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8章 上将军府

白樱儿大惊失色,想要阻止李小白。
这个时候,虎力已经将马车上的东西悉数搬进白家父女的厨房,连半片大肥猪也挂在了梁下,准备收拾。
樱儿连粉颈都红了,除了害羞,还是害羞。
白樱儿娇憨的放开白老大的胳膊,又返过身来扯住李小白的胳膊直往屋里拖。
渔家女出身的樱儿哪里见过这么多礼物,当即又惊又喜。
虽然她也很期待大宅子,可是这样冒冒然搬到小白哥哥的家里,算是过门了吗?不算吗?算吗……
少女的心思又开始纠结起来。
妹子终于反应过来,惊呼一声,两颊晕红的连忙将长柄双刃战斧收在身后,忐忑不安的低下头,不敢与李小白对视,怯生生地说道:“对不起!”
屋内没有火盆,因为有墙挡着风,要比院子里稍稍暖和些,完全就是一座地地道道的寻常民宅,怎么看也不像是上将军府。
“为什么?”
他干笑着说道:“樱儿妹妹,你的欢迎仪式可真的很特别!”
“不,不是这样的,赏钱原本是不少,但是樱儿都给了战死亲卫的家人,樱儿不能搬到哥哥那里,这样不,不合适。”
李小白打量起白樱儿在帝都的家,纵横堪堪十七八步的小院子hetushu.com,虽然不是大杂院,却也狭窄的很,难怪刚才练武差点儿把斧子抡以他的脑袋上,这等又长又重的兵器在这样的环境下施展开来,实在是需要几分掌控力。
李小白敏锐的察觉到白樱儿的异样。
李小白邪邪一笑,又是造反,又是谋逆,国公府的势力再怎么大,恐怕也要被这样的课业连累。
事实上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已经做好了抽身疾退的准备,即使战斧依旧落下,也只会在他身前三公分开外毫发无伤的擦边而过。
白樱儿如逢大赦般急急忙忙的从李小白面前跑开,朝着说话的那人奔去。
“樱儿不是故意的!”
李小白咬牙切齿,也不知敬国公府哪儿来的这么大权力,竟敢公器私用,让皇家秘情司抢他的媳妇,两次门脸儿被夷平真心不算是委屈了这些藏头缩尾的家伙。
“知道啦!阿爷!小白哥哥,快跟樱儿进去!”
李小白不禁追问道:“为什么?”
“谁家小子,敢打我家樱儿的主意,咦?小郞,你怎的来了!”
“只要樱儿喜欢就好!不过立了那么大的军功,怎么住这么小的院子,这皇帝老儿真是太小气了,哥哥刚在太平坊置办了一座和*图*书大宅子,樱儿若是愿意的话,便和你爹一起搬过去同住吧!”
想起因为自己一时冲动,造成一家家陷入绝望的孤儿寡母,白樱儿眼眶红了起来,随即又想到自己的小白哥哥当时就在自己的身后,她越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发出小声的抽泣。
“还有香君姐姐……”
“哥哥这几天有点忙,这不来看妹妹了吗?还带了一些好吃的点心!”
李小白安慰着这个快要哭出声来的妹子。
驾驭马车的虎力当即将车上刚采购的吃食提了下来,有各种水果,蜜饯干果,几丈好看的布匹,都是糊弄小姑娘的杀手锏,甚至还有十几斤牛肉与一条熏腿,随即又扛下半片大肥猪,连头带腿,肥膘足有三指厚。
李小白知道凡是武道中人,无一例外都是吃货,如果没有足够的肉食和补药,光是修炼武道都能把自己活活练死,穷文富武的缘由正是基于此。
“好了,好了,我这不也是没事嘛!”
此时此刻的白樱儿哪里还有往日里纵横战场的杀将与金吾卫大将军的威风,就与一个邻家小娘没有任何分别。
“阿爷!”
