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04章 细节决定成败

周老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说好的隐忍呢……
“喊左卫的人来,有人竟敢在此撒野!”
嘭!虎力漫不在乎的把门关上了,继续守着自己的灶台。
“咳嗯!那个,这样没事吧?”
“侍卫这一篇略有可取之处,秽乱内宫,不错不错,这个想法可以有,但是你就不能有点儿代入感吗?要写明细节,动作如何如何,神态如何如何,像老汉推车,欲仙欲死这里面竟然连一点章法都没有,多写点详细的会死吗?细节决定成败!更何况还有宫里不止有女人,还有不男不女的太监!难道太监也要勾上床吗?你是弯的吗?”
“闭嘴!走你!”
邓非满脸苦笑,先生您这样后知后觉,早干嘛去了?!
想要太监当皇帝,除非改革根本性制度,否则必然一代而亡,不得善终,历史上也大多如此,许多权倾一时的阉宦最终没有什么好下场,无论他们做了好事还是坏事,结局不会有太大区别。
至于步子大了会不会扯到蛋,就不归他考虑了。
“哎哟,摔死咱家了!”
小公爷怕的厉害,自己学归学,无论如何也没可能当一个杂役加入什么劳什子宫斗。
小公爷眼中升起了雾水。
真是个像娘们儿一样娇气的家和-图-书伙!
“杂役这篇未免也太不靠谱了,皇宫是人性最阴暗的所在,不得不以森严的等级和规矩约束,否则极易起大乱,这里面写的如此冒尖,难道不知早起的虫儿被鸟吃吗?要隐忍,不动声色,板子打在手上,也得赔着笑脸,来,手伸出来,让先生打一下!”
无论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变成泥猴似的太监一脸惊恐,也顾不得旁人搀扶,连滚带爬的跑远了,生怕多听一句,立刻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木屋外面一阵鸡飞狗跳,被虎力扔出去的那人恰好跌进一个泥坑,一身好端端的衣裳瞬间变成泥色。
“快去叫太医!”
除了外泄的挂历事件,不得不说敬国公府的保密工作还是不错的,都这么多天了,居然都没有人弹劾敬国公心怀不轨,足见这位老军神在大武朝的影响力,或许这老家伙早就有这样的心思才对。
“死太监?哈哈,还真是死太监!”
外面的人就像见了鬼一样,彼此面面相觑,里面这位究竟在说什么,太监当皇帝?
“男儿是人,女子就不是人?但凡是人能干的,是男是女有何分别?上古人族娲皇还是女的呢!为什么不能有女皇!思想开阔一点,目光放远和*图*书一点,步子再大一点。”
周老嗅了嗅,往灶台方向一看,笑道:“好香,看来老夫有口福了。”
屋内的李小白终于意识到被丢出去的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啪!
谁让家伙身上没写着轻拿轻放,小心易碎。
李小白引经据典的胡说八道,又亮出了歹毒的小尺子。
“太监?”
李小白用厚厚的策论拍着自己胸口,表示小心肝吓得扑通扑通的。
啪!
这货还真是百无禁忌,此时门还没关,这一嗓子直接传到了屋外,登时一片鸦雀无声。
李小白打发蹲在锅灶旁的虎力去开门。
“可是宫女怎能当皇帝?”
打屁股会影响中枢神经,打脑袋会影响智商,打其他地方又不顶事,只有打手掌心才会刺激智力发育,老祖留下来的经验其实是有科学依据的。
“虎力!扔出去!”
“王公公!”
“哟,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那个死太监呢!”
谁在乎你是什么御马监的弼马温,又或是谁,就算是齐天大圣也不成。
李小白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自报家门,直接给虎力下令。
“听说你们在这儿,哈哈,老夫过来看看。”
“王公公,您这是怎么了!”
