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章 魔女亲娘

他再次开口说道:“神州术道五宫七宗,五宫为玄真宫、神霄宫、惊雁宫、逍遥宫和须弥宫,七宗为天鸿宗、云山宗、断岳宗、静霜宗、星罗宗、九幽宗和大衍宗,但是在二十五年前应为五宫八宗,第八宗为魔宗,最有资格挑战五宫的术道宗门,你娘正是魔宗圣女。”
“走了?”
“混小子,你娘当然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不信你自己倒盆水照照,就‘疯虎’那歪瓜裂枣的夯货,能生出什么好秧子。”
义兄在闯下了最大的祸后便消失不见,倒也不失为明智之举,毕竟那个篓子实在是太大了,连他这个义弟都受到了波及,不得不隐姓埋名,来到大黄岭当一个山匪头子。
他想起阿爷大腹便便,满面油光的富员外狗大户,准确的说,应该是中年抠脚大叔的模样,怎么的就把魔宗圣女给强推了?
就见秦威怒视着他,仿佛心中的美好身影被这个混账小子随手抹了一把黑泥,实在是可恶的紧。
秦威气乎乎的全然没想到,自己刚刚敲了一位术士的暴栗,若是放在平时,恐怕下一刻,整个陷空山就没有了。
李小白眨巴着眼睛,完全没有回过神来。
这回轮到李小白发愣了和_图_书,对方似乎知道一些隐情。
江湖大豪也是凡人,惹上哪怕最弱小的术道宗门也只有挨宰的份,秦威直摇着头,似乎李家的遭遇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李小白的表情有些古怪,在他的记忆碎片里并没有多少那个叫作娘亲的身影,似乎她很早就走了。
为人子却不知尔父是否安康,真是奇怪的紧。
“老刀把子带着人劫掠了西延镇,恰好我大哥的仇家寻至……”
……
“我娘?”
“不知!”
“听阿爷和两位兄长说,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走了。”
“伯父认识我娘?”
李小白直接讲了李家的遭遇,这并不算是什么秘密,只要有心打听,自然能够问到与他此时所说的同样详情。
秦威并没有坐上那张代表着陷空山大首领和三十六寨总盟主的虎皮首座,而是拉着李小白坐在了相邻的胡凳上。
“我娘长得美么?”
看到李小白先是惊讶,再是坦然的表情变化,秦威点了点头,不愧是义兄之子,遇事不惊,有静气,颇有大将之风。
“義”之下是一张宽大的首座,面对着整间大堂,上面垫着一张硕大的虎皮,花纹斑斓,取自于一和图书头吊睛白额大虫,一个王字依然残留着傲啸山林的余威。
八八六十四根一人合抱红漆原木撑起的大堂显得十分空旷,上首挂着一幅巨大的“義”,饱含墨汁的大字铁笔银钩,苍劲有力。
秦威倒是与小白的阿爷李大虎真的相识,竟猜中了十之七八,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再次问道:“你娘呢?怎么不曾听你提起,当年你父亲退隐江湖正是为了你娘!”
所以这个词或许代表着离逝,也有可能是抛夫弃子的离去。
不过这多半是父债子偿的祸,无论多么不情愿,小白同学照样得背,还得背得心甘情愿。
啥?
“原来如此,术道宗门可不好招惹,倒是小郎你,也罢!不过你大兄颇有李兄之风,想当年‘疯虎’纵横江湖,无论到哪一处,都是闹得天翻地覆,哈哈哈,他若不疯魔,怎能得活。”
昔日貌美如花,沉鱼落雁的圣女究竟是怎样看中李大虎那个只知道惹祸的糙爷们,实在是不可思议。
“……”
难道下药了?还是那神马圣女原本就长的比较埋汰,对不起百姓,对不起大武朝,这才便宜了在豆腐西施铺子面前要将一良家妇女扒光的狗大户。
http://m.hetushu.com水很快送上,嫩嫩的绿芽在散逸出袅袅水汽的热水中载沉载浮。
李小白带着清瑶回到西延镇后曾作过一番寻访,千余马匪劫掠西延镇造成的死伤者大多能寻找到,李家战死的家丁遗体和死于混乱中的仆婢一个都没少,偏偏就是没有阿爷李大虎的尸身。
或许这位便宜伯父与李小白想的一样。
魔宗圣女?
况且心灰意冷的大兄李墨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剩下的家丁护送着二兄李青也不知去向,所得的讯息基本上无法考证,难辨真伪。
“你娘,就是魔宗圣女,在山门被破后,重伤而遁,奄奄一息之际遇得你父,呃,以李兄为人,居然能得圣女垂青,真是,真是令人费解……”
李小白试探着问道,话刚出口,额头就一痛。
“贤侄且宽心,我那义兄一向命硬,只要还有一口气,必然能够活下来,你寻找不到他,多半是觅地躲藏养伤去了,你父子四人终有一天会重新团圆,所以不必担心。”
就见李小白摸了摸鼻子,用力点了点头赞同道:“伯父说的没错!”
静静听着李小白从头到尾,条理分明的讲完,秦威倒吸了一口冷气。
可以理解,完全可以理www•hetushu.com解。
阿爷绝逼是个歪瓜,过街都是横趟,怎及他三兄弟相貌堂堂,英俊潇洒不凡,必然是娘亲美得厉害,硬生生给修正了。
其次便是互相对立的十二张胡凳,再次便是一排排长凳,显然这是一处议事所在。
李小白的眼睛越睁越大,这一家子的秘密一个比一个多,一个比一个不简单,好吧,连他自己也是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应该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是自然!”秦威谨慎的左右环顾一眼,声音压低了些道:“你父兄没有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便越危险,你娘的身份牵扯到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旦泄漏,不知会有多少人家破人亡,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莫要漏了口风,否则会有杀身之祸。”
光是想想,个中细节真是令人向往啊……
说到这里,他捋了捋下巴上修剪整齐的美髯,虽然间杂了几根白须,依旧不失为仪表堂堂的老帅哥。
秦威一怔,随即理所当然般说道:“以你娘的身份,迟早也是要走的!”
秦威没有动身旁的茶盏,直接问道:“贤侄,你父亲现在可安好?”
其中略过了在昆仑妖域的遭遇,毕竟一人一妖相互为伍,对于世人而言,和*图*书实在是太过于离奇。
秦威讶然中继续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大抵猜到也许发生了一些事情,才让这位侄子如此回答。
出乎他的意料,李小白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说道:“或许安好!”
秦威并不知道李小白心中所想,依旧自顾自地说道:“二十五年前,五宫暗中指使另外七宗,联合神州大部分武道强者,一起攻灭了魔宗山门,哪想到魔宗一灭,术道七宗便翻脸不认人,反过来设计围杀了曾经并肩作战的武道强者,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剿灭了绝大多数武道门派和未参加灭魔之战的武道强者,仅有少数门派和武道修士逃过一劫,要么从此隐姓埋名,消失在世俗间,要么托庇于朝廷,成为门下鹰犬,从此术道大昌,武道几近传承断绝人,即使偶有一两个武道高手出世,但是很快泯然,不成气候。”
占地极大的义气堂内便只剩下李小白与秦威两人。
“阿爷坠落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所以在下无法确定他是否真的安好。”
目光抬起,投向大堂的房梁,似在回忆那个与众不同的绰约身姿。
李小白斟词酌句用了“走了”一词,因为连父兄都不肯多言,让小白同学感到十分难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