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章 苍土傀

哥舒烈前方三步开外,地面诡异的飞快隆起,紧接着一只由泥土和石块混合组成的大手猛然伸了出来,约摸有两丈长,在出现的第一时间狠狠拍向站在原地的李小白。
气急败坏的哥舒烈掏出一枚丹丸,有些肉痛的看了一眼,坚定的往嘴里一塞。
即便再如何冷静镇定,游侠儿望着李小白,无法掩饰脸上的吃惊表情,仿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剑气根本没有阻挡住那些粗大的泥石手臂,甚至连缓上一缓都办不到,可是这位年轻公子却毫发无伤的站在那里,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众多山匪连连惊呼,哥舒烈手中所握之物赫然是一块青玉牌,质地温润,隐隐有毫光在闪动。
游侠儿不再迟疑,脚下重重一踏,身形如同炮弹一般直冲向已经完全站起来,足足拥有三丈高,仿佛巨人一般的苍土傀。
咒文并不长,哥舒烈念完最后一个音节后,将手中的青玉牌用力掷向脚下。
因为它的出现,使方圆三十步范围内的地面平空下陷了一尺。
这么一枚补灵丹还是在云山宗当内门管事的父亲攒下来的,用掉一枚便少一枚,根本无法用银钱来衡量。
这家伙还活着?
《摩诃钵兰经》上半册和图书蕴藏的奥义极大提升了李小白的感知力和反应力,苍土傀的泥石手臂拍击速度与妖女清瑶的每日早安咬相比,慢的不止一筹,想要拍中早有防备的小白同学,恐怕是困难的很。
许多山匪难以置信的揉着眼睛,李小白的安然无恙甚至比看到游侠儿的剑气更让人感到吃惊。
……
他只是来看热闹的,不是来趟混水的。
就在方才,所有人以为小白同学避无可避的时候,他却像未卜先知般轻轻巧巧往旁边挪开两步,恰到好处的踩在泥石手掌的食指与中指之间,有惊无险的躲开了拍杀,甚至借着拍击地面的震荡顺势滑出两三步开外,随即脚后跟抬起,脚尖点着地面,自足弓至腿弯形成了缓冲,使他稳稳当当的站在原地,不像其他人一样风吹弱柳般摇曳不休。
《摩诃钵兰经》虽然不是术道凝炼灵气的主修之法,仅仅益于壮大心神,提升感知,但是以莲瓣为依托,在不经意间引聚过来的些许灵气在潜移默化中顺带着洗炼了身体,使他能够游刃有余地躲开苍土傀的死亡拍杀。
哥舒烈嘴角带着残忍的冷笑,他并不介意用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作为苍土傀出场立威的牺牲品。和_图_书
一道隐约可见的无形剑气瞬间撕裂了空气,带着轻微的奇异啸叫激射向正在颂咒的天狼峰峰主。
一向无往不利的剑气第一次毫无建功,游侠儿的表情开始变得越发凝重,他绕着哥舒烈转起了圈子,脚步时快时慢,不时出其不意的挥出剑气,却总是被那道及时出现的光膜挡下。
“好吧,如果你不嫌累的话。”
李小白脸上浮现出讶色,重新打量起眼前这位山大王。
天狼峰峰主哥舒烈毫不迟疑的发动了一个连引灵境菜鸟修士都能够发动的粗浅法术,使这一声大喝附带上了出人意料的效果。
正当所有山匪将一颗心拎起来的时候,哥舒烈身前突然闪现出一道淡淡的光膜,剑气狠狠撞在了上面,就听到一声大响,光膜微微一晃,重新隐入空气中,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丹药由珍贵的奇花异草炼制而成,甫一入喉便化作温热的琼浆顺着食道直没入胃,甚至还没来得及到胃里,药力便开始散发出来,一丝丝灵气迅速充盈空旷的灵脉,枯竭的灵气很快凝聚出些许。
“杀!”
“一上来就要动用这样的宝贝吗?”
