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3章 闯山门

年轻术士显然比小童更冷静一些,知道能够毁掉小师弟飞剑的人,绝非像眼前这些挑夫一样是蝼蚁般的凡人。
柴师兄放出的火球在毒雾中炸开,小童的尖叫声引起了望星山峰顶的轰动,一个个衣袂飘飘的术士从各座琼宇飞檐的建筑物内冲出,不断大喝。
“不关我等的事!我等不认得他们啊!”
却见一男一女缓缓来到他的视线中,男的年轻英俊,女的妖媚妖娆。
清瑶屈膝盈盈一礼,灭人宗门什么的,她最喜欢了,身上清光一闪,一条青蛟腾空而起,张口喷出无穷无尽的毒雾,开始笼罩整个望星山峰顶。
“老三,老三!你怎么样了!”
一个声音远远传来。
“五轮蚀骨火!”
叮!
小童就像没事人一样,连多看陈老三一眼的兴趣都没有,自顾自的跨入大门往里走去。
“仙长饶命!饶命啊!”
啪!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一名年轻术士从门后走了出来,看到小童正在歇斯底里的放声尖叫。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杀进来了,柴师兄被杀了!”
……
相隔一百多米距离,即便回头张望,也难以看到李小白与清瑶的身影。
“山路湿滑,有些难走,小仙长请多多和图书包涵!”
“小伙子,你的道行还远远不够看!”
“柴师兄!”
年轻术士终于发动了自己最得意的法术,五条碧绿色的火光旋转着绞在一起往已经来到两丈距离外的李小白射去。
那些挑夫们无不捂着耳朵,痛苦的趴在地上,尖叫声中还带上了一丝心神冲击。
稍稍有了几分能耐便不知道自己可以吃几两干饭,李小白觉得这个世界的术道修士已经走上了歧路。
借助于琉璃心,李小白带着妖女远远跟在后面,沿着狭窄的石阶,穿过浓密的云雾,最终看到隐约可见的山顶。
“真是刺耳的很!”
陈老三强忍着伤痛,哆哆嗦嗦地说道:“别,别管我,先把东西送进去!”
采自于乱葬岗的磷火,摄入阴辰砂内,祭炼七七四十九日,得到蚀骨之火,一旦沾染上,犹如附骨之蛆,水扑难灭,直到将目标烧成一团灰烬方才罢休。
“小师弟!怎么回事?”
“嘻嘻!真甜!”
“谁?谁敢在我摘星阁前放肆!不想活了吗?”
新漆了白垩的墙门前,那名小童不满的冲着几近精疲力竭的村民们大喝:“陈老三,你们晚了半炷香!”
李小白咧开一口白牙,抬起“元央”宝m•hetushu.com剑,照着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术士胸前直接捅了进去。
飞剑被毁,小童脸色一白,若非术道修为还未够,无法将飞剑进一步祭炼,不然光是这么一下,足以让他的心神受创,即便如此,也依然受到了不小的震荡。
这个天真烂漫的稚子在众挑夫们眼中,就如同小恶魔一般可怕。
“他毁了我的飞剑!柴师兄!杀了他们!统统杀光!我要他们死!”
领头的陈老三连忙从自己的挑担里拿出一只纸包,恭恭敬敬地递到小童面前。
那些挑夫们慌忙冲上来,抓起地上的泥土去堵陈老三胸前近两尺长的剑痕,幸好伤口并不深,只是见了一点血。
挑夫们的求饶,反而更加激起了熊孩子的杀意,他越发尖叫道:“一个都不要放过!”
在他脚边的小石香炉上,正插着燃到一半的擅香。
李小白一脚踹开柴师兄的尸体,冲着吓呆了的小童咧开嘴笑了笑,他的笑容就像真正的恶魔一样,骇得小童再次尖叫一声,往宗门内逃去。
那名年轻术士抬手往天空射出一枚火球示警,同时放出自己的飞剑向李小白射来。
小童登时暴怒起来,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尖www.hetushu•com叫。
李小白伸手往前一探,食指与中指恰好夹住了迎面射来的飞剑,很随意的一晃,飞剑登时变成细粉,随风消散。
“找死!”
