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0章 豪门之傲

由于此前百万贯飞票和帝都大宅的缘故,杨老太君和杨家贵妇们无法再轻率的将李小白的话当作胡说八道。
在场的妇人们越说越不堪,李青脸涨得通红,青筋直蹦,这些女人恁得毒舌。
分坐在两旁胡凳上的贵妇们闻声脸色微变,就像鹅一样伸长了脖子,极力望向老太君贴身丫鬟手中,试图分辨出真伪。
“你确信?”
“大户?跟我杨家比起来,连根毛都算不上,顶多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破落户,打我家小主的主意,简直是痴心妄想。”
李青羞愤欲走,却被小白同学强行拉住。
“小人敢以项上人头担保!”
太平坊在哪儿,杨家的人不会不清楚,几乎是紧挨着宫城边的大宅,非王公贵族不可近,当真是来往无白丁。
厅堂内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站在老太君身旁的凤娘含泪而笑,她既惊又喜,喜的是峰回路转,惊的是李家小郎竟然出手如此豪阔,百万贯飞票,那座大宅恐怕也不下几十万贯。
杨凤终于按捺不住,大声尖叫起来,两行清泪止不住的从脸颊上滑落,她面色苍白,摇摇欲坠,家人在数落李家兄弟,自己却感同身受,就像无数把小刀子在心头冷酷无情的割划http://m.hetushu•com
这两个李家小子还真是诡异的很,出手豪阔不说,居然还能跟林邓两个世族结交。
杨老太君的这句话一语双关,既是说给在场的贵妇们听,也是说警告身边的杨凤,她望向李家兄弟二人,说道:“我们杨家也不欺负你们兄弟俩,待会儿从管家那里领两百贯钱,好生过日子去吧,别再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年轻人就该有自知之明,踏踏实实的做人比什么都好,人呐!要学会惜福。”
至于邓家就更容易了,自己好歹也是敬国公府的先生,敢从嘴里蹦出半个不字,天地君亲师,就凭这个,还打不死邓非那小子!
在场的贵妇们当即骄傲的挺起胸膛,从老太君的话语中重新找回了底气。
因为白樱儿这一层关系,林家多半会乐意于帮这个忙。
杨老太君眉头微蹩,向侍立在一旁的丫鬟微微一颌首。
李小白冷笑了一声,杨家这些老娘们儿都欠收拾,得治!
“嘶!”
李青难以置信的望着李小白手上的那叠纸片,显露出来的部份内容看上去似乎是真的。
能够到杨老太君身边伺候,眼力劲儿自然不会低到哪里去,贴身丫鬟的话让满厅堂的和_图_书贵妇们立时惊疑不定起来。
杨老太君挺直了腰板,不由的重新打量起眼前这两个自称是西延镇李家的年轻人。
“小郞你……”
“你……”
“若是能够与邓家结成连理就更妙了,我杨家必能声望再涨。”
“啊!”
厅堂内刹那间一片难以置信。
就听到有个贵妇冷嘲热讽道:“乡下小地方来的野小子,当别人是二傻子呢!”
“怎么了?”
姜倒底是老的辣,看似站在李家兄弟俩立场上的说教,却暗讽兄弟两人不识好歹,识相的赶紧领了银子滚球,早点断了这份孽缘。
……
方才最先嘲讽的贵妇不屑地说道:“拿一堆破纸片儿糊弄谁呢?”
“能够请动林家和邓家替你们出面又能怎样,除非皇帝下圣旨,老朽绝不会答应!”
“让管家来瞧一眼!”
杨老太君摇了摇头,显然太平坊大宅加上百万贯银钱也不能说服她。
同样的错误,她们不会再犯两遍。
在她看来,杨家小主要么为帝后,要么嫁入世族当主妇,怎能平白嫁给无权无势,只有两个臭钱的寻常人家。
管家的眼力自然比老太君的贴身丫头只高不低,他分辨出飞票与红契上的暗记,只有达官显贵的管家和大商会的人才和_图_书能知道这些常人难以察觉的标志。
“不就是世族吗?”李小白不屑一顾的冷笑,接着说道:“如果请林家替我二哥作媒,不知老太君满不满意?不够的话,加上敬国公邓家也可以!”
