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4章 对战

狂风大作,妖云弥漫,望星山峰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云,云中闪电不时隐现,虽然声势不及破境时的劫云,但是依然让人胆战心惊。
摘星阁的凝胎境高阶阁主与四位同样是凝胎境的长老并未出手,准确的说,他们十分忌惮那头已经成功封锁住望星山峰顶的青蛟大妖。
虽然是心分七用,七支飞剑却配合无间,没有一个炼神境以下的术士能够抵挡住三剑连击,勉力支撑的灵气盾往往一剑震荡,两剑崩散,三剑便如入无人之境。
……
只能面对命运,却无法作出选择。
蒋东所练的戟法与李小白自游侠儿郑侠那里学来的完整《沧浪剑》完全是小巫见大巫,同为锻体境,后者已经能够催发出剑气,前者却连真气外放都做不到。
“老三,我们怎么办?”
飞剑在侧,心分两用,一边抵挡越来越多的飞剑,一边强攻持戟的蒋东。
饶是浑身锻体境真气充盈,依然架不住如此暴烈的霹雳加http://www.hetushu.com身,蒋东当场浑身青烟之冒,遍体焦黑,头发根根直竖,瞪着眼睛吐出一口黑烟,重重栽倒在地。
挑夫们陷入了沉默。
治疗的特效药就是杀尽满门!
摘星阁就像一瓢冷水倒进了沸腾的油锅,许多术士愤怒的冲了出来,其中还有一些是蓄养的武奴。
在他眼里,这些自我膨胀的术道中人都是神经病,得治!
“小贼,受死!”
琉璃心映射范围内,几乎无一遗漏,甚至比五感更加精准清晰,李小白随手收回自己的飞剑,根本连看都不看那些敌方飞剑,“元央”宝剑奇快无比的一一准确将它们击飞。
“大妖!”
双手握着一支长戟的蒋东是摘星阁门内唯一的锻体境武道高手,率先冲击李小白,欲将他狠狠刺个对穿。
青蛟在天,一个武道锻体境高手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大妖释放的闪电。
那些绝望的挑夫们很快发现自己竟然毫发无伤,他和_图_书们抬起头,只看到李小白背负右手,右手却提着一支寒气逼人的宝剑,施施然走进摘星阁的大门内。
顾不得法术对灵气的消耗比御剑攻击更大,那些摘星阁的术士冒着那七支乱窜的“玄星”飞剑纷纷发动法术,期间又有五人被“玄星”贯穿了身体。
术士的飞剑与法术虽然威力巨大,但是自身防护手段却相当有限,除了灵气盾外,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像星罗宗真人一样拥有防御性的法器,可以额外增加一道防御。
天空中的妖气涌动让地面上的术士们仓惶大叫起来,摘星阁只有五个术道凝胎境,其他人根本不是真丹境大妖的对手。
天空中的青蛟不断喷出毒雾,操控闪电劈向那些武奴,一道电光落下,必有一人浑身冒着青烟颤栗着倒下,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剑气?
陡然出现的七支飞剑打了摘星阁术士们一个措手不及,惨叫声接连响起,那些仅有初识境与引灵境的术士不断http://m.hetushu.com被乱射的银色飞剑刺穿身体,他们往往躲得开一支,却躲不开另一支。
六神无主的挑夫们望向奄奄一息的陈老三,希望他还能够拿个主意出来。
“元央”宝剑顺着戟杆闪电般缠了上来,寻常术士不擅近战,可是李小白这个怪胎却是例外,剑光一绞,蒋东惨叫着拖戟疾退,左手鲜血淋漓,在猝不及防间,无名指与小指被剑刃轻而易举的斩断,要不是退的快,恐怕连左手都难保。
“用法术收拾他!”
李小白收回了“元央”宝剑,竟自顾自闭上了眼睛,双手就像拨动空气中无形的音弦,每次勾动的一弹间,都能够恰到好处的击溃一只飞近的火鸟。
七支一模一样的飞剑,就像七个李小白同时出手,彼此间的配合天衣无缝。
术道宗门哪里会给自己的武奴最好的武道功诀,往往残缺不全,修炼起来事倍功半,能够达到锻体境已经算是资质惊人。
一直在暗中提防摘星阁五位凝胎境www.hetushu.com术士的李小白笑了起来,这些家伙对方却想要用法术轰杀自己,分明是打错了主意。
蒋东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寒气逼人的剑锋顶端迸发出咝咝作声的濛濛剑芒,对方不是术士吗?
一只只火鸟腾空而起,眨眼间会汇聚出上千只,还有巨大的风刃。
一寸长,一寸强,面对一个擅使长兵器的武道高手,李小白不退反进,《沧浪剑》剑招连绵不绝的发动,就像海边的潮汐,一浪高过一浪,扑向摘星阁的武道高手。
十几支扑向李小白的飞剑,大半临时掉头射向天空中的清瑶。
自己送他们去见阎王,是否有罪由阎王爷说了算。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重重劈在蒋东的身上。
笼罩住峰顶的毒雾与大量雪鹤被毒杀在一定程度上让摘星阁的人从天空逃跑的难度大大增加。
李小白捏动御剑法诀,环绕身周的飞剑在第一时间格挡开一支抵近的飞剑,手中“元央”宝剑猛然发出轻脆的颤音,剑气吞吐不定,信手抖出十数http://www.hetushu.com朵剑花准确过比的连续刺中戟尖,硬生生抵挡住了蒋东全力爆发的冲击力。
恶人还需恶人磨,小白同学绝不介意自己来当这个恶人。
胸前伤口处火辣辣的剧痛让陈老三有气无力地说道:“等,等着!”
左手再一挥,一支银色飞剑平空出现,登时不可思议的分裂出七支一模一样的银色飞剑,向四面八方射去。
受惊的雪鹤纷纷飞向天空,然而整座望星山峰顶已经被淡淡的诡异灰雾缭绕,这些雪鹤刚一触及,接连发出凄厉的惨叫,就像下饺子一样从天空中坠落,一身洁白如雪的羽毛迅速萎缩枯黑,若大一只鹤儿变成一团难以分辨的“纸灰团儿”。
法术?
怎么还会有剑气?
轰隆!
高高的门墙里面响起了各种各样的喝斥声,摘星阁的仙长们恐怕已经愤怒到无以复加。
接下来的局面完全可以提前预见,无论是摘星阁的仙长们,还是突然出现的年轻公子,哪一方获胜都有可能顺手杀掉或者放过他们这些毫无反抗能力的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