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5章 兵临村下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若是早知道天邪教会将这么多邪兽收缩进村子里,李小白恐怕会毫不犹豫的让妖女加料。
为了尽快解决村子里的天邪教势力,巫王甚至已经做好了巫师们付出巨大伤亡的心理准备。
小脸儿乌黑的清瑶没接毛巾,直接拿着李小白的衣袖往自己脸上凑,要同甘共脏,大家一块儿灰头土脸。
如果只是单纯的放水洗地,显然要比驭水攻击要容易的多,之前释放出去的水术攻击依旧可以将那些水重新引聚回来再次利用,因此只要妖气能够持续供应,小红鲤所能够释放的水术威力将会越来越大,最终变得犹如身处水泽之中一般,事实上到了那个时候,她的身周或许已经变成了汪洋一片。
巫王低哼了几声,被掀上天空的红蚁如雨点般纷纷落下,四散在各处的毒蜂重新聚拢起来,虽然受到突如其来的冲击,大半红蚁与毒蜂依旧还是活了下来。
尽管巫师们用巫术和蛊物几次屠戮,鏖战将近一个时辰,剩下的邪兽依然还有许多,退入村子里的邪兽将两丈多高的石墙后面挤得满满当当,此时若是有人冒冒然冲进去,恐怕眨眼间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天邪教的人从一开始就以为是像之前那样的侦察与试探,显然没有料到竟然是巫王亲自带队并且轻而易举的击杀了他们的兽将,巫王这一方也没有想到,盘据在这里的邪兽数量竟然这么多,天邪教几乎清空了整个妖域,放养在这片区域内鹊巢鸠占的邪兽出乎意料的多。
满身尖刺的邪兽生出退意,准备扭头就逃,但是刺入它胸口一小半的恶鬼剑螺猛然加速旋转,登时没入了过半。
“擦擦脸,记两颗药,等回头再洗个热水澡!”
巫王手一招,落在白骨中央,蚁群对其秋毫无犯的恶鬼剑螺缓缓转动起来,骤然射向远处,像闪电般来回纵横,连续不断的贯穿那些邪兽的躯体,即m.hetushu.com便是防御力最为出色的巨甲邪兽也依旧抵挡不住高速旋转的尖锐螺壳。
邪兽嗷嗷直叫,在地上打起了滚,甚至连天邪教中人的遥控指挥都失去了作用,尖刺顶端的火光欲再次发动,却只喷出几点火星,再也亮不起来了。
巨大的火盾在崩裂一瞬间,猛烈炸开!
举着望远镜的李小白一阵错愕,那是一支又细又长的螺纹尖刺,准确的应该是一支超大号的细长钉螺,相对粗大的末端开口处居然还伸出几条细长的触须,在空气中微微摇曳。
落在地上的雨水很快积聚起来,形成了波及范围极广场的水泽。
不过受到自然法则的限制,蚁群的数量并不会无限扩张,如果遭遇同样的炼火沙蚁群,双方会为了掠食区而展开不死不休的厮杀,同时自然界还存在大量的天敌,这种能够在短时间内无限制扩张族群数量的奇异蚂蚁并不会为祸世间。
“莫闹!去跟洪璃教那些邪兽跳广场舞!”
李小白怂恿道:“让洪璃放水一冲,然后你再丢几个雷,就知道了!”
李小白落在了石墙外某处,上次偷偷潜入村子里察探,妖女给天邪教的这处据点留下了一份礼物,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察觉到这份礼物。
雨点尚未落下,几道水缸般粗细的电光从天而降,犹如有生命一样,电光并没有直接没入大地,而是化作电蛟,姿意在邪兽群之间乱窜,尤其是沾了水迹的兽躯和地面,很快成为电光最为肆虐的地方。
天邪教的人很显然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老巢被人强插了。
蛮族巫师饲养的蛊物千奇百怪,谁也没有想到巫王竟然会拥有一只像“钉螺”一样的蛊物。
不过法阵的效果对于李小白来说,有和没有并无分别,他如入无人之境般,毫无阻碍的踏入法阵范围内,让体验过法阵阻截的巫师们惊诧不已。
“嗷!”
