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5章 决心

白樱儿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说道:“樱儿知道的不多,但是这天京城内并不太平!”
秘情司指挥使一怔,随即点了点头。
前一刻对方还是昭昭君子,下一刻却摇身一变,出乎意料的变成了一个锱铢必较的真小人,前后转换的竟如此自然。
“阿爷告诉我的,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樱儿也说不清楚!”
白樱儿蹩着细长的柳眉,像是在思考。
“小白哥哥莫要生气,香君姐姐定然也有自己的苦衷!起码,起码还有樱儿陪着哥哥!”
“知道是关于什么吗?无论如何,总应该有一些迹像!”
李小白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说不出的颓然。
“答应本座的事情,公子莫忘了!”
李小白一愣,每日宵禁,昼夜有武候巡视的帝都天京怎会不安全,恐怕这座人口众多的庞大城市应该是天下最安全的所在才对。
虎力果断出门向左,回到自己的房内,妖女有些吃味的看着这对狗男女,生怕这小妹子偷吃了她的“口粮”!
李小白不待对方回应,便自顾自带着清瑶和虎力挥袖而去。
静静看着银镜中那张陌生的脸,武香君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一旦踏出这一步,hetushu.com便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
“小郎,小郎,奴不想害你,不想害你!”
“什么事?”
在她看来,小白哥哥显然比圣谕更重要一些。
就在短短数息间,武家小娘的面容就像换了一个人,平空多了几分狙犷和英武,根本看不出方才那张诡异面具的存在。
“不太平?为什么?”
清瑶一屁股坐在床边,双手托着下巴,美目一眨不眨的盯着李小白和白樱儿,一副护食的模样。
李小白摇了摇头,武香君的变化确实让他措手不及,然而却始终琢磨不得要领。
“无妨!我没事!”
“在下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答应的事情就不会食言!”
更何况有些事情若是没有李小白的参与,恐怕将会变得麻烦的很。
因为一言难尽!
究竟是什么样的麻烦,会让武家小娘做出这样的选择,实在是让人疑惑。
也不知过了多久,屋内的哭声渐渐消失,伤心失望的小郎黯然离去。
“樱儿,你不是禁足了吗?”
与西延镇一模一样的老宅屋内,满脸清泪的武家小娘靠着门板,仿佛被抽空了浑身力气,缓缓跪坐在地上,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哭着自hetushu.com言自语。
听到屋外传来小郎骂贼老天的声音,武香君双手捧着脸,哭得越发大声。
李小白冷哼了一声,依旧余怒未消的样子,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再次说道:“你是秘情司的指挥使,什么七星之类的都是归你管吗?”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欲言而止,金色面具之下却是满脸苦笑。
金吾卫大将军妹子正在义字会馆的客房里等着他。
痛彻心骨的武香君很想不顾一切的拉开门,重新扑进小郎那令人安心的温暖怀抱,可是她不能这么做,那将会给小郎带去杀身之祸。
原本打算找上门去,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自己来了。
两者甫一相触,便互相严丝合缝的贴合在一起,面具每一寸都在轻轻蠕动,边缘痕迹渐渐消失,肤色在倾刻间发生变化,空洞的眼部也被武香君的眼睛填充完满。
可以想像的到,熟妇大战萝莉,多半要了卿卿性命!
盒内放着一张惟妙惟肖的面具,一只青玉瓶,一块玉玦和一面巴掌大小的银镜。
她十分享受与李小白在一起的美好时刻,希望时间过的越慢越好。
“我见到香君了!”
千里迢迢,历经风险来到帝都天京,甚至不惜招惹皇http://m•hetushu•com家秘情司,就为见到她,最后却被生生的残忍拒绝,如同刀子一般剜在心上,伤的不止是一个人。
他的声音充满磁性与阳刚,坊里的各家小娘们若是听到,定然会在第一时间为之痴迷。
李小白想起皇帝老子好像让樱儿妹子禁足府内,怎的跑到义字会馆里来,还在自己的房里等着他。
李小白没好气的回望着对方。
……
当人脸面具即将贴上娇嫩的面庞时,皮质内侧忽然升起一根根仅有一两毫米长的细细绒毛,就像有生命一样冲着如羊脂玉般细腻的肌肤轻轻摇摆,迫不及待的与对方发生亲密接触。
小白哥哥失落的模样让白樱儿有些心疼,便猜到两人见面多半发生了一些难以预料的意外。
目光中带着决然,她拿起青玉瓶,从里面倒出一颗略有些腥辣的黄豆般大小丸子,一仰头,毫不迟疑的倒入口中,随手将玉瓶收入怀中,又伸向那块隐隐灵光流转的玉玦。
院中屋内的床上,除了留下一套女子服装,便再无一人,武家小娘仿佛平空消失了。
……
“回头把焦寡妇洗剥干净了,送到本公子房里!”
几位国公府亲兵不知从哪里出现,齐齐躬身应道:“和_图_书是!小公爷!”
一个华服公子走出院门,回身望了一眼只剩下鸡鸣的院子,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把它拆了吧!它原本就不属于这儿。”
李小白摇了摇头,坐在客房内的长凳上,什么都不想说。
阿爷在宫中当值,有时候在家里的饭桌上会无意中说出些什么,但是她却并没有在意,现在回想起来,或许与香君姐姐有关。
“……”
紧闭的屋门再次打开,院内的母鸡与小鸡们啄食完地上的大麦粒后,又继续寻觅起来,待看到屋内有人走出,当即像此前那样,又一次欢快的迎了上去,然而它们没有得到想要的食物,反而惊惶失措的四散奔逃,不安的叽叽声充满了整个院子。
武香君扶着门,缓缓站了起来。
“小白哥哥见到香君姐姐了?”白樱儿露出喜色,然而却见自己的小白哥哥神色不对,疑惑地问道:“难道发生了什么?”
堂堂秘情司指挥使觉得关于李小白的档案,恐怕还需要重新修正与评估,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
但是为了小郎,为了不给他带去灾祸,自己必须做些什么,不能总让小郎置身于危险中。
“小白哥哥!”
小白同学终究没有等来洗白白,任君hetushu.com采撷的豆腐西施,不过也幸亏如此。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有些担心对方因为失望而恼羞成怒,不肯再当小公爷的先生。
“刚刚交了职,暂时还没回去!”
“李公子!请留步!”
她从内屋取出一只白玉盒,摆在桌上凝视了片刻,最终仿佛下了某种决心,咬着嘴唇,坚定的打开了它。
重新回到国公府门口,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突然喊住了忿怨未散的李小白。
取自异种真丹境大妖头皮的面具五官俱全,平摊开来就像一张正在与武香君对视的人脸,双目空洞,栩栩如生中带着一丝莫名诡异。
白樱儿丝毫没有在意来自于当今圣上的处置,趁机寻了个空档。
擦干脸上的眼泪,武香君捧起这张面具翻过来往自己的脸上贴去。
“没错,秘情司北斗正是本座麾下!”
在没有收回本钱之前,先收些利息回来也好。
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小白望着白樱儿,希望从她那里能够得到一些重要的线索,或许能够让武家小娘回心转意。
卸去沉重甲胄的白樱儿就像一位活泼可爱的邻家少女,提着裙角,飞奔过来,扑入有些措手不及的李小白怀中。
她拉起李小白的手,乖巧的坐在旁边,轻轻靠在他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