着走出大黄岭!”
片刻之后,粗重的喘息声终于停了下来。
有惊无险逃过一劫的春管事几乎快要将李小白当作菩萨来拜。
东家的话真是一点儿都没错,与人为善果然能够得到善报,若非自己主动邀请李公子同行,今日恐怕所有人与货物都将在劫难逃。
满身马血的老刀把子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将匕首递了过去,其他几匹马很快被如法炮制。
“……”
“一、二、三、五、六。不对,一、二、四……八,又错了,一、二……”
这厮果断改口了,比商队护卫头领踹上一万脚还好使。
“听话,听话,小的一定听话。”
……
李小白看这家伙和-图-书不仅数得累,连他看得也累,说道:“莫数了,你叫什么?”
“额的娘哎,妖怪!”
又晕菜了。
……
另外三个马匪同样忧心忡忡,他们刚刚在大黄岭站稳脚跟,却没想到横遭此劫,恐怕连二郎山也待不下去。
与寨墙高大,兵强马壮,山匪近千的陷空山相比,只有五六百条汉子的天狼峰实力还要差上一些,在大黄岭的诸匪中只能排到第二。
坐骑是马匪的第二条性命,既可以追击肥羊,也可以逃之夭夭,现如今为了逃过蛇妖的吞噬,不得不全力逃跑,跟了他们多年的骏马再也难以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这货没救了。
二郎山那些不讲规矩的家伙被李公子的妖奴当了点心,不仅解了商队的灾劫,还震慑了大黄岭的各伙山匪,接下来恐怕无需提心吊胆,可以平平安安的穿过这片匪患丛生的山区。
“南无阿弥陀佛!”
这一趟恐怕是他们通过大黄岭最安全的一次行程。
得到消息的春管事又带着队伍再次赶了回来,如此来来来回回,无论是人还是力畜都跑得够呛,却没有人心生怨意,反而生出几分兴奋和激动。
现如今只剩下眼前这几个心腹,已经没有能力在这片群山中占山为王,只能在他人屋檐下讨生活,先度过眼前的困境再说。
将匕首递回的马匪小声道:“老刀把子,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同行即冤家,天狼峰与陷空山之间面和心不和,各自暗中较着劲儿,在大黄岭早已不是什和*图*书么秘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这片群山之中,悄然风起云涌,暗中酝酿起不可知的变化。
几名心腹彼此对视一眼,齐齐点头。
载着在二郎山的收获,庚字商队再次启程,顺着人迹稀少的官道继续往大黄岭深处前进,哪怕前路依然有山匪出没,但是商队里的所有人依然昂首挺胸,信心十足。
一个马匪走了过来。
若是放在以前,他一定会认为这是个想入非非的笑话,可是却偏偏真实的发生在他的眼前。
亡命奔逃了一个多时辰,老刀把子终于让身下的马匹放慢速度,渐渐停了下来,人与马尽皆精疲力竭,一个个东歪西倒的瘫在路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恐怕连春管事也不曾料到,自己这一趟途径盗匪丛生的大黄岭,非但没有被山匪抢劫,反倒把山匪给抢了。
致笃大师还为被青蛇吃掉的二郎山山匪和被老刀把子等人杀掉的青牛山山匪念了好一阵往生经。
不过这句话由李公子说出来,还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老刀把子拭尽马血,将匕首锋刃用力插回鞘,沉吟了片刻,最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咱们去投奔天狼峰。”
商队护卫头领跑过去直接踹了一脚,这般不着四六的夯货根本不懂什么是礼数。
“若能说动大黄岭的好汉们,必教那小郎死无葬身之地。”
妖女。
子曰:来而不往非礼也!本公子也是一个讲理的人。
“妖,妖怪不会吃小的吧?”
其他马匪的坐骑也是同样的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