距离石墙和-图-书约十丈左右,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了蛊物和巫师们靠近,暗藏在村子里的法阵范围恰好延伸到石墙外面。
犹如感同身受的李小白心神久久难平,指尖深深嵌入掌心,恨不得将天邪教中所有人全部宰掉。
这就是广场舞?
“有个小花招,我可以试试。”
李小白倒出几枚用于治疗伤势的丹药,强塞进了妖女的樱桃小口。
很可惜,小白同学的安慰奖只有浸了水的毛巾一条与丹药若干。
被蚁群掏空的邪兽最后只剩下累累白骨与不肯散去的暴熊蜂群,数量已经变得十分庞大的炼火沙蚁改变目标,扑向其他的邪兽。
清瑶回头望了后方不远处的李小白一眼,只见后者抬手向她翘起了一个大拇指。
但是这般粘糊的架势,仿佛受伤的不止是身体,还有心灵。
在方才巨爆中幸存下来的炼火沙蚁重新聚拢过来,涌上那头邪兽,从它的眼耳口鼻,谷道,尖刺顶端小孔,甚至一切有孔洞的地方疯狂钻入。
吃疼的邪兽抬起巨大的爪子试图像这个怪东西拔下来,然而没想到,三弄两弄反而将这只“钉螺”完全没入了自己的胸膛,很快但只留下一个拳头般大小的血洞,诡异的是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来。
没能在第一时间杀进村子里与天邪教中人交手,使巫王对这次进攻的成果并不满意。
虽然被邪兽的火术连轰了几下,吃亏不小,却还远远没有到伤重不治的程度,以妖族尤其是真丹境大妖的体质,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如初。
缺少攻坚手段的巫师们止步于小丘山脚,由于兵力有限,只能堵住一个方向而已,其他地方不得不留下人手预警,天邪教惹是从那里发动突围,混合以兽粪和湿柴燃烧起来的滚滚黑烟就会在第一时间升起。
上百头邪兽集体广场舞,跳的还是霹雳舞,必须要点赞。
在巫王亲自出手解决掉那头能够使用法术的和_图_书兽将后,三百多位蛮族巫师当即士气大涨,势如破竹般一口气杀到小丘脚下,伤亡惨重的邪兽们突然像是得到了命令,如潮水般飞快后撤,退到了围绕村落的石墙后面,打算据墙而守。
地巫们一齐出手,不少强大的蛊物纷纷扑出,将密密麻麻的邪兽群硬生生杀出一大片空白,后方的人巫境众巫师趁着压力大减的同时,顺势往前推进,一口气连进千余步,杀得血流成河,尸山血海,邪兽尸体横七竖八,四入散落。
巫王暗中松了一口气。
小白同学这会儿只想炖上一口火锅,给自己暖暖身子。
“公子,奴家好受伤!”
巫师们在前面推进,圣庙护卫紧随其手,力所能及的剿杀那些已经半死不活的邪兽,留下来的寻常蛮勇负责看守随行的物资。
……
这妖女是怎么知道李小白曾经是搞心理学研究的?实在是让人难以琢磨。
地面剧烈震颤,连巫王都不得不抬起手抵挡迎面而来的冲击。
然而巫王放出的那道黑影并没有被爆炸震飞,反而直接刺在了那头邪兽的胸前,并且缓缓转动起来,顺着表层的螺纹欲继续深入。
一身青衫变成破破烂烂,随处可见焦黑痕迹的妖女溜了回来,变成了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娘子来找小白求安慰,哪怕是灰姑娘也比她干净的多。
被小白同学娴熟的转移了话题,妖女瞪着美目眨啊眨啊,每一个字都懂,偏偏放在一起却让奴家不明白呢?
有几个冒失抢进的巫师也横遭波及,架不住电流从脚下涌过身体,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起来,虽然不致命,与邪兽版的广场舞相比,他们跳的才是真正的广场舞,倒是给这场血腥杀戮增添了几分意料之外的欢乐。
“必须速战速决!决不能拖延下去!”
储物蛟鳞与纳戒内的生活物资应有尽有,便于随时取用。
天空中飘起了如织的雨丝,雨点越来越大,噼里啪啦和图书地砸向那些未被巫师们攻击到的邪兽,栖水而生的鱼妖制造出几场小规模的暴雨还是很容易的。
“公子请便!”
