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0章 约

这……也算是假戏真做吧!
一身灰头土脸的李小白带着虎力走出铁砧巷,正好看到不务正业的皇家秘情司指挥使堵在巷口,身周人流不自觉得让开一两步,想让人不看到他都难。
明知跟对方没有任何道理可讲,李小白依旧带着一脸微笑,随即拱了拱道:“在下有事,先行告辞!”
就凭着自己现在学的几下三脚猫锤法,想要自己打出一支飞剑,不啻于痴人说梦,能够铸造飞剑的顶尖剑匠若是这么容易培养出来,恐怕早就满大街都是。
打量完李小白又一支完美剑胚的甘老头终于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不仅仅是引经据典的指桑骂槐,更是无意中戳中了朝堂上那位的心思之一。
“也罢!回去仔细揣摩,明日莫要忘了!”
但是加上能够持续壮大心神的《摩诃钵兰经》就不一样了,凭借着已经融会于心的上半册奥义,下半册的晦涩经文也开始隐隐约约间向他展开自己的庐山真面目,各种因素互相作用下,一旦进入愈发完善的琉璃心状态,将身周一切映入心中,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逃过他的观注,甚至可以在片刻之内将其部分完美还原出来,形成几近于过目不和-图-书忘,精准再现的效果。
事实上小还丹在李小白眼中就和糖豆没什么分别。
使挥使大人丝毫没觉得铁砧巷内这些凡人俗匠手艺究竟有什么可学的,不过他若是知道巷子深处有一个能够打造飞剑的甘老头,恐怕未必会再这么想。
祖师爷的传承得以流传下去,甚至比喝了琼浆玉液还要甘美。
秘情司指挥使越发冷淡,他没有兴趣跟对方斗嘴。
搓了搓手,接过小还丹往嘴里一送,他并没有像李小白那样嚼着吃,而是十分认真的直接咽了下去。
“关我甚事?”
“是是是!”
甘老头原本还想推辞,可是听到徒弟们话,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好吧!老夫就尝尝这仙丹的滋味!”
李小白还指望着对方给自己铸造飞剑,可不想这几天就先把这老家伙给累死了。
这只藏头蛇尾的大老鼠前几日死活不肯露面,今天倒好,居然粘着不放!
“呵呵,好歹挂个皇字招牌,皇家若是不体恤升斗小民,升斗小民又何必在意朝堂上的那位呢?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汝,莫我肯顾,誓将去汝,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呵呵,走狗,真不关m.hetushu.com你的事吗?”
李小白的话语已经近乎赤裸裸的大逆不道,果然将眼前这家伙气得浑身发抖,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甘老头还是有几分眼光,认得出李小白递过来的一枚小还丹有些不同寻常,随即摇了摇头说道:“老夫已过花甲之年,时日无多,要这些劳什子作甚!”
……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破军”在西延镇竟然招惹了这么一个疯子回来。
这老家伙就跟他的三个闷嘴儿葫芦徒弟一样,表面上不吭声,心底却是想要将自己的手艺传下去都快要想得走火入魔了。
尽管小还丹的主要效力并不是专门用来强身健体的,但是部分散发出来的药力依然让衰老的身体重新焕发出活力。
师傅四人之间,除了锻打和铸剑,再也没有任何话题,死倔的师傅和仨闷嘴儿葫芦徒弟当真令人郁闷的紧。
居然还有?显然不止一颗,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当豆子一样嚼了。
“仙丹?”
李小白的毒舌都快赶上妖女的蛇毒了,当即将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给气得七窍生烟。
李小白摊开双手,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借口。
明明是猪八戒吃人参果还没踅摸出滋味,这老头m•hetushu.com儿却俨然当回事,微微眯起眼睛,体会着这枚“仙丹”的效果。
短短一个上午,甘老头向李小白展示了十几种压箱底的锤法,虽然精疲力竭,心头却十分舒畅。
让你丫抢俺媳妇,骂不死你!
“小白?嗯,这个名字好!以后就叫你小白!”
李小白有些尴尬地说道:“在下李小白,来自于封狼道西延镇李家!”
“这是什么?仙丹吗?”
秘情司指挥使没好气地说道:“要不是你言而无信,何需本座在这里等你!”
“升斗小民?升斗小民可有公子的剑光?你莫要在推辞!”
“好,好,本以为你是个年少俊杰,却没想到这么不知死活,但愿你的这张利嘴能让你活得够久!”
“呵呵,指挥使大人真是够闲的!居然在这儿候着在下,惭愧惭愧!多问一句,皇帝陛下不会扣你的工钱么?”
李小白只是冲着对方一笑,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自顾自的放声道:“绞兔死,走狗烹,洗剥尽,上锅蒸,柴火旺,滚三滚,切成片,醮椒盐,神仙闻,站不稳……”
“小子!你叫什么?”
李小白疑惑的看了看自己掌心的那枚小还丹,随即摇了摇头,说道:“只是提神的和_图_书啊!要是真的仙丹,吃了那么多,我早成仙了!”
因为资质鲁钝,没能从师傅那里学到真本事,可是他们对甘老头的尊敬却没有减少半分。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嘲讽之意。
看到甘老头依然楞楞的望着自己手掌心那枚小还丹,李小白再次往前一递,说道:“这东西我还有好几颗,吃完还有!”
三个徒弟互相对视一眼,齐声道:“师傅,你就吃了吧!”
秘情司指挥使俨然将李小白当作在国公府时就已经被气疯了。
“这里有一枚丹药,请您老笑纳!”
李小白原本并没有过目不忘的能耐,与他心神合为一体的混沌青莲也没有这样的额外附加效果。
说着又摸了一颗,直接扔进了嘴里,嘎吱嘎吱嚼了起来,味道确实不那么好,但是确实很提神,挥了半天锤子的肌肉酸胀感立竿见影般迅速消退。
寻常人对于拥有特殊效果的丹药往往只有一种称呼,仙丹!
老货的嘴巴天生带着毒点,小白同学几乎快要哭出来,小白这个名字到底哪儿好了?
李小白浑然没在意满身的烟尘肮脏,拱了拱手,算是勿谓言之不预。
毕竟不是西贝货,一股温和的热力从腹中缓缓升起http://www.hetushu.com,就像热水浸泡过五脏六腑,向四肢百骸散去,酸软的筋骨渐渐恢复过来,精神头儿立刻大振,就像真的吃了仙丹一样。
在他看来,这样一枚光凭着散发出来的药香就能让人精神一振的丹药必然珍贵至极。
磕了药的老头正舒坦着,心情也好了不少,难得的没有喝斥,只是摆了摆手。
“在下不过区区一升斗小民,可不像大人那么悠闲,预先告之一声,在下每日上午都会来此,下午再去国公府,当那个什么先生!”
给小公爷当先生,恐怕无论如何也比当一个臭铁匠要强。
半晌之后,甘老头终于回过味儿来,重新睁开眼睛,望着李小白,眼睛猛一瞪道:“老夫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来路,也不想知道,像这样的好东西,莫要随意糟蹋了。”
小白同学嘴角抽搐了一下,这都几天了,您老这才反应过来,恐怕连自己那三个徒弟都没问过吧。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一对,秘情司指挥使有些恼怒地说道:“好端端的国公府先生不做,就跑到这儿干那些腌臜的事情,你真是太让本座失望了。”
“家破人亡,又无糊口之技,你是让我当山匪么?”
“嗯!有点儿酸,咋像山楂果儿?咦,有点儿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