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7章 银丝蛇王

小红鲤心思单纯,好骗的很,果然乖乖的变回一条拇指大小的玉鱼,挂回了李小白的腰间。
……
然而李小白却摇了摇头,说道:“你想的太多了,我在考虑,这些蛇是烤着吃,还是炒着吃,还是凉拌蛇皮,这么多蛇胆,泡酒一定很好。”
“你……”没能看到李小白恐惧表情的安南大失所望,仿佛察觉到他的杀意与怒意,身旁的银丝蛇王猛然往前一窜,向李小白张开了致命的毒牙,带领着蛇群缓缓逼近。
“怕了吧!本座的本命蛊是银丝蛇王,天生能够统驭群蛇,你现在自尽还来得及。”
“在我蛮族圣地,哪怕是全真境的真人,归元境的武者,也只能引颈就戮!”
但是有个别似乎已经“预见”到结果的巫师直接起身提前离席,原本以为能够看到一场有趣的决斗,死到临头仍不自知才有意思,可是安南上巫一上场就洋洋得意的自曝秘密,这场生死对决立刻就变得乏味起来。
“只有蛮族血http://www.hetushu•com脉才能修习巫术,这明显是大武朝的汉人,怎么可能成为巫师。”
这个不伦不类的架势当然不可能召唤出神龙!
嘭!
角斗场内忽然响起一阵咝咝作响,观战的巫师们无不挺直了后背,他们知道,安南上巫一上手便是引以为傲的最强杀手锏。
“公子说话要算数!”
在角斗场穹顶的晶石光芒与四处火光的映射下,大大小小,品种不一的蛇从各个角落里钻出来,互相纠缠,触目惊心。
巫师不乏以蛇为蛊,因此圣庙内散养着不少蛇类,安南放出自己的巫术,立刻引来了四面八方的蛇群。
银丝蛇王俯视着李小白,张开獠牙大口,作势欲扑。
“这家伙使的是巫术吗?本座怎么看是戏法儿。”
“临死之前,让你当个明白鬼,我蛮族分为黑蛮与白蛮,白蛮巫师擅使巫咒之术,诡异莫测,落在白蛮手里,多半会死的不明不白,倒是无趣的很,不过我和*图*书黑蛮巫师擅长饲蛊驱兽与炼制奇毒,嘿嘿,能够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聪明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抹了自己的脖子,也算是运气!”
李小白抬起手,作了个法诀手势。
李小白目瞪口呆的望着越来越近的蛇群,银环蛇,蕲蛇,五步蛇,眼镜蛇,多不胜数,大部分都是致命毒蛇,除此之外便是身长体粗的蚺蟒,比毒蛇更加凶猛几分。
而手中上了弦的弩箭不知跌落何处,弩臂也折断,彻底报废。
小鲤鱼似乎并没有不适应离水的环境,张合着鱼嘴,发出糯糯的萝莉声音。
李小白却七手八脚的接住在手里乱蹦的小红鲤,喝斥道:“怎么是你,去去,回去!”
“安南上巫的巫术距离圣庙长老只有一步之遥,此话不为过!”
安南上巫将李小白的话完全当作临死前的胡言乱语,哈哈大笑之后,不屑一顾地说道:“只要打败本巫,或许你可以成为圣庙的长老之一。”
然而小白同学却抬起头向和-图-书它看了一眼,刹那间,一股寒意自这条蛇王的内心深处升起。
“真是乡下穷地方,没多少见识。”
“习得巫术便是巫师,外乡人,你的巫术若是够强,我们不介意让你在圣庙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哈哈哈!”
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顾础狠狠撞了回来,整个人在地上横滚了十七八圈,待到停下时,已经人事不省。
“哈哈哈,你若是有巫师的手段,尽管使出来!哈哈哈!”
李小白好整以暇地说道:“操控花鸟虫鱼都是黑巫的手段吗?”他看起来不像是跟人作生死对决,反而是来聊天的,如果再放上几张桌椅,摆上一壶香茗就更应景儿了。
李小白哄着这条小鱼儿,辣么多蛇,蹦进去估计连条鱼骨头都剩不下。
“虽说鱼也能当作蛊,可是一条小鲤鱼算是怎么回事?”
“莫要再弄什么玄虚,还不快快受死!”
观战席上的巫师们发出一阵哄笑。
越说,口水就越快要下来http://m.hetushu.com
果然正如对方所言,他已经无法调动任何灵气构建法术,连体内的武道真气也开始变得迟滞艰涩起来,就像生了锈的齿轮,几近卡死。
“奴也可以的。”
安南上巫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对方被自己的本命蛊吞噬,然后自己再夺过那枚罕见的通灵玉精,什么丹药,美人统统都归他所有。
安南上巫手腕上的蛇纹泛起一片耀眼的银光,紧接着一点通体泛着银光的小蛇跌落下来,迅速由手指粗细变成水桶般粗细的大蛇,吞吐着蛇信,咝咝作声,同时角斗场四面八方的角落里就像回声一般,响起同样的咝咝声,还有窸窸窣窣的古怪声音。
“巫术是什么?”
李小白无视越来越近的蛇群,挽起袖子,说道:“今天让你们开开眼,见识一下本公子的巫术!”
来自于观战席上的嘲讽声此起彼伏,难得看到一个如此不自量力的家伙,倒是给沉闷严肃的圣庙带来了一丝欢乐。
“这是什么?一条红鲤鱼?”和-图-书
一条红影顺着他的手臂窜上天空,观战席上的巫师们一怔,随即哈哈捧腹大笑起来。
“出来吧!我的本命蛊!”
安南上巫冷笑着,反而极具耐心的解释起来。
观战席上有巫师长老发话,当即引来一片笑声。
因为角斗场的关系,李小白与安南上巫的对话,观战席上听的一清二楚。
她好不容易才说服清瑶姐姐,想要证明自己并不是吃闲饭的。
“好,好多蛇!”
安南上巫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下次再轮到你!乖,听话!不然打屁屁一百下。”
几乎转眼的功夫,角斗场内仿佛变成了蛇窝,腥气大作,充耳都是咝咝作响的吐信声。
随即往天空一指。
此时安南上巫的银丝蛇王已经来到了一丈开外,四面八方都是密密麻麻的各种蛇类,让人看得头皮直发麻。
安南上巫自始至终都没有多看顾础一眼,在他看来,这个奸商早已经是死人一般。
作为本命蛊的银丝蛇人立而起,半绕着安南上巫,死死盯着小白同学,杀机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