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3章 教而不诛

“你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就放!”
他哪里能想到是因为自己一本正经的讲如何造反,把那些人给吓跑的,生怕多听一会儿,便会有杀身之祸。
“多谢老丈!”
李小白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脚步声急促远去,转身一瞧,守在门前的国公府亲兵还有管家齐齐跑得没影儿了。
还没来得及失望,小公爷就已经反应过来,遵师重道的为他添水,茶壶往杯盏中注水的时候,他的手却微微颤栗,显然依旧惊魂未定。
“你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邓非只得带着苦笑感谢先生授业解惑。
“呵呵!这位先生真是一个妙人,原本担心你的将来,但是现在,哈哈哈,我放心了!”
李小白正奇怪,自己的声音仿佛有驱散效果,躲藏在周围的人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减少起来。
李小白全然没想过那俩亲兵和管家宁可屁股被家法抽得稀巴烂,也不想被推到法场上,用自己的脖子去挨那冤枉的一刀。
从天时、地理、人为各各方面,角角落落讲如何时引发社会矛盾,积聚小矛盾从量变达到质变,再顺势揭竿而起,有明面上的造反,也有暗中推波助澜。
从未想过这位先生竟然疯得如此超乎想像的小公爷邓非听得面如土色,倒是那位旁听的老者反而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点头。
“就一下午怎么可能讲完!”李小白一瞪这个蠢学生,随即道:“造反可是一门技术活儿!”
皇家秘情司和_图_书指挥使终于按捺不住,身形一晃,向李小白扑来,欲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
“这些家伙居然这么靠不住,竟敢私自离岗。”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感到前所未有的愤怒,然而对方却像没事人一样。
“啊什么?造反一题还得再讲两日,后面还有谋逆,争嫡,宫斗,弑君……”
“革命,嗯,造反,官逼民反,先官造孽,而后民反之,所以必有因果,这是一场自下而上的巨变,波及到上至朝堂,下至市井的每一个角角落落,无论是皇帝,大臣,小吏,勋贵,富豪,平民,哪怕是无法无天的匪寇都不能置身事外……”
邓非目瞪口呆。
连旁听的老者都有些目瞪口呆,原以为小公爷请的是先生是一个荒诞不羁的狂生,却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狂的超乎想像,幸亏还没有官身,若是有个一官半职,就等着朝堂上掀起腥风血浪吧!
“说什么了?不就是造反吗?”
这句话说的真是神转折,空气中的杀气登时变得诡异起来。
突如其来的金属摩擦声吓了李小白一跳,此前琉璃心就已经察知周围埋伏着不少人,由于上一次进来也是如此,倒没觉得怎样,然而这么多的激烈反应却完全出乎了他意料。
小公爷邓非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位先生,他,他该不是造反专业户吧?
一场难以预料的变故顿时化为无形。
长者有命,小公爷邓非只得半信半疑的站和-图-书了起来,接着说道:“可是他这般胡言乱语……”他还是有些担心。
在下午这两个时辰里面,慑服四方的堂堂大武朝在这位先生口中就已经被颠覆了不下十遍,每一次颠覆的方式都令人匪夷所思,尽管让人难以接受,却又合情合理。
若非大武朝国祚已经延续了数百年,小公爷甚至怀疑这位先生已经操刀颠覆了十几个王朝,否则怎可能说得如此条理分明,如此吓人。
“让你给小公爷当先生,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不想活了吗?”
直到世叔踱着步离去良久,这才缓缓回过神来。
什么?邓非惊疑不定的抬起头,额头一片通红,他愕然道:“世叔不会杀他?”
“小儿科了,小儿科了!”
中午的暴击伤害,竟然这么快就回复过来,这货也是脸皮厚的紧,居然没找块豆腐把自己撞死。
跟着一看到自己就像见了鬼般奇怪表情的管家走出国公府偏门,李小白又看到了阴魂不散的皇家秘情司指挥使。
大用?
李小白驾轻就熟的拿腔拿调,这副为人师表的专业模样让人情不自禁的怀疑这位临时招募的先生是不是曾经做过夫子。
额的老天爷,这家伙满嘴跑着造反一词,谁还敢沾边儿,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有多远逃多远当然是最明智的选择。
山巅一寺一壶酒儿乐,苦煞吾,把酒吃,酒杀尔,杀不死……杀得死!
造反么?
看来革命尚为成功,同志(源自春秋www.hetushu•com《国语·晋语四》:同德则同心,同心则同志)们还需努力!
