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6章 又杠上了

皇帝陛下已经无法再容忍风玄国与鸿胪寺互相开片儿的事情重演,准备武装押送,荒胥国的狄人若是敢胆边生毛的话,左右骁卫的军士们会用自己手中的刀子让他们领教大武朝的热情。
尽管众臣看秘情司不顺眼,可是国体更重要,可不能任由身无功名的刁民恣意妄为,否则体统何在?
众口铄金,朝堂上的言论开始发生变化,渐渐朝着一面倒去。
金吾卫职司靖平帝都内外城治安,就算看皇家秘情司不顺眼,也不至于这么说干就干吧。
正当朝臣们议论着将这小子九蒸九晒的好,还是酱渍醋腌的好时,此前朝议时禀报风玄国使节团与鸿胪寺团战的那位内宦都急匆匆走了进来。
太极殿内一片鸦雀无声,文武大臣们静静等着下文。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小!白!
这位负责朝政查疑补漏的给事中大人找的借口未免也太不靠谱了点,天子陛下忍不住一阵失望,若是揭举那厮,应该举报他宣扬造反才对。
临近午时,当治世天子准备宣布早朝结束,突然一位四品官员站了出来。
不过荒胥国的延误缘由是否真的如此,恐怕只有那些狄人自己才清楚。
不过这位给事中因职责所在当堂m•hetushu.com揭举,又不能当作视而不见,天子便道:“着有司核查!若是真有勾连,按律治罪。”
他情不自禁地问道:“你是说,那人叫李小白?封狼道西延镇的李小白?”
对啊,荒胥国使节团呢?他们不是与风玄国使节团会合了,为什么独独是风玄国使节团先到了,而且还与鸿胪寺迎接官员发生了冲突。
“是,是他,街上的金吾卫都认得他,确实是封狼道西延镇的李小白。”
“竟敢如此大胆!”
内宦也是干脆,扬起巴掌干脆利落的给自己左右狠狠两耳光,方才的话实在是太有歧义。
……
打砸皇家秘情司府衙是挑衅皇权,那么勾结戎人叛国,两罪并加,诛九族都不为过。
争执?难道又与谁打上了?
诸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的又是这刁民!太极殿内诸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几乎每一次都没有好事。
难道是怕了敬国公他老人家,直接怂了?
前两日这胆大包天的家伙还拆了皇家秘情司的门脸儿,又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还让金吾卫跟秘情司干上了。
“继续讲下去!”
太极殿内响起左右骁卫两位上将军的声音。
照例是和稀泥。
http://m.hetushu.com“风玄国使节团由延兴门入城,护卫诸人一路张扬跋扈,不仅调戏女子,还横行抢掠……”
治世天子捏着两眼中间,鼻梁上端的山根,暂时舒缓一下早朝积累至此刻的些许疲惫。
皇家秘情司的存在不啻于悬挂在满朝文武脑袋上的利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因此这朝堂上绝对不会缺少乐意于见到皇家秘情司吃憋之人。
陛下让秘情司指挥使亲自处理,在所有人看来,这厮此刻多半已经呆在大牢里头等着秋后问斩。
根据这家伙胆敢拆了皇家秘情司大门还照样逍遥法外的先例,貌似他的战斗力还不低。
“讲!”
与礼部侍郎么?
作为皇帝说的也没错,大武朝拥有千千万万的学子,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根本没必要拿到朝堂上来说,谋逆也好,勾连也好,着有司办了就行。
也不知是戳到哪处,九龙宝座上的治世天子板起脸喝道:“闭嘴!联好的很!”
“陛下,臣有奏!”
李小白这个名字,他们并不陌生。
……
那名内宦重新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说道:“那风玄国使节团顺着朱雀大道,准备入含光门时,又与人在太平坊发生争执m•hetushu.com!”
风玄国使节团与鸿胪寺官员互相殴斗一事有了处置后,朝议便继续下去。
此前风玄国使节团与鸿胪寺莫名起争执还有些令人生疑,尚可各打五十大板,但是现在看来,这些戎人非但不知收敛,反而得寸进尺,分明就是来挑事的。
朝堂上的礼部尚书轻咳了一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礼部负礼祭,膳宴和外交事宜,怎可能与人动手,若有冲突,当是自己的二把手被人摁在地上胖揍才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用到“争执”一词。
天子一句话让朝堂上诸臣当即反应过来。
内宦还没说完,就听到天子冷哼了一声,当即被饱含怒意和杀气的声音震得一哆嗦,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连忙将脑袋死死伏在地上,生怕受到迁怒。
“陛下!荒胥国使节团此刻正在泾阳县,预计明日抵达天京!缘由是荒胥国正使感染风寒,在途中休息了两日,而后加快赶路,依然比风玄国使节团晚上一日。”
太极殿内文武大臣们一阵面面相觑。
天子终于不再追究让内宦暗暗松了口气,脸上那两个巴掌印根本算不得什么。
但是这位揭举的给事中并没有打算就此结束,依然不肯退回众臣队列,继续说道:“此人依旧逍www.hetushu•com遥法外,现为敬国公府小公爷的先生!”
“荒胥国使节团现在何处,他们不是与风玄国使节团在关西道燕城会合吗?为何没有一起抵达。”
“遵命!”
真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
一个将死之人,哪怕勾连戎人也好,又或是杀人放火等其他罪名也好,最后也只能挨一刀而已,毕竟无论是谁,命只有一条,杀也只能杀一次。
谁也没有注意到,治世天子的表情有些僵硬,还有一些古怪。
关于两国使节团的两件古怪事前后一连,便让人不得不觉得这里面多半藏着什么阴谋诡计。
这位内宦稍稍松了口气,再道:“与风玄国使节团发生争执之人,并非礼部与鸿胪寺之人,乃一平民,名叫李小白!”
“说,何事如此慌张?”
里通外国?勾结戎人?
“传左右骁卫各出五百兵马,护送荒胥国使节团抵达帝都。”
“陛下!陛下!不好了!”
满朝文武撸着袖子想要跟那些不知死活的风玄国戎犬干上一仗,大武朝以武立国,面对周边诸国的挑衅,从来就没有怂过。
给事中大人还没有退回去呢,转过头嗔目结舌的望着那位内宦,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该死的戎犬!”
那位官员话语一出,殿和*图*书内众臣彼此面面相觑。
一些大臣们固然惊诧,更有不少大臣则是幸灾乐祸。
内宦不明所以,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
满朝文武一片哗然,许多人不约而同的望向站在角落里的皇家秘情司指挥使,这位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指挥使大人不是亲自去处理了吗?
莫说南衙十六卫的金吾卫,恐怕其他不少禁卫都知道这个叫作李小白的疯子,毕竟铜井坊皇家秘情司大门被夷平一事可是震惊了整个朝堂,换其他人早人头落了地,偏偏这厮事后还依旧若无其事的走在大街上,想不让人记住都难。
“臣揭举封狼道西延镇学子李小白勾结戎人,里通外国。”
这可真是破天荒的难得一见啊!
“是是,陛下好的很,奴婢说错了!”
有官身的用弹劾,没官身的自然是揭举,不过官员揭举白身,恐怕这是大武朝的朝堂上有史以来头一遭。
那家伙怎的什么事情都没有?
此时此刻再行揭举,未免有些小题大作了些,又有何意义呢。
前一刻给事中大人揭举这厮与戎人勾结,怎的下一刻他就与戎人打起来了呢?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再次出列,表示两国使节团的位置尽在秘情司的掌握中。
诶?这厮没在牢里等死,怎么又成了敬国公府上的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