革命、谋逆与宫斗,寻常人恐怕连想一下和_图_书都有可能遭到杀身之祸的禁忌课业,在别有用心的小白同学这里,变成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催命符”。
“不,不关咱家的事,咱家可不敢有这样的心思,走,走,告诉主子去,这里有个疯子!”
杂役的皇权争霸之路,这不是开玩笑吗?
李小白从太监专权,又讲到分权,放权及权力监督上一一点评,倒是讲的别开生面。
原本是下雨天打孩子,不过小公爷显然不是孩子,那就改成阴冷天,或者大晴天都可以,就看自己的心情了。
那人居然攒起兰花指,冲着李小白指指点点。
敲门声打断了李小白的继续点评。
“再谈谈这个太监……”
“你他妈谁啊?”
宫女的宫斗策论最是失败,女子一向是弱势,是附庸,就算是有这样的念头,无论哪一个社会阶层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百炼钢尺如果使足了力气,恐怕手掌都能当场废掉。
李小白心满意足的收回了百炼钢尺,将可怜的小公爷双手抽的又红又肿。
看小公爷没吭声,李小白扭了扭脖子,继续看手中的策论,说道:“不理他,继续!太监,嗯,我呸你个死太监,刚刚就说他来着,就这样的货色还想当皇帝!”
小公爷邓非用http://www.hetushu.com无比佩服的目光望着他,一言不合就扔出去,不愧是敢讲革命、谋逆和篡位等禁忌课业的先生,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那些公公。
邓非一脸通红,连忙行礼。
小白同学将打学生的理由说的冠冕堂皇。
刚想缩回去之际,掌心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紧接着火辣辣的疼。
就像拎小鸡一样,虎力二话不说揪住对方的脖子,直接往门外扔了出去。
没人能躲过李小白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击,哪怕是妖女都不行。
邓非只好老老实实的伸出手,又挨了一下,可怜他怎么会知道什么是直的,弯的。
说着说着,目光转移到一旁的小邓爷身上,却见那双手,倒是细嫩的很。
李小白停课两日,敬国公的小公爷邓非也没有闲着,老老实实的复习之前课业。
咕咚一声闷响从门外传来,惨叫立刻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哭嚎,还有一片惊呼声,光听动静就估摸着摔得不轻。
“伸手!别光说不练,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屋外寒风凛冽,木屋内却温暖如春,妖女一旁红袖添香,灶台上煮着山珍牛骨汤,汩汩冒着热气,气氛安逸祥和。
……
十里外的野地里,一具卷着草席的尸体被丢进大坑,有人吭哧吭哧往坑内填m.hetushu.com进泥土。
咚咚!
被李小白强摁着手用力啪啪啪,小公爷邓非眼中含泪一脸委屈。
“谁啊?”
邓非哭丧着脸,将手伸出来。
捧着小公爷完成的宫斗策论,李小白摇头晃脑的一边翻阅一边点评,手里掂着一支百炼精钢教尺,让邓非看得心惊肉跳。
屋门再次被推开,一身便服的周老走了进来,抚掌赞同道:“说的好!谁说女子不如男!”
“大胆!竟敢在咱家面前咆哮!告诉你,咱是御马监的……”
“这屋子不错!你们几个!赶紧收拾东西离开,咱家征用了。”
就见一个脸上抹着薄薄白粉,粉底却掩不住皱纹的家伙趾高气扬的自顾自走了进来,目中无人的左右打量,嘴里啧啧有声。
“先生,这就不必了吧。”
“世叔!”
李小白稍许有些担心,皇帝老子就在附近,这样当面打人家的狗,不知道主人会不会介意。
只不过那个周老的身份却可疑的很,似乎丝毫不在敬国公之下。
丢出一锭大约四五两的银子,骨碌碌滚到李小白脚边。
为人师表的风范荡然无存,低下头看了看脚边的银锭,又抬起头打量了一眼这个阴阳怪气,模样欠抽的家伙,李小白的引爆点儿有点低。
草席未能掩住的衣角,依然带着潮湿的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