李小白深深看了对方一眼,虽然装疯卖傻,可是这个人情却是真真切切的,当即诚心诚意的一揖。
李小白一甩袖子,用言语戳了一下这小子,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去。
“是!”
脚步声渐远,小公爷面色复杂的看着人影消失在小院门口的竹林外,他苦涩的转过身,有些绝望的向旁听了一下午的老者跪下,额头点地,凄身道:“请世叔原谅先生无状,我愿以自己的性命替之!”
“时辰不早,为师该走了!明日也是从未时开始,每隔五日便休沐两日,不仅仅是让为师备课,也是让你好好温习思考。”
他的话一出口,又是一阵兵器归鞘的声音,角落里,隐秘处的呼吸重新恢复了平静,一些正在接近的异响停了下来,缓缓退去。
“杀他?杀他作甚,好不容易给你请来了一个‘可靠’的先生,你让我再上哪儿去给你请第二个,这位甚合我意,嗯,没错!便是甚合我意!起来吧!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先生说的一点儿都没错!”
他可不敢说“造反”二字,更何况还是在这个场合下。
老者理所当然的受了这一拜。
先生不是师傅,固然要比后者差上不少,邓非对李小白的恭敬态度丝毫亚于对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师傅。
至于那么大的反应。
在大武朝帝都天京,当今天子脚下讲造反,那绝逼是不想活和_图_书了。
“不必了!为师有腿,自己会走,何必那么多繁文褥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这样婆婆妈妈,就跟女人一般,今天晚上就好好琢磨一下为师的课业吧!明日准备一块近丈长,四尺宽的木板,用黑漆涂厚,再备几块粗布和几支切成条的画石。”
一看到李小白,戴着金面具的皇家秘情司指挥使就直指着他,浑身发抖,仿佛强自压抑着极大怒气。
得嘞!要的就是这效果!
“啊!”
李小白从容道出一连串足以诛十族都不够的触目惊心字眼,直接将小公爷吓得瘫坐在地上。
国公府内的造反课依旧在继续。
打死他也想不明白,先生如此胡言乱语,哪怕诛九族也不为过,居然能够毫发无伤的离开,实在是匪夷所思。
论起造反,恐怕也是他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理论知识。
看小公爷邓非一脸呆滞,小白同学心中一阵得意,药效果然立竿见影,让你丫的再拽文,拽不出来了吧。
李小白的声音在临水小榭内响起。
老者放下手中把玩的精致茶盏,缓缓站起身。
又再如何蛊惑人心(发动无知百姓),把清官、贪官、懒官等等不同官员的拉下水或用各种难以想像的方法打击排挤,将人性和阴谋阴谋的策略手段剖析的淋漓尽致,整个小榭内只剩下李小白一个人的声音。
“你,你你……”
“先生请继续!”老者饶有兴致的向李小白笑了笑,在他看来,这个年轻人很有意思。
“谢先生www•hetushu•com指点!稍时请先生在府中用膳。”
望着跪在地上的小公爷,老者沉默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
老者意味深长地说道:“毋须担心!他教你的东西,都不是胡言乱语,要记下了,记好了,将来有大用!”
李小白清咳了一声,说出一句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话:“咳!尔等皆有上进之心,若是想听,便一起进来吧!”
反正院子里面除了他们仨,已经没什么人了。
然而清光一闪,一位千娇百媚的娉娉妖女挡在了李小白身前,手中握着一支两尺长的尖刺正对准了他,敬国公府门前突然飞沙走石,狂风大作。
小公爷当真被吓得不轻,有些胆战心惊地说道:“先生!这革,革命讲完了吗?”
李小白老神在在的摆着手。
“本公子就是不知道怎么写,要不你教教我?”
李小白也是讲的尽兴,直到太阳西下,天边泛起昏黄,他这才停下了唾沫横飞,拿起茶盏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要不是顾忌到武家小娘,小白同学早跟这货翻脸了,想要有什么好态度,那是没可能的。
清瑶身后响起一个语气悠然却不怀好意的声音,成形的剑指搭在她的香肩上,稳稳的指着皇家秘情司指挥使。
“是!学生恭送先生!”
角落里的呼吸声再次变得急促,显然被骇得不轻,这货是从哪里来的,竟然如此不知死活。
不就是讲个造反吗?
倒是旁听的老者先反应了过来,拍了拍手,道:“勿要惊扰了先生,退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