“暴发户就是暴发户,兜里有几个臭钱有什么了不起。”
李青的脸色垮了下来,他没想到杨家竟然真的视金钱如粪土,百万贯家财说退就退,根本不放在眼里,与他心心相映的凤娘脸色又一次苍白起来。
当目光落在手中那叠纸上,丫鬟突然失声惊呼。
众贵妇们惊疑不定地望向李家兄弟俩,不是遭了匪灾而变成破落户了吗?怎的一出手就是百万贯银钱和一座帝都大宅,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算是其他世族,恐怕也就这样了。
怎的,还真是百万飞票不成?
仔细辨认过每一张纸的管家,一边猜测着这房契和百万贯飞票是哪里来的,一边恭恭敬敬地说道:“老太君,一百张帝都福禄会的飞票,每张一万贯,张张都是真的,可以通存通兑,这张太平坊的房契也是真的,不仅有府尹大人的印鉴,恐怕还是大人亲笔所写,没人敢伪造。”
“年轻人!你是什么意思?”
“你们不要说了!”
李小白向二哥摇了摇头和-图-书,随后望向杨老太君,风轻云淡地说道:“老太君,你们都说完了吗?”
杨老太君微微一抬眼,似在嗔怪这丫头连这点儿定气都没有。
尽管百万贯银钱对于厅堂里的个人来说,是一笔巨款,但是对于昔日皇族的杨家来说,依旧算不了什么,家族的骄傲使这些贵妇们刻意矜持着。
“四少奶奶,您可别这么说!好歹他俩原来也是大户人家呢!”
李小白手上一抖,平空出现一份质地坚韧的纸张,随手又是一抖,整整齐齐一大叠纸又出现在手中,说道:“还有飞票一百张整,每张一万贯,共计一百万贯整,是我西延镇李家的聘礼!”
杨老太君还有些犹豫。
“唐家家资佢万,两位公子也对我家小主倾心的很,何必白白便宜这小小的李家!”
厅堂内鸦雀无声,直到管家到来。
杨老太君没有料到兄弟俩中最小的那一个竟然软硬不吃,目光渐渐变得凌厉起来。
“蔡家大公子蔡迪尚未娶,配我家小主正合适!”
杨老太君铁了心要棒打鸳鸯散。
“把飞票和房契拿回去!真的又能怎样?钱再多也不过是个暴发户,没有根基,不过是昙花一现!”
“就是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德性!这样的人也就只配村姑!”
hetushu•com如果方才李凤屈从杨家的势昨看法而放弃,小白同学才不会如此大方。
李小白嘴角咧了咧。
“还有没有规矩了!”
“老,老太君,奴婢觉得像是真的!”
也算是对这位未来嫂子与二哥不离不弃的礼物。
当然未来嫂子除外!
“林家的也不错!”
世族是什么,没有千年的王朝,只有千年的世族,这份底蕴可不是能够用银钱衡量的,虽然从皇族跌落,可是余威犹在,即便是当朝周氏和其他六家世族也不敢小觑了杨家。
小白同学突然莫名笑了起来,满堂的人心跳莫名漏了半拍。
丫鬟当即走向李小白,从他手中接过那一叠被杨家贵妇们称为“破纸片儿”的飞票和房契。
“这是帝都天京太平坊李府的房契,四进的大宅,共有三十九间房,占地十五亩,天京府尹亲笔印鉴的红契。”
“怎么?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除非你们李家也是世族,不然这门亲,还是休想!”
这年头连大实话都被当作吹牛说文,这位老太太未免也太小瞧人了。
如果再加上那块太上皇亲笔所书的门匾,多半得直上百万贯,李小白却没有说,就当留给未来嫂子一个惊喜,反正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转手给二哥当主宅,合适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