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0章 拒绝

大皇子等人个个表情有些僵硬,有心拉拢不成,反而倒贴了一座太平坊的大宅与一位门客,最后结果什么都没捞着。
只能气乎乎的一甩马鞭,带着人狼狈而去。
“既然这样,本王就不打扰了,若是得闲,本王的王府随时欢迎先生!”
这大皇子还真有些厚脸皮的功夫,这也算是帝王的专业技能之一,再加上黑心肠就齐活儿了。
“好大的胆子,不知死活!”
李小白心说自己连一只兔子都没打着,怎么尽碰到人,而且看上去来者不善。
李小白式的嘴炮让一旁的小公爷邓非苦笑无语,这位先生真的不怕事情闹大,即便对方是皇子殿下,也依旧不假以辞色,反而十倍回之。
商王周治也未料到这个李小白竟然会如此不按常理出牌,想要在口头上将对方教训几句,压压威风,占便宜不成,反被一下子逼得下不了台阶。
又一次领教了先生毒舌的小公爷想要劝阻以后不要再如此莽撞,却被李小白打断了话。
从龙之功虽然诱人,可是帝王历来无情,过河拆桥,吃完抹嘴翻脸不认人的例子不胜枚举,他可不想随随便便掺合进这种事情里面,最后被人卖了,还和_图_书要替人数钱。
“耍嘴皮子没用,想要收拾我,下辈子吧!”
李小白应付的拱手回礼。
你丫谁家的?
虽然亲自出面,依然在李小白那里吃了个闭门羹,大皇子依然没有放弃。
面对大皇子的主动示好,李小白却不咸不淡的回应道:“在下一定竭尽全力!”他有些惊诧这位大皇子得到的消息还真快,说不定二皇子身边那些人中就有眼线。
不啻于在指责对方吃里扒外。
堂堂皇子若是任由庶民谩骂,皇家威严何在?
殷王府的许多人都认为根本不值得拉拢这样的刁民,这种人完全没有任何价值。
当年若不是自称皇叔的刘备厚着脸皮三顾茅庐,恐怕还求不到诸葛孔明的鞠躬尽粹,死而后已。
“但凡是我大武朝子民,只要与异邦争斗,无论对手强弱对错,必站于汉家立场助威,你这皇子倒是特别,还没开打就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见不得本国子民取胜,如此言语只有异邦皇子才能说的出口,你究竟是何居心!难道是异国潜伏我大武的野种吗?我怀疑你是风玄国的奸细。”
轰隆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一群衣甲鲜明的骑士和图书拦住了李小白与邓非的前路。
这个“独来独往”还有待商榷,嘴上这么说,身边却仿佛对小公爷邓非与那些亲兵视而不见。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怎么?又是来找骂的吗?”
“只不过一介白身,又不是什么国士,真是狂妄至极!”
察觉到李小白的态度依旧冷淡,大皇子殷王周定并不着恼,似浑然不在意地说道:“相逢即是有缘,先生不若与本王一起如何?”
为首一人披挂着黑色与金色交错的山纹甲,战盔顶端一缕红缨随风飘扬,就像一位战场勇将,远远冲着李小白一抱拳,朗声说道:“哈哈,在下周定,早闻先生大名,神往久矣!”
李小白没有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想法,背后远远送了一句,就见那二皇子身影一晃,险些从马背上掉了下来。
二皇子商王周治的话固然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可是李小白的态度和回复却更像是在这位皇子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是大皇子殷王殿下。”
二皇子一方当即一片大哗。
李小白摇了摇头,直接拒绝对方的顺竿爬,他可不是诸葛亮,对于麻烦,向来是敬而远之。
这一连番话将对m.hetushu•com面诸人说的脸色铁青。
无论是李小白,还是小公爷邓非,都没有预料到与大武朝皇帝的两位过继皇子之一会在这样的场合下初次照面。
“谢谢你的房子和管家,在下住的很舒服。”
“好,你好胆,区区刁民,本王看你会有个什么样的下场。”
“邓非,你说这厮是不是来找骂的?怎么就这么贱呢!”
李小白嘴炮无敌,字字诛心,将当日给事中的所谓“揭举”原样奉回,表示自己知情的,冤有头债有主。
“诛九族,你们来啊!不来的就是狗娘养的!”
商王周治身旁数人接连喝斥,他们从未想过对方的话语竟然会如此恶毒。
小公爷邓非都快成了李小白的百晓生,小声替他介绍。
不愧是喜欢武事的大皇子,一个个顶盔贯甲,刀枪剑戟齐备,知道的是去打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去打仗。
“根本就是无法无天,目无皇权!”
两位皇子表面上兄友弟恭,和平共处,实则早已势成水火,一方打击,另一方必竭尽全力拉拢,足见彼此间较量有多么激烈。
气得浑身发抖的二皇子很想下令将眼前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抓起来,可是他并不是皇和-图-书帝,甚至连太子都不算,自然也没有这个权力。
“在下乡野中人,性情乖张,习惯了独来独往,殿下还是请自便!”
小公爷邓非只剩下苦笑,虽然人家是颠倒黑白的歪理,但是歪理也是理,可是自己这位先生倒好,根本不讲理,一通四六不分的往死里黑,莫说皇子,就是朝廷重臣也架不住那些罪名,这嘴炮还能继续下去吗?
“大胆刁民,竟敢对殿下不敬,想要被诛九族吗?”
“先生!”
军神敬国公,封狼道的封疆大吏,金吾卫,更何况身边还有一只几近大妖,实力莫测的蛇妖,这样的力量和影响力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商王得到,拉拢是必须的,哪怕做不成朋友,也不能变成敌人。
他们原本只想顺着二皇子的话,引经据典将这刁民好好教训一顿,拿话狠狠膈应一番,可是对方根本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这就灰头土脸的跑了?对手太弱,赢的没有成就感,李小白不由自主的一阵失望,他原本还想舌战三百回合来着,结果却是不堪一击。
……
“你们只看到他,却没有看到他身后之人,孙子曰:‘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http://www.hetushu•com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本王欲求庙堂,此人就是必须庙算之一,少算一分,赢面便会减少一分,区区一座大宅,与那个位置相比,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如果他能斩杀风玄国国师安木合,你们便会知道。”
大皇子最终没能得逞,只好失落的离去。
待身后不见了李小白与敬国公小公爷等人的身影后,殷王周定身旁一位武将模样的随从,心有不甘地说道:“殿下,此人如此不识抬举,何必屡屡讨好于他。”
“呵呵,住着舒服就好!”大皇子周定不以为意地说道:“方才先生教训我那二弟,在下深以为然,身为大武朝的皇子,当以大武朝的利益为重,怎可助涨他人志气!本王在这里预祝先生成功斩杀风玄国国师,大涨我汉人威风!”
遇上李小白这么个二愣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如果能拖一个皇子下马,被诛九族都是赚的,谁家会舍得拿玉器跟瓦片碰,因而嘴炮大战刚刚开始,就已经见了分晓。
两位皇子为了继承大统暗中较量,就怕给别人手里塞这种把柄。
二皇子身旁的文士等人更是灰头土脸,摇摇欲坠,双方对话若是传将出去,恐怕会不知怎么被攻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