“广场舞?”
一只邪兽代表十余凡人的悲剧,漫山遍野活的,死的和即将死去的邪兽,意味着数万,甚至十数万条活生生的性命。
“李公子!我们该怎么办?”
从厮杀开始,这位年轻公子就一直像闲人般跟在巫师们中间,仿佛不是来参战的,而是来郊游的。
如果依然毫无所觉的话,那是最好不过,这份礼物会给天邪教的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炼火沙蚁有一种特性,在通常情况下,蚁群都是工蚁与战蚁的结合体,能建巢能猎杀,一蚁多能,一旦整个族群受到威胁或遇到大量食物的时候,其中部分炼火沙蚁会由战蚁形态变成生殖蚁,体形变大十数倍不止,腹部更是剧烈膨胀,依靠自己摄食或同类供食,很快产下蚁卵,并且在短时间内飞快孵化,前后不过十数息,繁殖能力极为惊人。
为数众多的炼火沙蚁在石墙外铺开了红色的地毯,它们想要顺着乱石堆砌缝隙钻进去,却始终无法成功,整个村子像是布置了法阵,使蚁群根本没有办法渗透进去。
无数红蚁再也攀附不住地面和邪兽躯体,被暴乱的气流卷向天空,形成肉眼可见的红雾。
自己又不是慰安男,给哪门子安慰,这妖女连个暖床都不会,粘粘糊糊的真是让人心塞,再一想那只妖萝莉,好么,又是一个冷血的。
邪兽们发出凄厉的咆哮,一个个浑身颤栗起来,集体哆哆嗦嗦的打起了摆子,东摇西晃的步履越发艰难。
“奴家要安慰!”
许多蛊物面对遍地的血食,一边扑杀邪兽,一边疯狂吞噬这些新鲜的食物,显然当作为一场前所未有的血腥盛宴,而这些狰狞邪兽在不久前,还是活生生的人族,在各种各样的吞食声音中,这些蛊物的行为与吃人没有任何区别。
hetushu.com身尖刺的邪兽身周地面被生生削平了三寸有余。
“他们在等援军!”
狡猾刁钻的妖女又一次被小白同学成功唬住,半信半疑的前去拉住妖萝莉小红鲤,想要看看邪兽是怎么跳广场舞的。
巫王极为认同李小白的判断,村子里的邪兽就已经相当令人头痛,再加上不曾露面的天邪教中人更是诡异莫测,如果对方再有援军抵达,那么这次剿杀行动很有可能会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天崩地裂一般的巨响甚至还掀起了可怕的气浪。
从大武朝到越庆国,他居然没有找到辣椒,等这一战结束,回头问问巫王,蛮族经常与草木鸟兽打交道,或许会有些收获。
这是一场敌我双方都没有预料到的混战烂仗。
李小白稍稍靠近石墙,将琉璃心的映射距离探了进去,很快发出里面已经被邪兽们挤得水泄不通,他很快做出了判断。
片刻的功夫,邪兽再次空瘪了下去,坚韧的皮毛很快出现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孔洞,数量骤然膨胀的炼火沙蚁纷纷钻了出来,不断啃噬着皮毛,而坚硬的尖刺成为了暴熊蜂们的美食,被蜂群点据的尖刺越来越小。
突然间,邪兽微微一震,紧接着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彻底萎靡了下来,只剩下奄奄一息的苟延残喘。
这些蚂蚁本身就带有一定的毒性,咬中部位先是火烧火燎的刺痛,随即便会麻木起来,迅速失去知觉。
邪兽发出一声微弱的凄鸣,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然而源源不断钻进去的炼火沙蚁却将它重新充填的鼓张起来,缭绕不散的暴熊蜂趁机捡些便宜,锋利的牙齿连石头都啃得动,坚硬的角质层与骨质是它们的最爱。
很快找到了曾经暗中布置过的石堆,找到导火索线头,捻了捻,幸好并没有任何受潮的迹象,随便弹出一朵火花,导火索当即刺刺啦啦的喷出火星,火光顺着防潮层迅速阴燃钻进被“曦和”剑光贯穿的孔洞内。