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1章 先生

“先生请坐!”
李小白倒也不好再继续挑刺,双手放在背后,给了一句:“孺子可教!”
但是为了武家小娘,绝不能轻易认怂了!
手里转着铜牌的缨子,在门口两名国公府亲兵的注视下踏过高高的红漆门槛,国公府管家就已经在门内等着这位小公爷的新先生。
正经的束脩是腊肉,通常折为银钱。
郑小公爷仿佛没有听到李小白方才的鸡蛋里挑骨头,退后两步,十分恭敬地说道:“先生,请!”
名不虚传?多半不是什么好名吧!想起自己与皇家秘情司的恩怨,李小白依旧还是把礼节做到十足,毕竟打人不打脸,对方的言语中也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自打皇家秘情司建立以来,就只有别人的畏惧和唯恐避之不及,还从未遇到过像李小白这般不知死活的家伙。
“……”
尽管皇家秘情司指挥使担保小公爷绝无这方面的心思,但李小白却不会轻易肯信。
邓小公爷引着李小白入座,当即奉了一盏茶,行拜和图书师礼。
两人之间摆着一张小几,红泥小炉正烹着茶水,不远处的铜香炉内升起袅袅的白烟,正是弥漫于院内的檀香来源。
……
昨日来,只是进了府中的暖阁和后花园,而这一次,管家并没有领着李小白再去拜见敬国公邓老公爷,也没有先去书房,而是带着他来到一处小花园的门口。
李小白却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一甩袖子道:“好了!为师不差你那几块臭咸肉,也就是一提,下次莫要忘记了!”
“等等!”
老者冲着李小白微微颌首一笑。
看到李小白沿着鹅卵石小径走来,年轻人当即起身,快步来到拱桥上,双手一揖到底。
“怎么,这个你们也管?”
或许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小主人的催促让雷管家麻了爪,只好大声回应道:“小公爷,李先生到了!”
“这束脩该怎么算?”
李小白面无表情的望向管家,你丫看着办。
不过看到那位老者,他停下脚步,拱手和图书道:“在下封狼道西延镇李小白,见过老丈!”
同时无可奈何的再次躬身。
李小白神色不豫,知道清瑶底细的只有无孔不入的皇家秘情司,还秘情呢?就差传得满大街都是。
不过他依旧给了李小白一块铜牌,作为出入国公府的凭证,倒也不用担心进不去。
跟敬国公的小公爷有怨是一回事,却是恩怨分明,没打算迁怒于旁人。
一声老丈说出口,琉璃心却察觉到隐藏在附近的气息突然有些紊乱,小白同学立刻觉得有些奇怪,难道自己说错了,不是老丈而是老太?可是这胡子怎生作假?
“学生邓非,见过先生!”
一棒子再一甜枣,然后再一棒子,这些都是满满的套路。
管家犹豫着不知道该用何种态度来说服他时,小院内传出声音。
化形境的妖族即便是妖奴,然而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威胁,上次有皇家秘情司指挥使陪同自然没有这个担心,但是现在,国公府不得不保持小心。
临水的小榭内坐着http://www.hetushu•com两人,一个是约摸十来岁的年轻人,年少英俊,另一位是须发花白的老者,却不是敬国公邓老公爷。
既然为人师长,今天非得好好收拾收拾这个熊孩子,给他上上规矩,别成天没事就窥觑师娘。
很年轻?这就是窥觑我家媳妇的小公爷吗?
因此他保持着小心谨慎,迈着方步跟在后面,并没有随随便便跟对方开口套近乎。
原本心情就不爽,李小白当即给了对方一个下马威。
与国公府的后花园相比,这处小花园只不过是一处占地约三四亩的小院子,月亮门内侧种着竹子,鹅卵石铺就的曲径通幽尽头隐约可见一汪碧绿的池塘,一座跨水而过的精致小拱桥,还有一座半敞开的临水小榭。
“雷管家,是先生到了吗?快快请他进来!”
管家年纪并不大,略有些高瘦,看上去很精神,只不过李小白从他双手异乎寻常的粗大关节上看出了一些端倪。
“请周世叔做个见证,学生邓非……”
虽然没有http://www•hetushu•com见识过其他国公府究竟是怎样,但是李小白却隐隐觉得这里的气氛并不正常,他更相信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绝非是为了给小公爷找先生那么简单,多半没有安什么好心。
是个练家子!
“老丈过奖了!”
站在月亮门前,管家便不再往里走,当即一躬身道:“小公爷就在里面,不过先生……”
“老夫已听小友说起过先生,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请入座!”
戴着金面具的那厮没有再出现,估计是被小白同学的狗肉谣给气得半死。
李小白的琉璃心当即察觉到几缕若有若无的杀气正锁定着自己,难怪皇家秘情司要担当劝业的活计,这国公府的先生果然不是那么好当的。
把他的媳妇养在府中,还讨好般在后花园内复原出西延镇的老宅,单单是这手笔,若说没有瓜田李下之嫌,谁会信啊!小白同学第一个就不信。
李小白依旧是风轻云淡的从容,迈着方步踏入院内。
他丝毫不认为是因为自己来的突然,打了个对方措手和-图-书不及。
小公爷似乎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恳切地说道:“是学生准备不周,学生马上安排束脩。”
这位可好,竟然蹬鼻子上脸,当面讲起了束脩!
老者虽然未动,却是好奇的打量着李小白。
李小白却没打算按照对方的套路来,一摆手拦住了小公爷。
“嗯!下次莫要站的那么高,我不喜欢仰视别人!”
虽然没能拿下李小白腰间的钱袋,但是角落里的戒备气氛却无形中提高了一个等阶。
他的目光望向李小白的腰间,意思不言而喻,那条妖蛇正藏在里面,生怕对小公爷不利。
“李先生请!”
这处小院也许是主人修身养性或小憩的临时所在,抑或是临时待客的场所,此时院内空气中弥漫着些许清雅的檀香。
在义字会馆洗去烟火气,换上一身干爽衣服后,李小白这才施施然乘着虎力驾驭的马车熟门熟路的来到敬国公府门前。
在一旁的老者有些瞠目结舌,国公府请先生,招呼一句就行,根本没必要斟茶拜礼,又不是什么名师大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