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2章 逼问

李小白方才早就说了,想要怎么死,无论是否坦白,只不过难逃死路一条罢了。
“你的废话太多了!”
或许是命运使然,老天爷让他与清瑶意外来到这里,那就借此做个了断。
东面二十里的望星山。
郑师兄刚想分辩自己的宗门并不是不入流,却没想到顶在喉间的剑锋一刺一划,立时瞪大了眼睛,往一旁倒去,被斩开大半的脖颈处往外喷射出触目惊心的血箭。
“阁主是凝胎境高阶,或许已经快要突破全真境,还有四位长老,都是凝胎境初阶修为,十九位炼神境内门弟子,其他的都是初识境或引灵境,武奴只有一人达到锻体境,其他人都是聚气境。”
他们是望星山脚的村民,平时除了种地以外,还担负着向摘星阁运送物资的活计。
旋即剑锋又重新压在了郑师兄的喉咙处,就像丝毫没有移动过一般,跟游侠儿郑侠学到的剑术手段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杀鸡儆猴。和_图_书
“郑师兄!不,不要杀我!”
“说!”
剑锋轻轻一顶,轻微的刺动吓得郑师兄当即大叫起来:“往东二十里,望星山!”
“不,我们摘星阁,呃……”
小童骄傲的一甩袖子,口中发出几个奇异的音节,听到指示的雪鹤当即用力扑扇羽翼向云深之处飞去。
“术道与武道修为各如何?”
尽管替摘星阁运送物资并非本愿,却好过被本地官府盘剥,那些刁滑胥吏能够轻而易举的让人家破人亡,至少摘星阁的仙长们对他们那点儿宅地和些许银钱还看不上眼。
因为持续失血,已经面无人色的伦真试图挣扎起来,可是他怎么可能挣得开一只大妖的妖术。
忽然一阵羽翼扑扇声由远及近。
通过对方的眼睛与表情变化,李小白能够轻而易举的分辨出对方究竟是在说实话还是在说谎。
像这样的运送,几乎每个月都要进行三四次,摘星阁虽然饲有雪鹤这样的灵兽,却不和图书愿意用来运送这些俗物,只能依靠山脚村民凭着自己的力气人挑肩扛。
沿着险要的山路来到石牌下方的李小白拉着妖女的手,抬头望着那三个鲜红的大字。
被剑锋逼住喉咙的郑师兄吓得魂儿都快没了,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们不想死!”
三名摘星阁术士身上之物,尽数沦为小白同学的战利器,稍一催动混沌青莲,三支新到手的飞剑悉数化作细砂,与泥土混为一体,无分彼此,第八片莲瓣又再次舒张开来少许,尽管依旧未能完全绽放,终究有比没有好。
李小白根本没有多看边上仍然在哀嚎惨叫的术士一眼,直接发问。
挑夫们不敢有丝毫停歇的念头,咬着牙继续前行,自己若是被仙长们打杀责罚事小,若是失去了庇护,可以预见那些贪婪狠毒的官府胥吏一定会往死里盘剥他们的家人。
李小白往着青山深处眺望,云霞飘渺处,就藏着李家的死敌摘星阁。
摘星阁不仅与五宫www.hetushu.com七宗没有半点关系,甚至连术道十三门都排不进去,只能算是划了一片自留地的小宗门。
李小白显然是高估了摘星阁的实力,满门上下五个凝胎境,十九个炼神境,其他的都是初识境与引灵境,至于武道修为只有一个锻体境的武奴打手,根本不足为虑。
为了活命,郑师兄可不想自己就这样被杀掉。
“摘星阁?清瑶!是这儿了!看来那家伙没有骗我们!”
除此之外只有四五瓶丹药,十几张灵符和些许银钱,再无其他之物,与星罗宗的那些术士相比,正如李小白的评价,果然是穷的可以。
李小白手中剑锋轻轻戳在对方的皮肤上,在沁出一丝红印的同时,周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起一片鸡皮疙瘩。
“郑师兄!啊!”
剑光一闪,旁边想要劝阻的伦真发出一声惨叫,他的右臂被李小白随手一剑齐肩削断。
即便如此,每年都要在这条艰险的山路上摔死一两人。
“原来只是一个不www•hetushu.com入流的小宗门!枉费我白担心一场。”
“如果想活就老老实实的交待,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如果有半点隐瞒,那就去死!”
“陈老三,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山顶?若是误了时辰,就把你们一个个从山上扔下去!”
因为山路蜿蜒难行,常遇险要之处,村里的汉子挑着沉重的担子至少需要十二个时辰才能抵达山顶,往往一走,来回就要三天三夜。
“我在山顶等着你们!”
“摘星阁有多少人?术士是多少人?”
一只雪鹤上站着一个小童,傲然的喝斥着这些满头大汗的挑夫们,山中沟壑内散落着一些白骨证实了这个警告绝非虚言。
“我说!我说!”
“有一百四十九人,术士四十九人,武奴三十人,其他的都是凡人。”
就算摘星阁想要息事宁人,小白同学也没可能放过他们。
想当初仅仅两个弟子就敢在西延镇耀武扬威,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一头纸老虎。
历经风雨,呈现出斑驳之色的石砌www.hetushu.com牌匾上红漆大字“摘星阁”三字依旧清晰醒目,十几个汉子挑着满载的担子从石牌下方穿过,顺着仅有一步宽的狭窄石阶小径小心翼翼的缓缓而行,一侧是高耸入云的山壁,一侧是万丈深渊,不时被凛冽山风吹落的小石子需要许久才会听到隐约可闻的碰击声。
随着李小白的一句句发问,郑师兄就像竹筒倒豆子一般,将摘星阁的情况悉数老实交待出来。
“在,在……”
领头的汉子捏着脏污的汗巾,擦了一把热汗,丝毫不觉身周寒风刺骨,陪着笑脸向石阶外侧,虚浮于深渊上的小童说道:“小仙长放心,我们一定能够及时送到贵宗仙门!”
……
“摘星阁在哪里?”
从皇库内寻来的宝剑“元央”尽管是凡人剑匠铸造,因为掺入了珍贵的雪山寒英铁,在品质上已经丝毫不逊色于入了品阶的飞剑。
郑师兄不自觉的将视线往某个方向投去。
李小白一剑刺入伦真的眉心,再一抽剑,秋水如泓的剑锋滴血不沾,依旧光可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