“我说了,你们迟到,要被扔下山顶!”
妖女已经不再是往日的青蛇,而是血脉进化为一头大蛟,比蛇类异种高贵出不知多少的蛟类,天生沾染有一丝龙气,汇聚风云自然而然的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十几名挑夫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后缀上了陌生人。
“小屁孩子,你们这些仙长,在本公子眼中就和蝼蚁一样,你看,这样不就死了吗?”
李小白掏了掏耳朵,这熊孩子失了飞剑,就只会尖叫吗?
小童凄厉的大叫起来,看到柴师兄被那个恶人往胸口狠狠刺了一剑,寒气逼人的剑刃再一扭,师兄的身体微微一颤,在瞬间僵硬的过后彻底软了下去。
“这次姑且放过你们,还是要给你们一个教训!”
那个小童一下子蹦了起来,望向那些挑夫,随即循着声音向他们身后望去。
“你们是什么人?”
两人之间的空气中火星迸射,两支飞剑狠狠的撞在一起。
他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继续耽误,不然那些仙长会更加生气。
“哼!好歹毒的熊孩子!”
和图书李小白却如闲庭信步般往年轻术士走来,根本不在乎对方不断捏动法诀驭使飞剑连连进击,即便他自己的飞剑来不及抵挡,手中的“元央”宝剑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格挡开来。
“奴家遵命!”
准确的说在二十五年前的灭武之战后,认为天下再也没有对手的术道已经膨胀到不可一世。
那些挑夫们吓得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求饶。
“本公子是来杀人的!”
一群人,修习了一些道术,就真把自己当作神仙了。
一支飞剑歪歪扭扭的从小童袖中飞出,往猝不及防的陈老三胸前一划。
“冤枉啊!”
后者发出一声惨叫,一脸难以置信的往后倒去。
说话间,袖口处那支飞剑又再次露出了部分剑锋。
两个时辰,竟然让自己多等了一刻钟,简直不可原谅。
“我的飞剑!你,你竟然毁了我的飞剑!啊!”
李小白不屑地冷笑起来,偏过头对身旁的清瑶说道:“放毒雾封锁天空,我要让他们的雪鹤一只都飞不起来!”
柴师兄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只能大口大口吐出鲜血,最后颓然无力的向自己看来,似乎想让自己救他。
“敢闯我摘星阁,杀了他。”
“呔!哪里来的大胆之徒,敢上我摘星阁寻事!”hetushu.com
小童充满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李小白与清瑶,甚至连那些挑夫也被迁怒。
“好没教养的小屁孩子,你家里就没教过你礼貌吗?”
那名年轻公子忽然抬手对着飞到近前的“五轮蚀骨火”很随意的打了个响指,碧绿色的火焰就像遇到了克星,瞬间消散在空气中,只留下些许白烟,却再也没有任何威胁力。
果然是神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来者何人?竟敢挑衅我摘星阁!”
小童依旧兀自喝骂不休,直到纸包递到面前,好奇的夺过来打开,发现里面是一颗颗枣子般大小的饴糖,登时忘了张牙舞爪的威胁恐吓,迫不及等的拈起一颗塞进自己嘴里,眉开眼笑起来。
难怪摘星阁行事霸道,连个孩子都毫无仁慈之心,视凡人如蝼蚁,随意打杀,这种环境下的术道修士早已经不把自己当作人来看,而是自以为是真正的仙神。
话音刚落下,就见摘星阁的大门内那个小童又探出脑袋,嘻笑道:“算你们聪明!”脸色突然一板,喝道:“还不把东西送进来!想要吃小爷的飞剑吗?”
小童一边质问,却一边将自己的飞剑射了过去,丝毫没有任何迟疑。
几近透明的妖气沸腾中,风云汇聚,天空骤然阴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