李小白回过头使了个眼色。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小白哥哥,香和_图_书君姐姐没有变心!”
“呀!买了这么多,小白哥哥只要过来就行了,何必那么破费。”
李小白瞪大了眼睛,随即左右打量着这座小宅院。
使用这等重兵器凭得可不止是一股子蛮力,更需要的是控制力,否则舞动起来,不是人使兵器,而是兵器使人,说不定敌人没伤到,先把自己给伤了。
……
白老大看到李小白来访,似乎十分高兴,他老远就看到了停在自家院门前的四轮马车。
“莫怕,很快了!哥哥保证敬国公全家死光光!”
李小白正欲继续追问,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还带那么多东西,还客气什么。”
白樱儿抬起头来,含着泪,一脸泫然欲泣,既担心伤了李小白,又害怕他责备自己,手足无措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哼!你放心,你的香君姐姐很快就能逃出敬国公府这个火坑!”
白樱儿急欲辩解,却似乎又在忌惮什么,最终欲言又止。
白樱儿目光躲躲闪闪,不敢与李小白对视,显然是因为心机不深而情不自禁的漏出了马脚。
“右卫上将军?宫中宿卫?您就住这儿?”
“啊!不要,小白哥哥千万不要乱来!”
白家父女的小院只有三间正房,正对着院门和-图-书的是堂屋,左右两边分别是白老大和白樱儿的居室。
金吾卫大将军,战场上的杀将,果然名不虚传。
“都怪樱儿擅自出战与风玄国的重玄骑厮杀,使林伯伯的亲卫死伤惨重,樱儿便将所有赏赐换成了银钱,全都补恤给了那些亲卫的家人。”
有黯然神伤之余,白樱儿忽然涨红了脸直摇着头,连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小郎!还不快到屋里去坐,樱儿,你太不懂事了,怎么让你的小白哥哥站在外面吹风呢!这天多冷啊!”
一颗冷汗从李小白的鼻尖滑过,距离锋利的斧刃只有不到十公分。
堂屋门外,院内左边靠着院墙的是厨房,右边是柴房和茅房,在修真坊内是十分寻常的民家小院子。
白老大哈哈一笑,说道:“我?哈哈,我现在任右卫上将军,负责宫中宿卫!”
李小白转过身,认出了那人,正是西延镇外,居摩湖畔的渔夫白老大。
“这孩子!”白老大叹了口气,又浑然不在意地说道:“反正住哪儿都是住,这里比居摩湖边那座草屋强多了,以我的年俸,明年这个时候就能换个好一些院子。”
白老大看到李小白带来这么多东西,嘴上虽然客气,实际上心里却很满意。
“白老和-图-书大!”
他一旦莽撞起来,连自己都会害怕。
“莫哭莫哭!哥哥怎么会生妹妹的气呢!”
以他锻体境初阶的武道修为想要避开白樱儿的无心一击并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还有琉璃心的存在,寻常偷袭根本没可能得逞。
李小白又拣了几个小笑话将白樱儿哄的眉开眼笑,让这妹子总算放下了纠结。
随着白樱儿那熟悉且带着惊讶的声音传入耳中,即将把自己劈成两半的巨斧戛然而止,仿佛那上百斤的重量根本不存在一般。
“樱儿不能说,因为……”
堂堂右卫上将军就住这样的宅子,恐怕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
李小白不以为忤,反而故作若无其事地笑眯眯说道:“收放自如,樱儿妹妹的功夫越来越厉害了啊!”
李小白坐了下来,随口问道:“白老大现在做何生计?”
“真的?小白哥哥不生樱儿的气!”
随着白家父女来到屋内,李小白笑着说道:“一点小东西,给白老大和樱儿补补身体。”
被皇帝下令禁足的白樱儿学那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里还闲得住,只好在院子里耍起了斧头打发无聊的时间。
“小白哥哥怎么现在才来?樱儿在家里待的都憋死了。”
“呀!”
“小白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