尽管出身于术道宗门,欺对方手无寸铁的哥舒烈到底不是擅和*图*书长近战搏杀的武道修行者,状似凶狠的穷追不舍对于李小白来说,根本毫无威胁。
哥舒烈在第一时间察觉到游侠儿的意图,当即大喝一声,给苍土傀下达了命令。
“你做梦呢,那是仙家法宝,凡人要是得了,非遭横祸不可。”
“该死!给我站住!”
“呃!不关我事,你们继续!”
“今天真的要开眼了!”
“是天狼峰的镇山之宝!”
术士?
在与妖女的日常互动中,李小白已经悄然间将自己的敏捷点的极高,轻轻一滑步,锋利的短剑再次刺空,反倒是扑了个空的哥舒烈踉跄几步,险些失去平衡摔个恶狗扑屎。
“那个游侠儿死定了!他不可能是哥舒峰主的对手!”
幸亏这里没有其他术士,否则他一定会丢尽术道修行圈子的脸面。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有先一步干掉哥舒烈,那个由青玉牌法器变出来的巨人就会在最短时间内还原来一堆平凡无奇的泥土与石块。
游侠儿的剑气呼啸而至,狠狠斩在了那条需一人合抱的泥石手臂上。
二十五年前的术道与武道之战,武道一战而没,导致现如今的神州大地已经没有多少像样的武者,即使有要么躲入军中或者托http://m.hetushu.com庇于皇族苟延残喘,要么被斩草除根的术道修行者剿杀。
观察仔细的有心人会发现,每一次光膜出现,天狼峰峰主腰间都会出现微不可察的异光。
天狼峰峰主哥舒烈却没打算放过李小白,他才不会在乎眼前这个年轻公子是不是冤枉的。
准确的说,游侠儿的目标并不完全是苍土傀,而是站在苍土傀身后的天狼峰峰主哥舒烈。
“拦住他!”
收束劲装的宽大腰带正中央,位于肚脐眼的位置,当一枚鸡蛋般大小的晶莹剔透星光石亮起时,挡在他身前的光膜就会立刻出现。
若非如此,在一个手脚笨拙的术道修行者追杀下,李小白也不会躲得如此轻松。
“快看,哥舒峰主开始念咒了!”
轰!
李小白一滞,当即毫不迟疑的向后退去,躲开了天狼峰峰主的短剑。
随着新一轮的决斗一触即发,现场的嗡嗡声很快平息下来。
“呔!震慑!”
方圆百米范围内地面剧烈震颤,许多山匪们站立不稳,东倒西歪。
然而泥石手臂只是若无其事的轻轻晃了一下,依然以无可阻挡之势重重拍了下来。
玉牌并没有摔得四分五裂,反而神秘消失不见。
青玉牌在触及地面的一瞬间,猛然爆发出一团土黄色hetushu.com光芒,仅仅维持了一息,便飞快消散。
哥舒烈的笑容突然凝滞在脸上,一身襦衫的李小白安然无恙的站在泥石手臂旁,咬着瓜子,正抬头打量着已经钻出出上半身的苍土傀,转过头冲着哥舒烈意味莫名的微微一笑,随后向出手援救的游侠儿拱了拱手。
“少废话!受死吧!”
在与妖女玩扑咬与躲闪游戏中,李小白的敏捷在不在不觉间,已经远远超过他自认为的凡人。
他本人拔出一柄两尺长剑向李小白逼来,显然将小白同学与游侠当作为一伙的。
游侠儿死死盯着哥舒烈,他似乎已经猜到对方想要干什么,当即没有任何迟疑,迅疾的挥出一剑。
“我要是有这样的宝贝就好了!”
风轻云淡,面色从容,仿佛刚刚经历了生死危机的人并不是他,而是旁人。
哥舒烈目瞪口呆,面皮就像被狠狠抽了一巴掌,涨得通红。
若非全力催动青玉牌内的苍土傀法术而耗尽了他的全部灵气,也不会如此可笑的亲自操家伙追杀对方。
像术士这样有前途的职业不去做,却偏偏要钻到山里当山大王,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这家伙会如何此想不开。
场外爆发出一片惊呼声,仿佛那个陌生年轻公子将会在下一秒变成难以分辨的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